“我的父亲在养老院孤独地死去”

“他可能是等得不耐烦了,所以就走了。”


编译| Schnappi



编者按


随着死亡数字的不断上升,每天都有悲剧在这座城市发生。作为重灾区的养老院一直以来都是纽约人最担忧的地方,那里居住着年迈体弱的老人,他们不仅要面临病毒的威胁,还要遭受与家人分别的孤独和痛苦,甚至连家人的最后一面,都无法见到。



金振(Jin Zhen,音译),来自纽约,是健身房Dogpound的认证私人教练。就在全社会遵循社会疏离命令时,他的父亲,在养老院独自离世。

金振和家人的合照

上周末,金振在GoFundMe(美国的众筹平台,允许人们为各种活动筹集资金,编者注)上分享自己的故事——他的父亲在复活节因心脏病突发去世,遗憾的是,由于养老院禁止探视,他和母亲有一个月的时间无法见到他,也无法与他告别。

父亲的离世对这个家庭来说是一个非常大的重创,金振正在为葬礼向社区募捐。目前,GoFundMe页面已筹集到38437元。

GoFundMe的帖子中有金振在父亲生命的最后几年里照顾他的感人视频。这段视频,也被分享到了YouTube上。

视频中,金振在帮助父亲做物理治疗、帮助父亲进行日常的护理工作和生活起居,比如上厕所和吃饭。最让人感动的一幕或许是他帮父亲洗澡的场景,由于父亲无法坐起来,金振不得不陪着父亲一起洗澡。


探视禁令发布后,金振与父亲只能用FaceTime保持联系。

金振说,在第一次视频的时候,父亲还在问他什么时候才能来探望自己,第二次父亲没有说话,仿佛已经认不出他或听不到他的声音了,最后一次,父亲已经完全认不出自己了,即使大声地和他说话,他也没有回应。


金振的父亲因为年龄大了,还得了中风,已经在养老院住了近4年。

他的父亲 "四肢不完全性瘫痪","不能行走,只能坐在轮椅上,不能抬起双臂,甚至不能握住餐具吃饭,但对疼痛和温度仍有感觉"。

自从父亲住进养老院,金振和母亲每天都陪在他身边,看望他,照顾他。


"这几年来,我和妈妈每天都在照顾他。我每周至少有五天去看望他,有时一周七天,这取决于我的工作量。但我妈妈每天都会陪着他,从早到晚。第一年,妈妈还在他的身边过夜,直到养老院禁止探视,禁止访客过夜。"

母亲会为父亲做 一日三餐,而金振自己则承担起给父亲洗澡、上下床、每周给父亲理发的任务。

金振还会为父亲按摩身体,防止关节僵硬和血栓,并检查身体是否有褥疮或溃疡。

那是金振的常态——直到大流行之前。

2019年8月,金振和父亲在金振的婚礼上

在病毒开始影响纽约市之前,他的父亲一直都很稳定。"州里颁布了一项规定,所有的养老院禁止任何探访者入内,直到另行通知。"他说,他和母亲完全没有为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做好准备。

"在禁令的前一天晚上,护士就告诉了我这件事。我们不知道禁令会持续多久。"

金振回忆道,3月11日,他像往常一样给父亲洗了个澡、剃了胡子、剪了头发和指甲。

他不知道,这会是他最后一次见到父亲活着的时候。

一个月后,金振接到了家人都不愿意接到的电话。

"我们接到了养老院的电话。护士告诉我,爸爸昏倒了不省人事。他们边说边给他做了心肺复苏术,告诉我们要做好最坏的打算,随时准备过来。"

“过了一会儿,护士告诉我,他们很抱歉,他们已经尽力了,”金振说。虽然他的父亲没有死于这种病毒,但他的死因却是受到了病毒的影响,他在临终前无法与家人团聚。”

谈到父亲的去世,金振说:“这对我打击很大。”他在GoFundMe上写道:"我只希望爸爸在睡梦中离开,没有任何痛苦和折磨。"

父亲去世后的一天,金振又接到医生的电话,医生告诉他父亲死于心脏病。

金振说,他的母亲相信 "他可能是等得不耐烦了,所以就走了。"


文章来源:纽约华人咨询网公众号,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图片来源:网络    

声明:版权问题,投稿,商务合作请联系:hr@todayfocus.cn

疫情;生活

评论(0)

游客

加载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