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找到了那个在曼哈顿街头垃圾桶摆满鲜花向纽约致敬的人

曼哈顿街头的垃圾桶变成了巨大的插花,如此茂盛,如此兴旺







看到曼哈顿街头的这一大垃圾桶鲜花,我忽然一下子明白了什么叫“New York Tough”。
什么叫New York Tough
就是这样子。

在垃圾桶里怒放。在绝境中灿烂。
纽约穿过地狱,靠的就是这样的Tough。








转发的朋友说:在纽约曼哈顿西58街和第10大道的角落,第一次看到鲜花出现在垃圾桶里。

我于是搜索了一下,果然找到了这位鲜花设计师刘易斯-米勒(Lewis Miller)。

左边是以他名字命名的公司Logo(Lewis Miller Design),右边是他为这垃圾桶里的鲜花行动起的名字:“Flower Flash”(鲜花快闪)。

他的Instagram里全是他的鲜花快闪作品,盛放在城市各种意想不到的角落。关于这个垃圾桶鲜花,他说:

樱花在纽约市盛开了。不平凡的医护人员,必要行业员工每天都会出现在这座城市,拯救生命,继续维持着这个伟大的城市向前发展。愿你能从你的窗口发现它们,愿我们的纽约英雄在上班的路上发现它们。我们纽约城。

有一位医护工作者留言,Ta真的在去医院的路上发现了它们。“我太开心了。”

Lewis Miller 的鲜花还盛放在22 Wooster Street。他在一个拂晓前完成了这次鲜花快闪。这些花“献给所有纽约的医护人员,他们给了我们希望,并时刻提醒我们,这个世界上有真正的善良。非常感谢你们。”


我在google map上搜了一下这里没有鲜花的样子:

鲜花真是了不起的魔术师。



另一位医务工作者留言道:“感谢你。这太有启发了。在混乱中发现美。”

在垃圾箱里,连翘肆意伸展:
心理健康的提醒:百花齐放,春意盎然,我用正在东海岸各地盛开的连翘树枝完成了这次鲜花快闪。”


在街角的污迹斑斑的电话柱上,鲜花环绕:

“振作起来,纽约!我们知道这是奇怪的一周,但‘鲜花快闪’总是在提醒我们,快乐、希望和美丽。” 


Miller做这个插花时还是3月12号,疫情正在袭来,聚会活动被临时取消。于是他用原本为活动准备的鲜花装点了性博物馆门口的这个电话柱。


没有鲜花的它如此平庸。(Google map 街景)

他还给华尔街孤寂的公牛戴了一顶花环。

他也给公牛对面无畏的女孩披上了花袍:





鲜花艺术家Lewis Miller 曾经自称“Flower Bandit”(鲜花大盗),媒体(比如《纽约客》)则称他为花艺界的班克斯


他是婚礼宴会花艺设计师。虽然很多人是第一次在垃圾桶里看到他的伟大作品,但实际上,他用鲜花在纽约街头“涂鸦”( “鲜花快闪”)的行动已经有好几年了。

这是去年9月17日,在曼哈顿圣詹姆斯大教堂(St. James' Church)门口的垃圾桶里的花束。用前一晚《唐顿庄园》电影首映礼上的花朵重塑而成。


还有,在14街和第八大道街角的垃圾桶:

在上城90街和麦迪逊街的垃圾桶:


Bowery和Bond街的垃圾桶:

还有,在华盛顿广场公园拱门前:


在爱的雕塑上:


在中央公园的爱丽丝梦游仙境雕像上:


甚至克罗斯比街饭店的猫雕像上:

Lewis Miller 他的鲜花游击队都是在太阳升起之前秘密进行这项行动。然后等太阳升起,奇迹骤然出现在路人眼前。


Lewis Miller 接受《Vogue》采访时说:“我想了几年,要向纽约人送花。” “我从事的是幻想和鲜花的行业,专擅将客户生活中的重要时刻变成快乐和永恒的回忆。我也想为纽约市的居民和访客创造类似的经验。”

第一次其实只是一个实验,Lewis Miller 想让自己的手艺重新焕发活力,并与纽约市建立更美好的连结。那是2016年10月20日,Lewis Miller 为中央公园的Imagine马赛克加了一个灿烂的圆圈:

做完第一次鲜花快闪,Lewis Miller 说:“早上醒来的时候,我满脑子都是列侬这首《Imaging (想像)》的歌词。”

想象一下,所有的人,都过着平静的生活。
想象一下,每一个纽约客都被献上献花。

Lewis Miller 的官网说:“我们的目标是通过鲜花来创造积极的情感反应,强调所有人的基本善良,并将同情心放在首位。

纽约客的回应也让他欣喜,他们通常会摘走几枝,而有时候他们还会重新摆弄那些鲜花。而一样的是,他们会微笑。

“这就是我的目的,一个非常简单的愿望,我想,通过花来产生一种情感反应是有力量的。


鲜花的故事刚刚开始。


文章来源:纽约华人咨询网公众号,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图片来源:网络    

声明:版权问题,投稿,商务合作请联系:hr@todayfocus.cn

曼哈顿;疫情

评论(0)

游客

加载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