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检察官撰文:我支持Metoo运动,也怀疑对拜登性侵的指控

这不是我对#Metoo运动 的批评。它太重要了……


【编者按】《今日美国》昨日刊发了一篇针对拜登性侵案的评论文章,标题为《前检察官:为什么我怀疑雷德对拜登性侵的指控》。作者表示,他支持#MeToo运动,相信“相信女人(性侵受害人)”这一口号的意义所在,但同时认为不应该盲目地接受每一个性侵指控,否则,#MeToo运动就只会沦为一个攻击工具。作者在文章中凭借28年的检察官经验,细致分析了雷德指控值得怀疑的地方。以下为全文翻译: 


前检察官:

为什么我怀疑雷德对拜登性侵的指控


 

文 | 迈克尔-斯登(Michael J. Stern) 
译 | 新约客 
 







 在28年的州和联邦检察官生涯中,我起诉了很多性侵案件。这些案件,绝大多数是在我职业生涯的早期,当时我还是底特律郊外检察官办公室的一名年轻律师。 
 
一年前,塔拉⋅雷德(Tara Reade)指控前副总统乔⋅拜登在1993年她担任其助理时,以一种让她不舒服的方式抚摸她的肩膀和脖子。 
 
上个月,雷德在接受采访时说,拜登将手伸进她的裙子下面,用手指强行插入她的身体。拜登否认了这一指控(乔·拜登今天发表声明,否认了前助手声称27年前对她的性侵指控:“这从来没有发生过。”。 




 

 塔拉⋅雷德在1993年


当女性提出性侵指控时,我的默认反应是相信她们。但随着新闻媒体对雷德的指控进行调查,我越来越怀疑。以下是其中的一些原因: 
 

  延迟举报……两次 


雷德等了27年才公开指控拜登性侵。我知道性侵受害者往往不会立即站出来,因为向一群陌生人讲述她们一生中最暴力、最羞辱的经历,是对她们的侮辱。我目睹过太多女性愿意在我沉闷的政府办公室里等待。当我听完她们的故事后,需要到洗手间里重新振作起来。而她们,坚忍不拔。 
 
即便如此,在评估刑事指控的可信度时,考虑到27年的举报延迟也是合理的。但也许更重要的是,雷德去年决定与一家报纸坐下来,指责拜登以性爱的方式抚摸她,让她感到不舒服 —— 但却忽略了她关于他用手指强行插入她的说法。 
 
作为一名律师和受害者权益倡导者,雷德应当比大多数人更了解,性侵指控中的戏剧性变化将严重削弱指控者的可信度 —— 尤其是这种变化是从对肩膀不舒服的抚摸变成了对阴道的插入。 
 
 

  对改变的解释难以令人信服


当雷德在3月公开她的性侵指控时,她本来在去年4月接受加州《联合报》的采访时想这样做。但是记者的语气让她感到很不舒服,"我只是真的被拒之门外",于是没有说出整个故事。 
 
很难相信一个记者会对这样的爆料不屑一顾。而且,不管怎么说,也很难相信雷德花了12个月的时间才找到另一个急于破译那篇爆料的记者。这种解释损害了她的可信度。 
 

去年4月的《联合报》报道了雷德对拜登的性侵指控。雷德说,当时没有说出整个故事。

 

  与雷德说法矛盾的人

 
雷德说,在被指控的性侵事件发生后,她向拜登的执行助理玛丽安-贝克(Marianne Baker)以及高级助手丹尼斯-托纳(Dennis Toner)和泰德-考夫曼(Ted Kaufman)投诉了拜登的行为。拜登的三名工作人员最近都告诉《纽约时报》(下图),她没有向他们提出任何投诉。 


 
他们也没有提供经典的、含糊不承担责任的 ,类似于"我不记得有过这样的投诉"这样的表述。否认很坚决。"她没有来找过我。如果她来了,我就会记得她。"考夫曼说。托纳也做了类似的声明。而贝克的说法是:"我从来没有目睹过,或听说过,或收到过任何关于(拜登)不当行为的报告。句号。" 贝克说,如果雷德提出这样的投诉, "作为一名职业女性,作为一名经理人,我肯定会印象深刻。"  
 

  失踪的投诉

 

雷德告诉《纽约时报》,她向参议院人事办公室提出了对拜登的书面投诉。但《纽约时报》却找不到任何投诉。当《纽约时报》向雷德索要投诉书的复印件时,她说她没有。但她却保留并提供了一份1993年参议院工作记录的复印件。 
 
这很奇怪,雷德保留了工作记录的复印件,但却没有保留一份记录着对一个人犯罪行为的投诉,而这个人的不当行为改变了她的 "人生轨迹"。同样奇怪的是,《纽约时报》也找不到参议院投诉书的复印件。 
 
 

  失去的记忆

  

雷德说,她不记得所称性侵事件的日期、时间或确切地点,只记得事件发生在连接参议院大楼走廊上的一个 "半私人 "区域。 
 
我离开司法部后,被洛杉矶联邦法院任命为贫困被告的代理律师。从一个辩护律师的角度来看,我首先想到的是,雷德对细节的失忆,使得拜登不可能去翻阅记录,提供他不可能实施袭击的不在场证据。 
 
例如,如果雷德声称拜登在1993年6月3日下午袭击了她,那么拜登或许可以证明他当时在参议院大厅或牙医那里。雷德的记忆缺失很容易被认为是对虚假指控的防弹衣。 

 

  失去工作的谎言

 

《联合报》去年4月的报道称,雷德告诉该报,拜登让她在一个活动中负责端茶倒水,她拒绝后,"觉得自己被排挤了,于是离开了拜登的工作。"而本月雷德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又称,在向参议院人事办公室提出性骚扰投诉后,她面临报复,并被拜登的幕僚长解雇。 
 
拒绝在拜登的一次筹款活动中端茶倒水后离职,与向参议院提出性骚扰投诉后遭到报复而被解雇,这有很大不同。这种差异让人怀疑雷德的可信度和对事件的描述。 

 

  曾为拜登点赞

 


上世纪90年代,拜登曾致力于通过《暴力侵害妇女法案》。2017年,雷德在多个场合转发或 "喜欢 "赞美拜登及其打击性侵的工作。同年,雷德还在推特上转发了其他对拜登的赞美,包括:"我的老上司说的是真话。听好了"(下图)。这很奇怪,雷德会在拜登对她做了她所指控的行为之后还公开赞扬他。 


 

  拒绝拜登,拥抱桑德斯

 

到了今年1月,雷德完全支持总统候选人伯尼-桑德斯。在坚定不移地支持后者的同时,她还对拜登进行了肆无忌惮的攻击。在Medium上的一篇文章中,雷德将拜登称为 "蓝色版本的川普"(下图)。雷德还力推向桑德斯/伊丽莎白-沃伦投票,抱怨民主党全国委员会试图将拜登 "塞给 "民主党选民 ,"塞进 "民主党人的喉咙里。 
 
尽管她在2017年对拜登为女性所做的努力赞誉有加,但支持桑德斯之后,雷德转而对拜登进行了反驳,推翻了自己之前所说的一切。她声称,她决定公开指责拜登对她的不恰当接触,是由于 "拜登是虚伪的女权捍卫者。" 


  

  对俄罗斯与普京的迷恋

 

2017年,当雷德在赞美拜登时,她谴责俄罗斯领导人普京在2016年大选中劫持美国民主的行为。但到了2018年11月,情况发生了变化。雷德斥责美国 "虚伪和帝国主义","根本不是一个民主国家,而是一个企业专制国家。"  
 
雷德对美国的厌恶与她对俄罗斯和普京的新迷恋密切相关。她称普京是个 "天才",拥有 "让美国女人陶醉的运动天赋"。然后还说了这句话:"普京总统有一种诱人的力量与温柔的结合。他性感的形象投射出了他对生活的热爱,是面对逆境时优雅的化身。" 
 
2019年3月,雷德基本上否定了俄罗斯干预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的想法,认为是炒作。她说,她爱俄罗斯,也爱她的俄罗斯亲戚 —— 而且 "像全世界大多数女性一样,我喜欢普京总统……很喜欢。不管他穿没穿衬衫。"  


雷德于2018年11月27日在Medium发文,标题为《为什么一个自由派民主党人支持普京》。

 
据《纽约时报》报道,雷德本月改变了她的说法。她说她 "不支持普京,那是从她正在写的一篇小说中抽出来的只言片语"。但实际上,上述引文来自她已公开发表的政治观点文章,而且她也没有向《纽约时报》提供任何其他 "上下文"。 
 
雷德的文章揭示了她为什么在政治上转向桑德斯,后者与俄罗斯有长期的联系,其竞选演讲也主要集中在美国的不平等是由企业专制造成的。 
 
但最起码,雷德在政治意识形态上的疯狂转变,以及她对一个外国对手的野蛮独裁者的性迷恋,都让人怀疑她的情绪稳定性。  

 

10 
  可疑的时机


27年来,雷德没有公开指控拜登性侵她。但到了今年3月,拜登一连串的初选胜利让桑德斯失去了通往民主党提名的道路,呈现出不可阻挡之势。3月25日,就在桑德斯思考自己的政治前途之际,雷德终于公开了她的说法。雷德对桑德斯的支持、对拜登所代表的传统美国民主的反感,以及她的指控的时机,即使是最强硬的拜登批评者,也会觉得有问题。  

 

11 
  拉里金的电话

 

上周,新的 "证据 "浮出水面:1993年,一名匿名女子给CNN的 "拉里-金直播 "节目的录音电话。雷德说,打电话的人是她现在已经去世的母亲。让我们先假设雷德的说法是正确的。她的母亲是这样说的:"我在想,一个工作人员除了去找华盛顿的记者还能做什么?我的女儿刚刚在那里为一位著名的参议员工作,然后就离开了,她的问题根本无法解决,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去找媒体。出于对他的尊重,她选择了不做。"  
 
作为一名检察官,这不会让我感到高兴。考虑到这个电话是匿名的,雷德的母亲应该可以放心地转述事件的最坏版本。在试图获得别人的帮助时,人们通常不会轻描淡写事件的严重性。他们会夸大事件的严重性。雷德的母亲对女儿被性侵一事只字未提,这让很多理智的人都会得出结论,认为性侵并不是促使她打电话的问题。 
 
雷德的母亲还说,她的女儿没有带着自己的问题去见媒体,"是出于对参议员的尊重"。我从未见过一个女人因为 "尊重 "而对性侵她的男人保持沉默。一个母亲在得知女儿被性侵的消息后,竟然说对性侵者的尊重是在痛苦的沉默和正义之间的一个重要因素,这让人难以想象。 
 
而 "出于尊重 "的解释,听起来更像是因与员工发生办公室争吵导致离职。事实上,在去年接受《华盛顿邮报》采访时,雷德将责任归咎于拜登的员工 "欺负 "她。她还说:"我想强调的是。这不是他的问题。而是他身边的人。"  

 

12 
  别人的声明


雷德的哥哥科林-穆尔顿(Collin Moulton)最近告诉《华盛顿邮报》,他记得雷德告诉他,拜登对她的脖子和肩膀进行了不恰当的触摸。直到几天后,他给《邮报》发来短信说,他记得雷德说拜登把他的手 "放在她的衣服下面",他才说起了性侵事件。 
 
雷德的哥哥最初忽略了她的指控中最重要的部分,这可能会让人相信,他向雷德复述了《邮报》的采访内容,被告知他遗漏了最重要的部分,并让其发短信给《邮报》以避免引起为什么一开始没有提及的讨论。 
 
雷德的一位朋友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说,雷德告诉她,她被拜登性侵了。另一位朋友说,雷德告诉她,拜登对她进行了不适当的触摸。两位朋友坚持要求《纽约时报》保持匿名。 
 
周一,《商业内幕》(Business Insider)发表了对雷德的一位朋友的采访,她说,1995年或1996年,雷德曾告诉她被拜登殴打过。《商业内幕》称这位朋友琳达-拉珂赛(Lynda LaCasse)是 "第一个独立地、详细地、有记录地证实雷德曾同时告诉其他人关于她被殴打的指控的人"。 
 
但雷德称她在1993年被殴打,告诉朋友是两三年之后,而不是当时。法律上所说的 "同时期叙述 ",通常指的是只相隔几个小时或几天 —— 问题的关键是,事实在一个人的脑海里还记忆犹新,陈述准确的可能性也会更高。 
 
《商业内幕》还援引了雷德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的一位同事洛林-桑切斯(Lorraine Sanchez)的话,她说雷德告诉她曾被一位前老板性骚扰。雷德没有提到拜登的名字,也没有提供被指控的细节。 
 
在之前的采访中,雷德提供了一份似乎是她所指挥的攻击事件的详细名单。而接受《商业内幕》采访的这两位女性都不在这份名单上。 
 
朋友们的陈述的问题在于,她们所讲述的信息只能跟她们被提供的信息一样。假设雷德离职只是因为被要求端酒水而生气,或者是因为她正当理由被解雇,假设她为了挽回面子告诉朋友们自己是因为被性侵而离职,那她的朋友们就只能知道这些,也只能重复这些。 
 
性侵受害者之前的陈述可以有一定的分量,但前提是指控者需要是可信的。在雷德的案例中,只有当人们相信雷德跟她的朋友们说出的是事实时,她的朋友们的陈述才有价值,而不管这些陈述对她的描述是怎样的。 
 
 

13 
  缺乏其他性侵指控

 

去年,几位女性声称拜登让她们感到不舒服的事情,比如抚摸肩膀或拥抱。《纽约时报》和《华盛顿邮报》除了雷德的指控外,没有发现任何针对拜登的性侵指控。 
 
有可能在拜登77年的生命里,有过一次性侵犯,而且是针对雷德的。但根据我的经验,犯下性侵案的男人被指控不止一次...........就像唐纳德-川普一样,他已经有十几项性侵指控,而且还曾被记录在案吹嘘说他抓了女性的生殖器。 
 

 

14 
  还有……

 

没有第三方目击者或视频来支持Tara Reade关于她被乔-拜登侵犯的指控。除了雷德和拜登,没有人知道是否发生过性侵。这是典型的性侵指控。陪审员,也就是本案中的投票者,必须考虑事实和情况来评估雷德的指控是否可信。要做到这一点,他们必须确定雷德本人是否可信。 
 


我很害怕写这篇文章,因为我不想让它成为拆解合法性侵指控的指南。但并不是所有的性侵指控都是合法的。在近 30 年的检察官生涯中,我记得有两起案件被驳回,因为我觉得被告没有犯下被指控的罪行。其中一个案件是强奸指控。 
 
那起案件的事实让我对声称自己被强奸的女子的可信度产生了质疑。最后,她承认在男友抓到她和一个有外遇的男人在一起后,她编造了这个指控。 
 
我知道 "相信女人 "是新十年的口号。这是针对一个世纪以来整个社会对男性性侵女性的行为默然置之甚至为其开脱现象的一种回应。但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都不应该因为害怕被贴上厌恶女性或助纣为虐的标签而盲目接受每一个性侵指控。 
 
我们可以既支持#MeToo运动,同时也不支持不符合事实的性侵指控。如果这两种立场不能共存,那么这场运动也不过是个打手。这不是我对#MeToo运动的批评。它太重要了,对太多性侵犯的受害者和他们的盟友来说,这太重要了。 


反对布雷特·迈克尔·卡瓦诺(Brett Michael Kavanaugh)最高法院提名的示威和抗议,有女性举着写着“相信女性”的牌子。Becker1999发自 Flickr 。



作者介绍: 
迈克尔-J-斯特恩(Michael J. Stern),《今日美国》撰稿人委员会成员,曾在底特律和洛杉矶担任联邦检察官25年。推特为@Michael J. Stern1



 

文章来源:纽约华人咨询网公众号,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图片来源:网络

声明:版权问题,投稿,商务合作请联系:hr@todayfocus.cn

Metoo运动

评论(0)

游客

加载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