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邮报 I 揭秘美国“混乱”及充斥“欺诈”的口罩地下交易市场

在“肮脏的海洋”中航行,为美国卫生工作者购买防护设备。

 

导读

在美国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居然也遭遇到了基本、低技术产品——口罩的短缺。近日,《华盛顿邮报》采访了新冠病毒暴发以来一直出口医用口罩的香港商人黄靖苇(Alexis Wong)以及几十位州和地方政府官员、医院高管和医疗供应经纪人,揭露了一个混乱、充满谎言的口罩供应市场。



来源 | 华盛顿邮报

编译 | June

编辑 | Schnappi



原标题:“无意冒犯,但这是个玩笑吗?”走进口罩地下市场



在“肮脏的海洋”中航行,为美国卫生工作者购买防护装备。香港商人黄靖苇(Alexis Wong)说,她从未遇到过比在大流行期间交易口罩更危险的生意。

 

图为黄靖苇 


香港商人黄靖苇自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危机初期以来一直出口医用口罩。但她喜欢开玩笑说,N95口罩的市场有着完美的平衡。

 

“买家其实没钱,卖家其实也没货,”她说。

 

在国际市场上,所有地区都亟需的医用口罩充斥着欺诈行为。供应链上下,从工厂到医院,随着口罩的价格暴涨五倍,机会主义者从混乱的市场中获益。猖獗的哄抬价格和欺诈行为已经引发了数十起诉讼和数百起勒令停止令,这些诉讼来自主要口罩制造商和州检察长。

 

当奸商和骗子们大发横财的时候,美国各地的医疗工作者们却在定量配给口罩,回收口罩,并在没有口罩的情况下治疗患者。联邦政府已经采取措施解决短缺问题,但应急管理专家表示,这些努力远远不够。文件和采访显示,川普政府忽视了需要加强口罩和其他个人防护设备储备的早期警告,在获取口罩和其他个人防护设备的竞赛中,已经落后于其他几个西方国家。

 

接受《华盛顿邮报》采访的现任和前任政府官员表示,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本不应该遭遇如此基本、低技术产品的短缺。

 

“这种缺乏准备和协调的程度令人震惊,”哥伦比亚大学(Columbia University)流行病学家斯蒂芬·莫尔斯(Stephen S. Morse)说。

 

他说:“在过去的灾难中,联邦政府以其强大的购买力在采购中起了主导作用。这一次,联邦政府的不作为迫使各州相互竞争这些稀缺的产品。”

 

加拿大迅速采取行动应对危机。从疫情之初加拿大总理贾斯廷·特鲁多(Justin Trudeau)就开始关注航运和制造业的物流。他指派了一个团队,制定了一项扩大国内口罩生产的计划,并立即从全球最大的PPE生产商中国获得供应。加拿大的口罩采购工作并非没有问题——一些大额订单落空或没有通过检查人员的检查——但总体而言,加国取得了比美国更快、更好的结果。

 


美国政府采购口罩的努力上周再次受挫,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 FDA)部分取消了一项旨在增加口罩供应的计划。自4月3日以来,美国一直允许进口一批中国制造的口罩供医院使用,尽管这些口罩不符合此前美国的监管标准。5月14日,FDA大幅削减了获准进口的中国制造商数量,原因是发现一些口罩没有提供承诺的保护。这种逆转在中国制造商中播下了混乱的种子。

 

FDA发言人布莱特妮·曼切斯特(Brittney Manchester)在一封邮件中写道:“这是一场前所未有的大流行,FDA在继续采取行动,以平衡医护人员对呼吸器的紧急需求,我们也在尽我们所能,确保医护人员得到足够的保护。”

 

联邦政府长期以来的估计是,美国需要35亿个口罩来应对一场严重的流行病。截至5月7日,根据联邦应急管理局(Federal Emergency Management Administration)的数据,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Department of Health and Human Services)和私营部门已经“协调运送或正在运送”8,610万个N95口罩。政府已经签订了合同,将在未来几个月再获得6亿个口罩,其中部分来自如霍尼韦尔(Honeywell)和3M这类美国制造商,它们已经提高了国内工厂的产量。

 

根据《华盛顿邮报》对联邦应急管理局最新记录的分析,政府最受吹捧的装备项目“空中之桥”(Project Airbridge)只发放了76.8万个N95口罩。

 

根据对州官员、护士和其他一线医护人员的采访,尽管一些州和城市报告医用口罩库存有所改善,但美国许多地区仍然严重短缺。

 

川普总统最近反驳了这些说法,其中包括一名护士抱怨医疗口罩只有“零星”供应,5月6日当一群护士来到椭圆办公室时,他告诉他们,“我听说我们向几乎所有地方都有大量供应。”

 


肮脏的海洋


今年1月,随着病毒在中国部分地区传播,黄靖苇开始在香港为她年幼的孩子寻找口罩,但当时已经很难抢购到。那时她看到了一个潜在的商机。

 

黄靖苇曾在高风险的旧金山房地产市场工作,并创办了一家总部位于亚洲的科技初创企业。她了解太平洋两岸的政治轮廓。但她说,她从来没有遇到过比在疫情期间做口罩生意更危险的事。

 

她形容说自己日复一日需要从骗局中摘选出合法交易,这种描述也可以诠释美国各州和医院在寻求相对少量的口罩时所遇到的困境。黄靖苇并没有提供她的交付量记录,但《华盛顿邮报》证实至少有两笔成功的交易,其中一笔是与路易斯安那州的一家连锁医院合作。对旧金山的商业和法庭记录的回顾显示,黄靖苇在过去10年里建立了规模庞大的房地产业务。她的公司曾遭到民事诉讼,有时还因为没有缴纳税款和特许经营权费而被申请过留置权。

 

为了获得口罩合同,黄靖苇在一个需要资金证明和产品证明的市场中将买家和卖家排成一列。资金进入代管账户,同时检查现场或视频证据——被戏称为“生命证明”——以确保产品确实存在。

 

这在国际贸易中是很正常的。黄靖苇说,不同寻常的是有这么多欺诈行为。

 

她说:“想象一下,在这片肮脏的海洋中航行,给人们买他们需要的口罩,是什么感觉。”

 

黄靖苇把买家和卖家排成一列


在她接触过的所有口罩潜在买家和卖家中,黄靖苇估计只有不到20%是真的。代管账户提供了一些保障:买家的钱进入一个由独立代理人控制的账户,只有在交易确认后才会释放。

 

黄靖苇说,但在那之前她必须辨别哪些是真实的,哪些不是。她经常看到复杂的伪造财务文件,甚至是口罩库存的伪造视频。她向《华盛顿邮报》提供了一些证据,买家甚至提供了伪造的摩根大通和PNC等银行的财务报表,银行余额从数亿美元到30亿美元不等。


联邦调查人员已经指控美国一名口罩销售商犯有电信欺诈行为。4月10日在亚特兰大,联邦当局逮捕并起诉了39岁的商人克里斯多夫·帕里斯(Christopher Parris),原因是他提出可向美国退伍军人事务部(Department of Veterans Affairs)出售1.25亿个N95口罩。一名联邦特工在本案中提交的宣誓书中说,这名商人的身份令人怀疑,而且事实证明,口罩根本不存在。记者无法联系到帕里斯,他在纽约州罗彻斯特另一起案件中的代理律师没有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

 


50个混乱的国家


最近几周,《华盛顿邮报》采访了几十位州和地方政府官员、医院高管和医疗供应经纪人,他们的说法与黄靖苇的说法一致,描述了一个充满谎言的过程。

 

当新型冠状病毒袭击肯塔基州时,民主党籍的安迪·贝希尔(Andy Beshear)刚刚担任肯塔基州州长几个月。贝希尔开始在每个工作日的下午5点举行简报会,有时呼吁捐赠个人防护装备。

 

在肯塔基州州长安迪·贝希尔(Andy Beshear)的工作日简报会上。


今年4月,他用纯种赛马来比喻最近的一次口罩捐赠。“这批口罩品种一流。它来自肯塔基州的人民,这些民众知道我们正在从事着空前的战斗,放弃了他们所拥有的物资。我们从每个人身上看到的是无私、团结一致的态度。”

 

贝希尔在一次采访中说,他的责任首先是对自己的选民。“如果我必须与其他州竞争,我会与其他州竞争。”

 

口罩短缺一直是他在疫情大流行期间面临的最困难的挑战之一,尽管该州现在有足够的资金来大幅扩大检测范围。

 

肯塔基州曾一度以每件8.60美元的价格订购了1,000个N95,而这个数量根本无法满足一家普通医院的长期需求。

 

州长说,有时他得跟联邦政府竞争。

 

他讲述了一起事件,一家公司通知他的助手,联邦应急管理局改变了原本计划发给肯塔基州的一批N95口罩的路线。“它们被转而运给了一个热点地区。我没法跟他们去争这批货,但它确实增加了我们的挑战。”

 

他说:“我们的医院已经得到了足够的安全保障,不过我们的养老院还在挣扎。我们不得不付出的代价是惊人的,但与此同时,这是一场百年一遇的流行病。”


贝希尔在前往一个新闻发布会的途中说,他在寻找口罩的过程中与联邦政府进行了竞争。


同样的问题也影响到了全国各地的地方政府。马里兰州安妮·阿伦德尔县(Anne Arundel )的采购代理安德鲁·希姆(Andrew Hime)表示,他被迫在变幻莫测的外国市场中穿行——这对当地官员来说是一项陌生的任务。

 

“有些人我们以前从未与之打过交道,而且我们要支付正常价格的5倍,”他说。“但他们是唯一告诉我他们可以在特定日期得到产品的人。”

 

在这场危机前,N95口罩的最高价格约为每只1美元,但随着全球需求远远超过供应,这种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希姆说,他收到的报价越来越贵。

 

在一大堆促销传单中,有一张上面装饰着红紫色的横幅,来自总部位于安大略的Vanguard Pharma,该公司在4月中旬销售的N95口罩为一只6.3美元。这家公司在其网站上宣传自己为制药行业提供“销售力解决方案”,但根本没提到其有口罩或其他防护设备的销售经验。

 

加拿大反垄断律师安东尼奥·迪·多梅尼科(Antonio Di Domenico)是价格欺诈法律方面的专家,他说这样的加价可能是个问题。美国领先的医用口罩制造商3M公司表示,该公司没有因为疫情大流行而改变口罩的价格。

 

“如果有公司以高于3M公司清单价格几倍的价格零售N95口罩,而且有证据表明他们将口罩推向市场的相关成本不足以证明加价的合理性,那么根据安大略省最近颁布的价格垄断措施,他们可能会被起诉,”迪·多梅尼科说。

 

本周,Vanguard Pharma的高管没有回复要求置评的电子邮件、电话或短信。

 

即使是像加州这样的大州,在寻求口罩的过程中也遇到了麻烦。5月11日,加州政府官员接受了加州议会监督委员会(California state Assembly oversight committee)的质询。这些问题集中在加州3月份决定从新供应商蓝焰医疗公司(Blue Flame Medical)购买1亿个N95口罩的问题上。本月早些时候,马里兰州终止了与蓝焰的合同,该州官员表示,原因是该公司未能交付价值1,250万美元的口罩和其他设备合同。

 

蓝火公司的一名律师表示,该公司在与加州、马里兰州和其他客户的交易中是诚信行事的。

 

在加州,立法者想知道为什么该州会与一家没有历史记录的公司签订如此大量的口罩合同。在收到来自蓝焰的银行方的警告后,州政府终止了合同并立即得到了退款。

 

该州财务长马世云(Fiona Ma)在听证会上对议员们说,“试图获得供应的紧迫感和恐慌感,急于与联邦政府和其他州竞争的压力,产生了权宜之计的需要。”

 

加州还从比亚迪精密制造公司(BYD Precision manufacturing)订购了3.75亿个N95,美国国家职业安全与健康研究所(National Institute for Occupational Safety and Health)本月判定,这款口罩并未通过所有认证。比亚迪方面称这些问题“很容易解决”,而且在这些口罩获得联邦政府批准之前,加州不需要支付任何费用。

 

在各个层面上,政府官员也必须找到办法,过滤掉那些利用危机牟利的骗子、囤积居奇者和不称职的参与者。

 

安妮·阿伦德尔县民主党籍行政长官斯图阿特·皮特曼(Steuart Pittman)说:“这一切都是政府不习惯的节奏。”即使是现在,他也欢迎联邦官员介入进行大规模采购。“但我们不能依赖联邦政府。”

 

安妮·阿伦德尔县行政长官斯图阿特·皮特曼(右)于4月29日在该县卫生部门访问了冠状病毒接触者追踪器。


今年1月底,威望美国技术公司(Prestige Ameritech)的首席执行官迈克·鲍文(Mike Bowen)给前卫生与公众服务部官员里克·布莱特(Rick Bright)发了一封电子邮件,主动提出可以重启该公司关闭的工厂,以提高国内口罩产量。根据一份举报人的投诉,尽管布莱特此后已经警告美国国务院官员有必要重建库存,但没有人接受这家美国主要的口罩生产商的提议。

 

德克萨斯州民主党籍众议员洛伊德·道吉特(Lloyd Doggett)在一次采访中说,政府1月份收到的增加美国库存的警告相当于“一盏闪烁的红灯”。

 

他说:“言语不足以描述不作为的程度。这些原本都是可以避免的。事情本不应该以这种方式发生。”

 


这是个玩笑吗?


3月中旬,由川普的女婿、高级顾问贾里德·库什纳(Jared Kushner)带领了一批缺乏经验的志愿者,组建了一个白宫工作组,开始审核潜在供应商从国外进口的口罩。

 

在《华盛顿邮报》获得的一封3月底的电子邮件中,一家澳大利亚贸易公司的高管对其中一名志愿者表示,政府将如此重要的任务委托给一群新手,这种做法既不正式又不连贯,让人感到困惑。作为获得邮件的条件,《华盛顿邮报》选择不透露信件中人物的姓名。

 

这位高管是美国公民,他当时正在与白宫工作组合作,帮助国务院处理来自中国一家工厂的供应链和口罩。

 

“我是白宫抗击COVID-19特别工作组的一名志愿者,”该工作组成员在给这位高管的信中写道。“我们这样做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并且已经制定了一个让一切进展顺利的流程。”

 

工作组成员概述了一个多步骤的过程,并包括一个美国采购网站的链接。他说,调查小组将要求对工厂进行检查。

 

“无意冒犯,但这是个玩笑吗?”这位高管回答说。“世界正在被架在火上烤,你们这些人是志愿者,谁在协调这件事?志愿者?”

 

这位高管警告说,美国在口罩竞赛中已经落后了。

 

“人们正在死去,”他写道。“让我们解决这个问题。”

 

库什纳的办公室没有回应就邮件发表评论的请求,不过白宫高级顾问在一份声明中为他的志愿者进行了辩护。库什纳说:“最重要的是,这个项目在创纪录的时间内采购了数千万个口罩和必要的个人防护用品,需要呼吸机的美国人得到了呼吸机。这些志愿者是真正的爱国者。”

 

到了工作组开始寻找N95口罩的新供应商时,美国可能已经来不及采取重大行动了。

 

奥巴马政府国家安全委员会战略规划主任克里斯托弗·克希霍夫(Christopher Kirchhoff)说,有两种方法可以确保美国有足够的关键物资来应对危机。

 

“利用自由市场。或者利用联邦部门,他们的任务是在公共紧急情况下寻找和分配稀缺资源。”

 

川普一直不愿广泛使用联邦权力,比如援引《国防生产法案》(Defense Production Act)。该法案是朝鲜战争时期的法律,赋予总统管理工厂和供应链的权力,以确保关键设备的安全供应。

 

设备短缺迫使美国的医院、消防部门和辅助医疗人员在今年春天面临着痛苦的选择,由于担心医护人员的担心,有时他们无法对心脏骤停的感染患者进行抢救。

 

川普曾短暂援引《国防生产法案》,要求3M公司停止向签约购买口罩的外国买家提供口罩。但总统的指令后来被改变,部分原因是担心它可能会导致对美国的报复行动。

 

5月7日,洛杉矶的工人们卸下从台湾运送过来的空中之桥”项目PPE。


当川普政府把大部分重任留给了各州时,其他国家都有着自己的国家战略。仅法国政府就购买了20亿个口罩,其中包括4亿只N95。

 

荷兰前卫生官员基克·欧克玛(Kieke Okma)在接受采访时说,由于欧洲国家的医疗系统比较集中,包括荷兰在内的欧洲国家已经有了一整套系统为医院批量购买和分发医疗设备。

 

在加拿大,政府和私营部门官员本周表示,他们自己的N95口罩短缺问题已基本得到解决,至少目前如此。

 

这一短期努力在一定程度上是由加拿大驻北京和上海的外交官和顾问牵头的,他们与制造商建立了联系。然后,加拿大人在中国租用了仓库设施,以确保获得的口罩在通过海关前往加拿大之前安全无虞。

 

在渥太华,特鲁多政府要求该国的两家主要航空公司建立空中桥梁,将物资迅速运入国内。加拿大官员说,口罩一到,联邦官员就与各省领导人合作,把它们分发到最急需的地方。

 

这个国家也积极打击欺诈行为。随着疫情蔓延,两个省通过了反对这种做法的新法律,其他省则鼓励更积极地执行现有法律。

 

在加拿大与美国关系紧张之际,加拿大与中国的外交关系相对平静,这或许也令加拿大受益。

 

2016年,基尔霍夫在白宫撰写了一篇关于埃博拉疫情教训的论文。他说,川普政府错过了一个通过大胆的早期行动来缓解短缺的机会。

 

他说:“这届政府的反应造成了混乱,因为它没有调动它独立指挥的联邦机构。”







文章来源:纽约华人咨询网公众号,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图片来源:网络    

声明:版权问题,投稿,商务合作请联系:hr@todayfocus.cn

疫情;生活

评论(0)

游客

加载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