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新冠死亡首度降至100人以下 但你仍然应当戴口罩 这就是为什么

请带上口罩!



文 | 新约客


纽约州的疫情数据终于达到一个新的里程碑。


经过两个月,从3月24日到5月23日,纽约州新增新冠状病毒死亡人数首次降至100人以下。



今天(周六)的州府疫情发布会上,州长安德鲁·科莫通报了这个终于到来的数字。


在过去的一天里,纽约有84人死于新冠状病毒,这是自3月24日以来死亡人数首次下降到100人以下。


科莫说:“84,仍然是一个悲剧。但,每天死亡人数的减少,标志着希望。”


对于这个标志着希望的数字,科莫说:“这招很管用。”他说的是保持社交距离、待在家里以及他现在经常强调的:


戴口罩


美国官方认识到戴口罩之于控制新冠疫情的重要性经历了一个过于漫长的时间。


上星期,现任总统川普在推特展开对前任总统奥巴马的骂战。奥巴马没有回骂,以推荐文章教育总统现在应该采取哪些措施抗疫来代替。他推荐的这篇文章里,第一个方法就是“人人戴口罩”。


文章中说戴口罩对于减少新冠状病毒的传播确实很重要。根据一个由香港和欧洲几所大学的五名研究人员组成的小组研究测算,如果能说服80%的人戴上口罩,病毒的传播水平将只有不戴口罩的1/12。



广泛使用口罩可能是日本的冠状病毒疫情到目前为止还算温和的部分原因,而从口罩开始的基层动员几乎被普遍认为是香港成功案例的一部分。


大西洋月刊的这篇文章《香港做到了》指出,香港市民即便在政府还在禁止戴口罩的情况下,就已经做到几乎全民戴口罩抵抗病毒。

对于广大民众来说,关键的事实是,虽然戴上口罩并不能保护佩戴者免受感染的风险,但却能很大程度上防止佩戴者将病毒传播给其他人。因此,一个由生物学家、医生、经济学家和公共卫生专家组成的耶鲁大学的跨学科小组计算出,“保守估计,公众每多戴一个布制口罩,其在在减缓病毒传播方面的收益,就达到3,000-6,000美元之间。而专业级口罩对医护人员的好处可能更多。”

/s/6ua7j979dbqb045/masks_final_n_HF_NA.pdf


为什么过去说戴口罩没有用,现在却又改口。原因可能并不是因为卫生专家对口罩用途的认识发生了变化,而是对感染形势的认识发生了变化。在疫情之初,卫生专家尚未意识到疫情的严重性,所以着眼于医护人员个人防护用品短缺的现实,强调口罩对个人防护感染收效不大,病人需要戴口罩,不是病人不需要戴口罩。


而随着疫情的发展,卫生专家意识到情况已经变化,感染者不是个案,而是遍及人群。一项研究表明,纽约市在2月25日很可能已经超过2000人感染,但纽约州直到3月1日才发现第一例新冠病毒病例。从2月25日完全无任何防护措施到3月19日才宣布纽约暂停,实行“居家令”,其间病毒传播的范围可想而知。可以说,纽约人人皆可怀疑为被感染者。人人皆病人的现实认知与“病人才需要戴口罩”的医学判断结合在一起,现在大力宣传戴口罩其实与之前的不得病不用戴口罩的说法并没有产生根本矛盾。须知,大量新冠病毒携带者并不表现出症状,你以为你没得病,但其实你得了。


新的问题却是,疫情和缓下来,松懈的情绪自然上升。纽约州府把戴口罩的推广运动提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现在纽约州正在举办一场“最佳公益广告”大赛,鼓励人们戴口罩。比赛将于5月25日结束。你现在还可以去投票,也可以欣赏一下这几个入围作品:

/wear-mask-new-york-ad-contest-cast-your-vote


所有的广告都在呼吁:


做正确的事情,请戴口罩;

如果你爱纽约,如果你爱你的家人,你的朋友,你的邻舍,请戴口罩;

戴口罩,就是我们纽约人的NY Tough,是承担责任,是勇敢,是坚强;

戴口罩,依然可以传递友善、积极和笑容;

别做不戴口罩的那个人。


现在有的人在未保持社交距离的情况下仍然不戴口罩,以为自己没症状就是健康,孰不知他很可能就因为自己的轻率把病毒传给了他最亲密的人。如果你身边有这样的朋友或家人,可以把这篇文章转给他看。戴口罩,不只是为了不被传染,更重要的是,不要传染别人,不要害别人。


纽约的新冠死亡新增数字终于降到了100人以下,这需要我们每个纽约人共同做到,负起戴口罩的责任。


这是进入夏天以来的第一个小长假。国殇日的海滩昨天已经开放。报道说,游客们遵守了保持社交距离的规定。科莫州长感慨说,人民是伟大的。“这种新常态,我们将不得不持续很长一段时间。”


允许所有10人以下聚会

    但要保持社交距离    


还有一个重要的事就是:昨晚,科莫州长发布了一项行政命令,允许所有10人以内的任何聚会,只要注意社交距离就行。



 这一出人意料的命令允许“任何非必要的十人或少于十人的聚会,出于任何合法目的或理由,只要遵守卫生部门要求的社交距离协议和清洁消毒协议”。 
 
现在,这项法律似乎将室内家庭聚会、户外烧烤、野餐、甚至小型抗议等小型集会合法化,只要参与活动的人不超过10人,并且在参与活动时彼此保持6英尺的距离。 
 
周五晚间的命令几乎是对纽约公民自由联盟(New York Civil Liberties Union,简称NYCLU)的直接回应。该联盟在周五早些时候对科莫之前的禁令提起诉讼。这项禁令禁止所有非必要集会,除了礼拜堂和阵亡将士纪念日集会,允许十人或更少的人聚集在一起。 
 
市议会健康委员会主席马克·莱文(Mark D. Levine)周五晚上在推特上抗议说:“这一令人震惊的命令是由一场诉讼强制执行的,它丝毫没有改变与群体聚会相关的风险——尤其是那些在室内举行的聚会。”“我们需要公众继续保持明智,对这种病毒的风险做出判断,不管法院强加给我们什么。”  
 
NYCLU的曼哈顿联邦诉讼由代表琳达·布弗根(Linda Bouferguen)提起。诉讼称,布弗根曾两次被捕,当时她试图在市政厅外举行小型并保持社交距离的集会。诉讼认为,“集会”的限制不应该不均衡地适用于州居民——如果礼拜堂和纪念日的庆祝者可以集会,那么参与“抗议活动”的人也可以。 
 
该组织的执行主任堂娜·利伯曼(Donna Lieberman)说,几个小时之内,该州总检察长办公室就联系了NYCLU,表示该州将自愿同意他们的要求。 
 
利伯曼说:“州长是一名律师。他知道宪法第一修正案,他身边的人也知道,最重要的原则是,你不能让一种言论置于另一种之上。”她说:“在这场公共卫生危机中,我们有一项行政命令,给予那些向军人行礼或从事宗教活动的人特别的权利。你不能支持这项活动,却不允许其他同样不到10人、且符合社交距离的抗议活动。”  
 
纽约市民自由联盟法律总监、首席律师克里斯托弗·邓恩(Christopher Dunn)发表声明说:“我们很高兴看到州长从昨晚开始改变其行政命令。抗议和言论自由的权利是我们所有其他自由的基础,而在危机期间,正是我们最需要警惕的时候。卫生专家,民选官员和警官都同意,实行社会疏远,人们可以安全地在外面,而立法者必须制定指南并统一指挥执法至关重要。纽约人以团结和韧性应对了这场危机,对政府行使权威保障他们的安全给予了极大的信任。为了维系这种信任,政府必须认真对待这一责任,并在未来几个月继续平等对待所有纽约人。”   
 


市长办公室没有立即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州长发言人理查德·阿兹帕蒂(Richard Azzopardi)只是说:“请大家注意安全,戴上口罩。”  





文章来源:纽约华人咨询网公众号,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图片来源:网络    

声明:版权问题,投稿,商务合作请联系:hr@todayfocus.cn

疫情;生活

评论(0)

游客

加载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