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有多快,挪威人就有多慢

挪威慢电影11周年,让世界慢下来


疫情让全球停摆,

云旅游、慢直




 

但要比疫情期间

哪个国家最有忍耐力、最慢调子?

冠军很可能是挪威人。


在中国,就算很慢很慢的李子柒,也是快的。

好比织一件毛衣明明需要30小时,

李姑娘只浓缩3分钟给你看。


慢,只是嘴上说说而已。


而在遥远的北欧挪威,

他们竟然真的花150个小时,就只直播织毛衣!


挪威NRK电视台连续25小时直播一堆柴火从点燃到熄灭全过程、直播织一件毛衣全过程,最无聊的一期,却有超过100多万人收看。也是这一把火让挪威慢直播红遍全球。


挪威慢电视,慢得太不可思议了!

挪威人把这一档真人秀节目,
称作慢电视,Slow TV。

它堪称史上最催眠的电视节目:花上几小时、几天几夜,盯着电视看一堆柴火燃烧、一群阿姨织毛衣、一次火车旅行……乍一听简直无聊透顶,却屡屡成为挪威的收视率冠军,甚至有一次,全国66%人口都守在电视前。

要知道,中国春晚的最高收视率也就40%。


今年,挪威慢电视11周年了。
没错,这节目居然火了11年。

这些在常人观念里
「不可能在电视上播」的节目,
恰恰道出了北欧生活的真谛:
有趣的事情总是不经意出现,
想要知晓,就得继续看下去。


当世界慢下来是什么滋味
今天,带你看遍挪威慢直播



            

什么是挪威慢直播

挪威慢电视(Slow TV),始于2009年挪威广播公司NRK一次员工午餐。

当时,NRK正筹备一档卑尔根铁路(挪威很美的一条火车线)100周年特别节目,摄制团队正苦恼素材太多,剪辑太费事。这时,一同事端着午饭说:干脆直接把整趟旅途素材播出去,就好像讲述了这条铁路100年历史一般,如何?


这个疯狂的脑洞,催生了第一期慢直播。

整整7小时,火车行进306公里,160次进出隧道——所有镜头没有快进,时间轴几乎没有剪辑,甚至没有调色就「素颜」播出去了,不料在5个小时内爆红,人口仅500万的挪威,超过120万人观看了这次马拉松式直播。

2009年,挪威NRK电视台全程拍摄了卑尔根铁路一趟火车旅行,列车行驶7小时,节目就播了7小时,吸引了120万观众(占挪威总人口的20%)。


从此,慢电视深入人心,
入选2013年挪威年度词汇,
并令挪威人持续着迷到今天。

挪威慢电视创办人托马斯·海勒姆(Thomas Hellum)登上TED演讲舞台。他还把某次慢直播的时长:134小时42分45秒,印在了T恤上。
11年来,挪威慢电视至今已经播了26期。



             

11年,挪威人都直播了什么?


他们直播壮丽的风景

继2009年火车直播首秀一炮打响后,
2011年,电视台把镜头装在挪威名片海达路德邮轮的船头,进行了长达135小时、整整6天6夜的旅行全过程直播——事实证明,挪威人太爱这种超长慢直播了!足足320万人收看,占了全挪威人口2/3。

这期节目打破了吉尼斯世界纪录,
成为当时世界最长的直播纪录片。


这部超长、超疯狂的6天挪威西部沿岸邮轮风光纪录片,无间断地记录了邮轮行驶的全过程。

很快,吉尼斯纪录又被自己刷新:
2017年,驯鹿迁徙,直播了7天7夜!

这是最具人类学意义的一次慢直播了。驯鹿是北挪威符号,每年春季的驯鹿大迁徙更是一次史诗般的自然盛景。100多公里,从冬牧场芬马克高原一路追踪到夏牧场法拉海岸,成就了慢直播经典之作。

有趣的是,驯鹿群迁徙到一半走累了,停下来大休息,电视台只好暂停直播,等待它们再次上路(原来挪威人也有忍不住叫停的时候……








挪威NHK出动20多名摄影人员跟拍1500只寻驯鹿。




他们也直播有意义的大事

中间有几年,对慢直播太无聊的批评声音多起来,于是,自尊心超强的挪威人开始严肃而有意义地搞事情。

大教授讲历史课够深度了吧?
2014年《200分钟讲透200年挪威史》
2015年《24小时加长版历史公开课》
2015年《200分钟讲透二战史》
......
想象一下,我们天天直播卖货,挪威人直播50位学者24小时讲课、70万学生实时收看,还熬了一整个通宵,这民族也太爱学习了。

挪威著名学者Frank Aarebrot为观众讲挪威史。

还有励志的100小时徒步之旅,
就一直走一直走……

2018年,挪威著名探险家 Lars Monsen在峡湾地区进行了长距离徒步,300多万人收看。

以及,充满哲学感的直播什么是时间

这是2019年挪威慢直播10周年,卑尔根车站搭起了一块木头数字钟,每过1分钟,就人工更新一下数字,整整持续了24小时。


主持人受不了了,说让他们慢慢搭,咱们停一下,我要去喝水…




            

 当然,挪威人最擅长的
还是直播无聊的时间


更慢、更无厘头的,
是他们直播「比无聊更无聊的时间」

除了直播一整夜柴火燃烧,
各种无聊直播还包括:
8小时,直播厨师做圣诞烤肉;
12小时,直播世界最大漩涡萨尔特流;
24小时,直播如何钓一条三文鱼;
25小时,直播通宵织毛衣;
42小时,直播母鸡孵小鸡……


2013年织毛衣之夜,直播25小时,有100多万人收看。
2019年复活节,直播32枚鸡蛋谁先孵出小鸡,还搞有奖竞猜,这个脑回路真是奇葩…
直播萨尔特流,世界上威力最强大的漩涡。最大直径10米,深度5米。

2020年新冠疫情袭来,
挪威人的无聊慢直播更恰逢其时
数百万人围观一只小松鼠、一只灰林鸮,
能缓解一下病毒带来的恐惧吗?

2020年疫情期间,挪威广播公司播出了斯瓦尔巴群岛的邮轮慢电视,但从收视率上,观众们明显更爱看这种小动物的无聊日常。

连美国前总统奥巴马曾说:
挪威人真是闲疯了吧?!

奥巴马2018年访问挪威,他评价挪威慢电视的原话是:This is true. Video of logs burning for hours. And hours. And hours. That's crazy!



            

挪威人究竟有多痴迷慢直播?


整个世界都发自肺腑怀疑人生:
这样的慢电视真的有人看吗?


坦白讲,相当火爆!
11年来,慢直播一直拥有超高收视率。


很多老观众深陷屏幕,无法自拔:

一位76岁老先生,
收看了卑尔根火车的全程直播,
火车抵达终点时,他竟然起身取行李,当脑袋撞到了窗帘架,才想起原来在自己家里!
 
一位中年主妇,
在自家客厅看邮轮直播看入了迷,
闻到一股烟味,第一反应竟是给直播热线打电话说邮轮起火了……经接线员提醒,才发现是自家厨房的锅烧干了。
 
还有一位82岁的超高龄观众,
守在电视前,整整5天没上床睡觉。
生怕错过什么,结果最后什么都没看到。


不甘心只做观众,要参与感!

2017年的夏日火车直播,电视台提前公布了直播时间与路线。这下,一场原本呆在沙发上的慢直播,瞬间变成了一场全民户外狂欢——沿途17个郡、118个地区、172座车站的居民纷纷走出家门,举着国旗夹道恭候火车到来。



 
甚至,很多可遇不可求的「意外」出现了。

有人打出标语我很自豪出生在这里」「欢迎来到罗弗敦群岛,有人在车站现场求婚……挪威前首相、宋雅王后也会突然在镜头前露脸

挪威王后宋雅也曾参与到慢电视人群中凑热闹。

挪威这股慢调子,把外国人也传染了

美国Netflix买下慢电视版权,
与好莱坞大片同台播放;
英国航空也引入慢电视,
在航班上供乘客打发时光;
韩国电视台派专人来挪威学习节目经验;

......

除了模仿挪威慢电视,
还诞生了一些另类版本的慢节目

芬兰人直播起了蒸桑拿;
冰岛人直播起了羊妈妈生小羊;
最专业的是英国人,2016年,BBC推出了长达50小时的慢直播纪录片,山脉、丛林、岛屿、沙漠、草原,从头到尾没有剪辑、没有旁白;



最炫技的是美国人
NASA把直播间带到了宇宙,与你同步日月星辰和国际空间站日常;


最高流量的还是中国人,
我们的iPanda熊猫频道2013年上线迄今累积流量超100亿。大熊猫的吃喝拉撒、各种憨萌日常引得全球网友围观。


刨根问底,慢直播更早的缘起,
是美国波普艺术家安迪·沃霍尔
1963年拍的一部影片《沉睡》,长达6小时
画面仅仅是诗人John Giorno在睡觉。


但无论如何,多年来
慢直播再其他国家只是小众趣味、一时流行,
在挪威却成为一场旷日持久的国家行为艺术。



            

慢电视为何如此迷人?


挪威曾发起一项全民调研,
你究竟喜欢慢直播的什么?
票选最多的答案也是:
Ja, vi elsker dette landet!
我们爱这个国家啊。

数据来源:挪威学术期刊论文


挪威社会学家Arve Hjelseth研究指出,
归属感和集体荣誉感,
是慢直播流行的重要原因之一。

「北欧人向来以高冷寡淡著称,在挪威这样一个地广人稀的国家,很少有什么事儿能让所有人真正聚集起来,但慢直播却做到了!」

慢电视创始人托马斯·海勒姆也曾给出解释:
这个节目之所以出彩,就是因为观众仿佛置身现场,好像真的坐在火车上、轮船上,或与他人一起织毛衣。这能把观众联系起来,这种联系是深藏在我们维京文化之中的。


但这并不是全部的原因。


            

让世界慢下来
享受每一分钟的乐趣

挪威人很喜欢慢直播的另一个命名:
Minutt for Minutt,一分钟又一分钟。
 
它的出处也很美妙↓
挪威网剧《SKAM》的一段经典情节:「我们什么都不需要做,只需要呆在这里,一分钟又一分钟。这一分钟,我们要亲吻。」


一分钟又一分钟,
一小时又一小时,
生活本质就是如此。

慢,是节目的一切目标,
因为「慢」给观众了一个机会,
让他们能够从瞬息万变的繁杂生活,
从腻在一起的互联网中抽出身来。

人们看慢直播,并不为了看点什么。
它像一种「看得见的白噪音」,
让人获得一瞬间的松弛、被治愈。

生活大多数时候都是无聊的,
但总有一些瞬间值得你花时间等待,
哪怕,最终什么都没有出现。


生活有些奇怪时是最棒的
Life is best when it's a bit strange
—— 挪威剧作家乔恩·弗斯


- END -
文图 | 时差岛团队 鲁楠
© 时差岛出品
本文授权转载自公众号“时差岛”(ID:Time-island2018)
时差岛,创立于2018年5月,旅行新媒体品牌,致力于探寻世界的不同,从观世界到世界观,洞察变化与成长中的“中国人之旅行观”。




文章来源:WeLens公众号,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图片来源:网络    

声明:版权问题,投稿,商务合作请联系:hr@todayfocus.cn

世界观

评论(0)

游客

加载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