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议如潮 在世四位前总统奥巴马布什克林顿卡特逐一表态

事实上,在包括老布什的四位美国总统中的每位都曾面临着与川普现在面临的同样的危机



编译 | SUN、文婉秋
来源 | 纽约时报、卡特基金会、奥巴马基金会、克林顿基金会等

 

编者按


对于最近发生的黑人弗洛伊德被杀事件以及由此引发的大规模抗议游行,几位曾经的美国总统:比尔·克林顿,乔治·W·布什和巴拉克·奥巴马都已经发表了评论,昨晚,吉米·卡特总统也发表了声明,至此,所有还在世的美国前总统,都对此事发表了评论。



事实上,在包括老布什的四位美国总统中的每位都曾面临着与川普现在面临的同样的危机:警察刚刚杀死或重伤了一个黑人,而引发城市里充满了悲伤和愤怒。而总统们也都以不同的方式回应了。如果根据他们是否平息了动乱来衡量的话,他们都不是“有效”的回应者。但是,没有人以川普先生的方式做出回应:向抗议者发出公开的武力最后通牒。所以,我们认为比较他们刚刚发表的声明和他们在执政期发表的声明,是有意义的。




巴拉克·奥巴马



在周三(6月3日)的虚拟市政厅会议上,前总统奥巴马就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之死引发的民众抗议活动发表全国电视讲话,敦促这个国家的市长一起审查使用武力的政策。他同时呼吁少许族裔的年轻人踊跃行动,促使社会发生改变。


奥巴马亲自感谢了乔治·弗洛伊德去世后走上街头的抗议者,并敦促年轻的非洲裔美国人“即使感到愤怒,也要保持希望” ,因为他觉得变革即将到来。


奥巴马表示,过去几个月发生的重大事件,包括针对弗洛伊德被杀的抗议活动,以及正在进行的冠状病毒大流行,代表着“我们国家发生的史诗般的变化......这些变化是我有生之年见过的最深刻的变化。”


他直接对有色人种的年轻人说: “我想让你们知道,你们的生命很重要。你的梦想很重要。”针对对抗议活动的对策,奥巴马呼吁“我敦促这个国家的每一位市长与你们社区的成员一起审查你们使用武力的政策,并承诺报告计划中的改革。”


奥巴马表示,最近几天许多年轻人受到鼓舞,他说他们在历史上一直是进步的催化剂。他说:“他们为我们提供了一个机会,让我们共同努力解决这些问题,接受这些挑战,改变美国,实现美国的最高理想。”


奥巴马: “人们的心态正在发生变化,人们更加认识到我们可以做得更好。这并不是政客们演讲的结果... ... 而是这么多年轻人的活动、组织、动员和参与的直接结果。”


“我对那段历史有足够的了解,可以说,这次有些不同,”奥巴马说。他指的是20世纪60年代的抗议活动。“你看看现在那些抗议活动,那是美国更具代表性的一部分人走上街头,进行和平抗议,他们感到自己有所行动,因为他们看到了不公正。这在上世纪60年代是不存在的,那种广泛的分裂。”


他还敦促抗议者知道,上街游行是不够的,并敦促他们也参加11月的投票。


“在某种程度上,人们的注意力转移了。在某种程度上,抗议活动开始减少。对我们来说,重要的是抓住社会、国家所创造的势头,说‘让我们利用这一点,最终产生影响’。”奥巴马总统号召人们用行动踊跃投票,“我在互联网上听到一些关于‘投票 vs. 抗议’的讨论......这不是非此即彼的问题。这是一个两者兼顾的问题。为了带来真正的改变,我们都必须突出一个问题,让当权者感到不舒服,但我们也必须将其转化为可以实施的切实可行的解决方案和法律。”


奥巴马是在星期三晚上由奥巴马基金会的一个名为“我的兄弟守护者联盟”的项目举办的虚拟市政厅上发表上述言论的。


早在5月29日,奥巴马就对乔治·弗洛伊德之死发表了声明,全文:奥巴马发表声明:这悲惨的、痛苦的、令人疯狂的“正常”


奥巴马执政期间


2014年,纽约市一名警察被记录为将埃里克·加纳(Eric Garner)致命地窒息。加纳先生濒死的话“我无法呼吸”成为示威者的口号。(几天前,弗洛伊德先生在去世前做了同样的请求。)奥巴马在史坦顿岛大陪审团拒绝起诉该警员后发表讲话:


不幸的是,现在,我们看到太多的实例,人们不再相信会得到公平的对待。在某些情况下,这些可能是误解;但在某些情况下,这是现实。作为美国人,无论种族,地区,信仰如何,我们所有人都有责任认识到这是美国人的问题,而不仅仅是黑人问题、棕色人种问题或美洲原住民问题。


这是美国人的问题。当这个国家的任何人没有受到法律的平等对待时,这就是一个问题。


在加纳先生去世不到一个月之后,密苏里州弗格森市的一名军官开枪杀死了18岁的没有武器的黑人迈克尔·布朗(MichaelBrown),引发了数周的抗议活动。当大陪审团拒绝提起公诉时,奥巴马说:


我们需要认识到,这不仅仅是弗格森市的问题。这是美国的问题。在过去的几十年中,我们在种族关系方面取得了巨大进步。我亲眼目睹了这一点。而且我认为否认这一进步就是否认美国的变革能力。


但是,事实是,仍然存在问题,而这些问题不是有色人种社区编造出来的。


2016年7月,相隔一天的录像捕获了两起警察的杀人事件,分别是路易斯安那州巴吞鲁日的斯特林(Alton Sterling)和明尼苏达州的Falcon Heights的卡斯蒂利亚(Philando Castile)。一天后,五名警官在达拉斯的一次袭击中丧生,这进一步加剧了抗议暴力侵害少数族裔团体与抗议暴力侵害警察团体之间的对立。


谈到斯特林先生和卡斯蒂利亚先生之死的声明中,奥巴马先生讨论了更大的分裂:


比较生命的价值,这不是我们的事。这是在认识到我们的一群同胞正在承受特别的重压。我们应该关心这一点。我们不能忽视它。…


这是要认识到现实,我们有一段艰难的历史,而我们还没有从历史中走出来。而且我们不希望在我的一生,也许不是我孩子的一生,过去的所有创伤都能得到治愈、解决,但是我们可以做得更好。有好心的人可以做得更好。








乔治·W·布什


美国前总统乔治·布什周二就乔治·弗洛伊德事件一事发表声明,表示现在是“我们倾听的时候了”,是美国“反思我们悲剧性的失败”的时候了。



声明全文如下:


劳拉和我对导致乔治·弗洛伊德死亡的残酷窒息感到痛苦,对窒息我们国家的不公正和恐惧感到不安。然而,我们一直克制着发表意见的冲动,因为现在不是发表意见的时候。现在是我们倾听的时候,现在是美国审视我们悲剧性失败的时候了——如果我们这样做,那我们将可以看到美国仍然有修复自己的错误的能力。


许多非裔美国人,尤其是年轻的非裔美国人,在自己的国家受到骚扰和威胁,这仍然是一个令人震惊的失败。在负责任的执法部门的保护下,抗议者为更美好的未来而游行,这是一种力量。这一悲剧,不断发生的类似悲剧,提出了一个早该提出的问题:如何在我们的社会中结束系统的种族主义?


真正能清醒的看待自己的唯一方法,就是倾听那些受伤的和悲伤的人们的声音。


那些试图压制这些声音的人不理解美国的意义,也不理解美国如何成为一个更美好的地方。(注,这里显然是在暗示正在要求加大镇压力度的川普)


长期以来,美国面临的最大挑战就是如何把不同背景的人团结起来,成为一个公正和充满机遇的国家。种族优越感的教条和成见,曾经几乎分裂了我们的国家,现在仍然威胁着我们的联邦。


美国问题的答案在于实现美国的理想,即实现人人生而平等这一基本真理,即上帝公平的赋予人类某些权利。我们常常低估了这一追求的真正进步性,低估了我们所珍视的这些原则对有意或假定的不公正制度造成的挑战。


美国的英雄们,从弗雷德里克·道格拉斯(注,十九世纪美国废奴运动领袖),到哈里特·塔布曼(注,美国废奴主义者,杰出的黑人废奴主义运动家。她本人就是一个逃跑的奴隶),到亚伯拉罕·林肯,再到马丁·路德·金,都是能团结美国的英雄。


他们的使命从来都不适合胆小的人,他们经常揭露这个国家令人不安的偏执和剥削,常常暴露出国家令人不安的偏执和剥削——我们的性格上的这些污点,有时是美国大多数人难以察觉的。我们只有通过被威胁、被压迫和被剥夺权利的人的眼睛,才能看到美国的现实需要。


这就是我们现在的处境。许多人有充分的理由怀疑我们国家的正义,黑人看到他们的权利一再受到侵犯,而美国的国家机构却没有作出紧急和充分的反应。


我们当然知道,只有通过和平手段才能实现持久的正义。掠夺不是解放,破坏也不是进步。但我们也知道,我们社区的持久和平需要真正平等的正义。


法治最终取决于法律制度的公正性和合法性。为所有人伸张正义是所有人的责任。


这需要始终如一的、勇敢的和创造性的努力。当我们努力去了解邻居的经历时,我们就会为他们提供最好的帮助。


当我们平等对待邻居时,无论是保护还是同情,我们就会像爱自己一样爱他们。


有一种更好的方式,那就是同情、共同承诺、大胆行动以及植根于正义的和平。

我相信,只要大家团结起来,美国人民终将会选择一条更好的道路。


我们没有发现布什先生针对他任职期间发生的两起重大案件的公开声明:2005年的丹吉格桥枪击案,新奥尔良警察杀死了两名手无寸铁的人,打伤了其他四人;2006年,纽约市,肖恩·贝尔(Sean Bell)被杀事件。








比尔·克林顿



克林顿在基金会网站上发表了声明,全文如下:


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死后的日子里,不可能不为他的家人感到悲痛——还有愤怒,沮丧和失落,他的死是一系列悲剧和不公正事件中的最新一次,同时痛苦地提醒着一个人的种族仍在决定在美国生活的几乎所有方面他们将如何被对待。


没有人应该像乔治·弗洛伊德那样死去。事实是,如果您是美国白人,您也不会。这个事实是许多人正在感受和表达的痛苦和愤怒的根源,即一生的道路都会因肤色来被衡量和被贬低。五十七年前,金博士(King)(马丁·路德·金)梦想着有一天,“他的四个孩子,不是根据他们的肤色而是根据他们的性格来被评判”。如今,这个梦想似乎更加遥不可及,如果我们继续以不言明的、他们低人一等的假设来对待有色人种,我们将永远无法实现它。


我们需要将彼此视为平等的生命、自由、尊重、尊严和无罪推定。我们需要问自己和彼此那些难题,并认真听取那些答案。


这是我要开始的地方。


如果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是白人,戴着手铐躺在地上,他今天会活着吗?


为什么这种情况不断发生?


我们如何确保每个社区都有其需要和应得的警察部门? 


我能做什么?


我们不能诚实地在分而治之的原则上回答这些问题,我们对他们,转移和推卸我们对所生活的世界的责任。有权力的人应该先走出来——回答问题,扩大谁是“我们”,缩小谁是“他们”,接受责备并承担更多责任。但是我们其他人也必须回答这些问题。 


这是至少是我们能做的,为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的家人,以及所有其他被用肤色而不是品质评判的美国人。国家的未来取决于它。 


克林顿执政期间

发生了多次警察暴行,包括艾伯纳· 路伊玛(AbnerLouima)和安东尼·贝兹(AnthonyBaez)案件。但最具爆炸性的案件是来自几内亚的23岁的阿马杜·迪亚洛(AmadouDiallo),他在1999年2月遭到四名纽约市警察的致命射击。这些警察开了41枪,击中迪亚洛先生19次


迪亚洛的去世到警官无罪释放的那一年,克林顿几乎完全保持沉默。枪击事件发生后一个月,他说“他对最近有关严重的警察不当行为的指控以及继续有关于种族歧视的报道深感不安,这动摇了一些社区对在那里保护他们的警察的信心,”但他没有提及阿马杜·迪亚洛。


判决后,克林顿先生说:我暂时不假装陪审团的客人。但是我知道在美国所有种族的大多数人都相信,如果是一个全白人社区中的白人年轻人,那可能不会发生。







吉米·卡特



卡特当天在一份声明中称,他和他的妻子罗莎琳·卡特“对于近期悲剧的种族不平等事件及其导致的全国范围抗议深感悲痛”,“我们的心和受害者家属,以及所有在种族歧视和残酷暴行面前感到绝望的人在一起”,“我们必须关注种族歧视这一不道德行为。但是无论是自发的还是蓄意煽动的暴力,都不是解决问题的方案”。



现年95岁的卡特是美国年龄最大的在世前总统。他在声明中谈到了自己此前的从政经历,“作为一名来自南方的白人男性,我非常了解种族隔离和不公正对非裔美国人的影响。作为一名政治家,我有责任将平等带给我的州和我的国家”。


卡特回忆起他在1971年就任乔治亚州州长时说的话,他在就职演讲中称,“种族歧视的时代结束了”,然而,“将近50年后,带着巨大的悲伤和失望,我今天再次重申这句话”,“掌权的、有特权的、有道德意识的人必须站出来,对带有种族歧视的警察和司法系统,对白人和黑人之间不道德的经济不平等,对破坏我们团结民主的政府行动说‘不’”。


卡特最后说,“我们需要一个和人民一样好的政府,我们比这更好”。







乔治·布什



已经去世的乔治·布什,在他1991年的执政期间,洛杉矶警官用警棍殴打罗德尼·金。警察的50次以上的重击,打碎了金先生的头骨,并造成永久性脑损伤。


布什先生称这些警官的行为 “令人反感”:


这些可怕的场面激起了我们所有人的要求制止无端的暴力和野蛮行径。执法人员不能超越发誓要捍卫的法律。


这次殴打实在令人反感,而且我认为,没有,没有理由可以解释。这太离谱了。

 

四名军官被控犯有殴打罪,1992年4月,陪审团宣判无罪。判决在洛杉矶引发了为期五天的骚乱,这引发了布什先生在椭圆形办公室讲话中一个不同的反应:


我们昨晚和前一天晚上在洛杉矶看到的不是民权。并与所有美国人都必须坚持的平等的伟大事业无关。这不是抗议传达的信息。这是暴民的残酷,单纯而简单。…


您和我在电视视频中看到的令人不安。我很生气。我感到痛苦。我想:“我该如何向我的孙子们解释这一点?” 害怕甚至有时受到警察暴行伤害的平民和民权领袖们受到了深深的伤害。而且我认识的善良和体面的警察们也同样感到震惊。…


肆意破坏生命和财产并不是对不公正行为的正当表达。这本身就是不公正。不理性,无论多么发自内心,无论如何雄辩,都不是。…


这些都不是我们理想的美国。好像我们在照镜子一样扭曲了我们更好的自我,使我们变得丑陋。我们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我们不能对自己这样做。




 文中乔治·W·布什的发言由加拿大必读编译,经授权转发。





文章来源:纽约华人咨询网公众号,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图片来源:网络    

声明:版权问题,投稿,商务合作请联系:hr@todayfocus.cn

世界观

评论(0)

游客

加载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