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昂贵的失败” 纽约地铁耗资500万疏散流浪者 10人每晚只劝离3个

每年花几百万劝无家可归者离开是否值得?



文 | 新约客

编辑 | 新约客


去年夏天,纽约州长科莫(Cuomo)曾经很痛心地指出,纽约市地铁充斥着无家可归者的 “恶劣 ”现象是 “有史以来最糟糕 ”的。


MTA(Metropolitan Transportation Authority的简称,纽约大都市运输署)开始了一项耗资500万美元的计划,尝试在线路末端的车站劝导无家可归者离开公交系统。


现在,MTA的监察机构给出了一份评估报告。结论令人震惊:


MTA为减少地铁中的无家可归者人口所做的数百万美元的努力是一个——


非常昂贵的失败



据《纽约邮报》的报道,MTA监察长卡罗琳·波科尔尼(Carolyn Pokorny)办公室发现。去年,MTA花费了500万美元,以使无家可归者离开地铁并进入庇护所,但是结果却是:公交系统中有关流浪者的投诉激增,而与无家可归者有关的列车延误仍在继续。


报告说,这是个 “非常昂贵 ”且 “效果微乎其微 ”的计划。


260万加班费 

10人每晚只劝导3人


而这个“非常昂贵”的计划包括至少260万美元加班费的开销,用于MTA警察和承包商包厘街居民委员会(Bowery Residents' Committee,简称BRC,为一家服务无家可归者的非营利性机构)的社会工作者。平均下来,每个10人小组每晚每站只劝导了3名流浪者离开公交。


而监察工作人员在报告里写道:“在监督工作人员观察该计划的夜晚,有一个接受服务的人,就意味着还有几十个明显的无家可归者留在火车上。”


投诉为去年同期两倍 

每月100次延误,一个月500起投诉


尽管MTA付诸了 “非常昂贵 ”的行动,而与无家可归者有关的延误从2019年上半年开始继续上升。监察报告说,今年1月和2月,涉及无家可归者的事件每月造成了100次延误。


与此同时,乘客对无家可归者的投诉,在经过几个月的下降后,在8月份跃升。在2月份,即监察报告现有数据的最后一个月,MTA收到了550起投诉 —— 几乎相当于2019年2月的两倍。


监察办公室在报告中分析:MTA的努力主要是受制于该机构强迫无家可归者离开火车的能力受限,以及大量的社会失败造成无家可归者数量的增加。


纽约州主计长托马斯·迪纳波利(Thomas DiNapoli)办公室的审计员此前就指责BRC的工作人员只花了26%的时间 —— 这是该公司500万美元合同所要求时间的一半 —— 对无家可归者进行面对面的宣传。监察局办公室随后开了调查。


潘恩(Penn)车站的无家可归者。


波科尔尼监察长本人去年曾去大中央车站和宾夕法尼亚车站查看情况,并给该机构发了一封措辞严厉的信,称她 “在离BRC办公室门口几步远的地方就看到有人在垃圾桶里寻求食物,而无家可归者则直接躺在BRC办公室外面的地上”。


监察局要求BRC说明其行踪。然而,MTA并未对该项目进行监督,并且,对无家可归者如果真的接受了BRC的帮助会发生什么事情,也没有明确的了解。


监察组发现,无家可归者的外展服务提供者在记录中,把接受了(宽泛的)服务就当成实现了“安置”。甚至是接受了可能让无家可归者在不久之后就回到地铁中的服务,也算“安置”。


到5月,整个计划被搁置下来。当时MTA采取了前所未有的步骤,每晚关闭系统,将无家可归者清理出去,为列车进行全国清理和消毒。该机构还制定了禁止在车站闲逛的新规定。



延伸阅读

纽约一夜 | 地铁115年来首次停运  2000多名流浪者流落街头



监察组在报告中建议MTA认真审视,当地铁全面重开后,是否值得 "每年花费数百万美元 "在这一计划上——如果值得,需要提供更好的监督。


MTA接受了监察局的调查结果,并承诺会做出改变。


纽约市交通局临时总裁萨拉·范伯格(Sarah Feinberg)表示:“我们同意在建立执法/外联计划之前,应与合作机构进行深入讨论--以明确角色,确定绩效指标,确定明确的目标,并分配收集和报告有关任何计划影响的准确数据的责任。”


去年7月,纽约州主计长迪纳波利发布的一份报告发现,曼哈顿包厘街居民委员会(Bowery Residents Committee)经常拒绝接受游民。




文章来源:纽约华人咨询网公众号,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图片来源:网络    

声明:版权问题,投稿,商务合作请联系:hr@todayfocus.cn

纽约;地铁

评论(0)

游客

加载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