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博士创立,创投教父投资,这家公司要冲击美股最大IPO了

曾参与“击杀拉登”的数据公司是什么样的?



当一个哲学家遇到大数据分析会发生什么?


如果告诉你,这个组合曾帮助美国“猎杀拉登”,你是否会惊讶到瞪眼睛。


在科技圈这个学术大牛亦或商业精英创业者遍地的领域,哲学家似乎显得太格格不入了,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奇怪的碰撞,让一家名为Palantir的大数据分析公司成长为了估值410亿美元的超级独角兽。


最近这家公司宣布了即将IPO的消息,并被认为有望创今年美股最大IPO华纳音乐之后的又一上百亿美元新股。


生而逢时


其实,将Palantir定义为独角兽公司多少有些牵强,原因在于这家公司已经成立了十七年之久。


不过,在成立之后的相当一段时间内,Palantir都相当神秘和低调,其创始人Alex Karp此前更是声称Palantir“没有公关,没有销售,没有营销”,以至于在2014年,它才开始走入公众的视野。


与其他IPO公司一样,Palantir的创始团队和业务是外界最为关注的焦点。


公开资料显示,Palantir是由Joe Lonsdale 在2003年创办的,彼时他只有22岁,后来他说服被称为“硅谷创投教父”的Peter Thiel投资、加盟,并担任联合创始人,不久后,Peter Thiel又找到了哲学博士——Alex Karp联合创业。


Palantir创始人兼 CEO Joe Lonsdale


由此,一个由年轻毕业生,创投教父和哲学博士的创业组合正是集齐。而这样一个奇怪组合看中的领域也十分与众不同,他们主要瞄准的是反恐市场。


有人说,如果要创业成功,一定要借助大势,Palantir也是如此。


当时的背景是,在发生911恐怖事件后,美国又开始了既打阿富汗战争又进行伊拉克战争的双线战争,恐怖事件越来越多。


而Palantir的主营业务就是:收集大量数据,帮助非科技用户发现关键联系,并最终找到复杂问题的答案,其还一度被称为“数据包工头”。


据报道,只要给该公司所谓的“前沿部署工程师们”几天时间,让他们分析、标记和整合所有零碎的客户数据,Palantir就能弄清楚各种各样的问题,例如恐怖主义、灾难响应和人口贩卖。


Palantir公司大楼,图片来自网络


而这样的定位也让Palantir的客户在一段时间内十分单一,可以说只有美国政府,其中包括了美国国家安全局(NSA)、美国联邦调查局(FBI)、美国中央情报局(CIA)和很多其他的美国反恐和军事机构。


不久后, Palantir便探索出了稳定的盈利模式,业务也进入到了一个循环:分析情报、打击目标、将打击中获得的新情报与现有情报一起分析、根据新的分析结果发起下一轮打击。


另外,类似Palantir做2G(跟政府交易)生意的公司,碍于业务的机密性很少宣传,大部分时候是处于闷声发大财的状态。


即使Palantir再低调和神秘,但依旧挡不住投资机构对它的兴趣。截止到现在,Palantir已经完成了19轮融资。


虎嗅根据公开资料整理

 

2G转2B,没那么容易

 

然而,只做情报机构的市场显然不能满足这个创业团队的野心,于是,Palantir开始向企业市场进军。


据Palantir官网显示,其主要提供两种服务:分别面向政府和制造业。一个是Palantir Gotham, 主要是应用于国防与安全领域;另一个是Palantir Foundry,主要应用于制造业自动化。


目前,可以在其官网上看到,Palantir在法律、医药、健康、投资等16个领域均有了成熟的解决方案。


图片来自Palantir官网


需要指出的是,与传统企业一样,Palantir从2G转向2B经历了付出、阵痛和质疑,甚至失败。


要想进行转型,首先要做的就是证明自己在企业市场的能力,并找到一个标志性的企业用户。关于第一点,Palantir选择通过并购动作来快速弥补新业务所需的能力版图。


据了解,Palantir很早就有了进入企业市场的念头,但直到2010年才有了第一个商业客户,随后,其便果断开始了“买买买”的道路。


  • 2013 年 2 月,收购语音邮件服务 Voicegem;
  • 2014年7 月,在一个月之内连续收购社交测试服务公司 Poptip 和移动应用孵化公司 Propeller;
  • 2015年初,收购一家提供全渠道营销平台的创业公司 Fancy That;
  • 2016年初,收购API厂商Kimono Labs,8月10日,收购大数据可视化公司Silk;


收购动作进行的同时,Palantir也如愿以偿了拿下了企业市场,其商业客户包括美国银行、新闻集团、摩根大通和好时等公司。


据悉,到 2013 年年底的那一轮融资之时,它们已经有 60% 的订单来自于非政府客户,2014年,《福布斯》曾估计Palantir非政府客户收入将达到4.5亿美元。在2015年,Palantir向金融和医药行业进军,华尔街开始采用该公司的软件探测欺诈行为和评估贷款风险,并一度成为了Palantir的最大客户。


但好景不长,同样从2015年开始,Palantir 连续丢失了包括可口可乐、摩根大通等多个重要客户。


Palanitr曾为可口可乐等大公司服务,图片来自网络


一方面,或许是长期受惠于政府部门订单的影响,在跟商业公司打交道时,Palantir表现得非常强硬,另一方面,Palantir还希望对方公司和他们签订长达五年期的“联盟”式的合同,而这些合同收费高昂。


要知道,在最开始,Palantir每次的服务费用常常低于100万美元,而这仅仅相当于竞争对手所报价格的零头。


据Buzzfeed报道,可口可乐希望Palantir能够通过对消费者数据的分析帮助恢复健怡可乐在北美的销量,但被Palantir给出的报价被吓退了——合同显示,在第五年这个价格会上升到1800万美元。


在这些终止合约的客户眼里,Palantir 的服务带来的效果与他们缴纳的高额费用显然不匹配。


大客户的丢失对Palantir 的打击很大,这也让实现盈利的目标难上加难。


于是,为了控制成本,Palantir 对员工的福利开始收紧,同时开发出旨在可以适用更多平台的自动化系统“ Palantir Foundry”。这样,Palantir 不再需要对每个客户进行定制服务,省去了大量人工费用。同时,Karp也不得不开始招聘销售人员,并着手解决此前拓展业务时留下的现金回收率低的问题。


总之,Palantir的转型之路并未达到预期,还导致了估值的缩水。一份机密文件显示,截至2015年9月30日,Founders Fun给予Palantir估值为127亿美元,较Palantir在最新一轮融资中获得的206亿美元估值低了38%。


营收10亿美元的上市魔咒?


不可否认,从2003年成立至今,资本市场一直在热捧Palantir,业内也相信Palantir将很快走上上市之路。


但Alex Karp和公司其他高层一直向外界重复,他们没有任何上市的计划。


Karp对Palantir上市的态度很明确,在2014年,他曾这样告诉纽约时报的记者:“上市对我们公司的文化、业绩都是有腐蚀性的。”但同时,他也坦白每天都会有等得不耐烦的投资人来找他。


对于Palantir迟迟不上市的原因,外界曾猜测,像Palantir这样以2G起家的企业,将自己与政府机构、银行金融之间的隐秘关系公之于众还是存在风险的。


正当外界对Palantir上市猜测纷纷之时,打脸Karp的消息也非常快地赶来了。


在2015年,有消息称Palantir将进行IPO,随之而来的还有2014年Palantir的销售额达到了10亿美元的好消息。所以,与其说是怕暴露客户隐私,倒不如说Palantir在等一个营收突破,等一个盈利期。


不过,Palantir IPO的消息并没有成真,而是不了了之。值得一提的是,往后的几年中,相同的戏码上演了两三次。


比如,2019年,Palantir 再次宣布将进行IPO,其高管披露,在2018年Palantir也仅创造了近10亿美元的收入。如今,IPO再次被提上日程,Palantir内部预计2020年的营收将达到10亿美元。


细心的人很容易发现,每次Palantir宣布要进行IPO,必有一个前提是前一年的营收达到10亿美元,这仿佛是一种执念,一个魔咒。


“硅谷创投教父”Peter Thiel为Palantir站台,图片来自网络


可实际上,10亿美元并不是一个能让投资方满意的数据,据参与公司2015年融资的人士透露,当时Palantir曾预计进行IPO时,其营收可以达到40亿美元。


但伴随着时间的推移,Palantir实现盈利仍旧存疑,其背后资方的退出时间也越发变得不可预期,这可能让投资方有了一定的妥协。


这种焦虑在2016年尤其明显。


彼时,公开市场的行情下滑,Palantir上市的可能性正在变低,加上一些赚的盆满钵满的早期投资者在次级市场折扣出售,使得共同基金持有的份额即时变现价值降低,进而导致的结果就是估值被下调。


另一个事实是,当下大数据技术概念股正在被AI、自动驾驶,机器视觉等新势力所替代,某种程度上Palantir已经错过了IPO最好的时候。


不过,一个好消息是,今年的美股IPO市场在受到疫情影响被迫中断后,近期有所恢复,一系列新股均有不俗的表现,一定程度上打消了硅谷企业对于疫情冲击的担忧。


另据彭博社报道,Palantir 在其股票公开交易前的最后一笔投资中,获得了Sompo Japan Nipponkoa Holdings Inc.5亿美元的融资。而此次注资减少了该数据公司通过首次公开募股IPO筹集资金的需求。


值得一提的是,根据Palantir最新披露文件显示,公司收入能够获得快速增长的一个重要原因是,新冠状病毒在美国肆虐后,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开始使用Palantir的软件以帮助美国政府分配其卫生资源。


可见,Palantir虽然错过了IPO最好的时机,但选择今年上市也算是抓住了短期内最合适的时机,至少,现在还能保住百亿估值,冲一下美股年度最大IPO,想必这也是投资者和创始团队所乐见的。




文章来源:硅谷洞察公众号,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图片来源:网络    

声明:版权问题,投稿,商务合作请联系:hr@todayfocus.cn

商业;数据公司;独角兽

评论(0)

游客

加载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