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之下,窥视日本情人酒店消亡史

日本受疫情影响最大的是旅游业,这其中数酒店行业受影响最为严重。


酒店人指南

因为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截止4月底日本全国已经受理100家与疫情相关的破产事件。

来源:东京新青年
作者:萝啦啦

其中,在各行业中酒店旅馆排名第一。



其他未申报破产的酒店经营方,也都因此受到巨大影响。

一直作为边缘性住宿业的日本情人酒店,也在这次疫情中受损严重。


娱乐周刊也特别对情人酒店行业的进行了采访。


其中一位在歌舞伎町工作的经营者表示,从2月开始海外游客已经大幅度减少。


这让专做游客生意的同行们,都在受到大范围影响。



除了繁华商圈的情人酒店外,其他地区的经营者也都深处困境。

东京莺谷的一位经营者虽然做出了降价促销方式,但原本接待情人用的客房,现在入住的都是单身出差人士。

而且从3月开始客人锐减,现在每天都是零入住状态了。

疫情来临之前,很多夫妻会选择去情人酒店度过周末的两人时光。

现在居家办公,夫妻间相处时间变多。不仅没有增进感情,反而引发了不少矛盾,去情人酒店更是不可能了。



一些经营困难的情人酒店,选择向银行申请小额贷款渡过难关。

在关西经营着100家情人酒店的A先生,在满怀信心的向“旅馆业”递交了贷款申请后,却被拒绝了。

理由则是因为情人酒店经营范围,有可能超过“旅馆业”要求。

“明明说着没有歧视,而且我们是合法经营却拿不到贷款。”

和A先生一样,大批情人酒店经营者都难以摆脱现金流中断带来的危机。

如果疫情再不结束,这些情人酒店恐怕撑过今年。



说起日本情人酒店,很多人第一印象都是和色情相关。

实际上,诞生于上世纪50年代的情人酒店。最初它的受众群并不止于情人间,更多的是夫妻。


当时日本建筑多为木质结构的一户建,门窗为纸质结构,墙壁也不具备隔音功能。

这让很多和父母手足一起居住的夫妻,很难堵住隔壁人的耳朵。

情人酒店正是以这个群体为主要客户群而诞生的。

发展十几年后,瞄准风俗业的情人酒店开始在红灯区布局,并开设了餐食酒水等服务。


到了70年代,情人酒店开始进入快速发展期。

激烈的竞争下,商家们纷纷把“差异化”作为卖点进行包装。不仅将房间布置成各种不同风格的主题房,也为偷情和买春的客人提供了无人前台等服务。

90年代泡沫时期,情人酒店进入鼎盛期。


商圈内几步一间的情人酒店,为了招揽生意各显神通。

从电车、教室、游乐场主题房间,到护士装等制服道具,再到各类成人玩具。

能够挑逗到客人的方法,无所不用其极。光顾情人酒店,也成为当时情侣们的一种时尚娱乐方式。

甚至于在每年情人节和平安夜,及法定节假日前,情人酒店往往一房难求。



有人粗略统计,日本有一半人的性行为都发生在情人酒店里,更有很大比例婴儿都是在情人酒店的床上成功着陆的。

情人酒店无疑是90年代日本色情业中,最具神秘吸引力的一张名片。



进入21世纪,多数存在隐匿经营问题的情人酒店,在日本法律的严厉的审查下开始进入瓶颈。

而真正阻碍情人酒店发展的,却是整个日本最大的危机——“全员性冷淡”。

泡沫经济时期过后,意识到努力也难出头的日本年轻人开始“佛系”人生。



对成功没有满足欲,对金钱没有占有欲,就连性欲也都一并省略。

根据日本国立社会保障与人口问题研究所发表的调查数据显示,全国30岁以下女性中,27%的人是处女。而没有过性生活经验的日本男性,更高达36%。

“无欲社会”正在吞噬日本每一个角落,当然也包括情人酒店。


为了自救,日本情人酒店在最近几年不断推出新产品。并把客户群扩大到闺蜜、亲友团等群体。


从不限时卡拉OK、名牌美容仪、酒水放题等各种附加产品外,有点酒店还推出500种圣代免费享用等甜品主题。


一些情人酒店把房间改建为女生喜爱的可爱粉红色系。还提供免费化妆品、可爱睡衣和派对道具等,让女生们把这里作为聚会场所来使用。

去情人酒店开女子会,也是近两年闺蜜们最时尚的party方式。


但突如其来的疫情,让不少情人酒店再次陷入困境。

面对高额的各种运营费用,日本情人酒店都在顽强抵抗着“经济寒冬”。但未来又将何去何从,也继续困扰着经营者们。


对此你怎么看,欢迎大家来与我们留言互动。


酒店餐饮业的朋友们,我们经历了非典,经历了2013年的限“三公消费”,也经历过无数因政治、环境、大事件产生的一次次冲击。

这次,我们都是赴考人。希望,待考成归来,我们共享春天。



文章来源:酒店人指南公众号,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图片来源:网络    

声明:版权问题,投稿,商务合作请联系:hr@todayfocus.cn

疫情;酒店;日本;情人酒店

评论(0)

游客

加载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