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选倒计时100天:做出“惊人转变”的川普能扭转颓势吗?

举行白宫简报,带上口罩,放弃大会,听从科学





  100  
川普的“惊人转变”能扭转颓势吗?



来源:华尔街日报、纽约时报、CNN等

编译 :Schnappi  Deng 



今天距离2020年大选只有100天了,是一个重要的里程碑,在冠状病毒大流行的大背景下,拜登和川普总统基本上未能按照选民的预期进行竞选活动。这最终将如何影响选举结果尚不清楚,但最近的民意调查给这位民主党挑战者带来了鼓舞人心的消息。


01

拜登在各项民调中处于领先


在Real Clear Politics的全国民调中,拜登领先川普近9个百分点。根据哥伦比亚大学(Columbia University)政治学家罗伯特·埃里克森(Robert S. Erikson)和得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University of Texas at Austin)的克里斯托弗·莱兹恩(Christopher Wlezien)编制的历史民调平均数据,这是自1996年克林顿总统竞选连任以来,在这个周期中目前这一差距最大的候选人。(他们计算历史每日民调平均值的方法与Real Clear Politics的方法有些不同,但这些数据为比较当前的竞选提供了合理的基线。)


以下表格显示了在选举前的100-200天内,民意调查的平均数是如何波动的。



但或许比两位候选人之间的差距更值得注意的是,竞选迄今为止的稳定性。拜登和川普的民调差距非常小,过去六个月,两人的平均支持率仅相差几个百分点。自1992年以来,最终的全国普选几乎总是在100至200天内的平均投票范围内。


拜登一直保持着对川普总统的稳定领先优势,但这种优势能维持下去吗?


在竞选活动这个阶段,平均民调排名与最终的全国普选之间的相关性非常强。几乎所有的落选者都是在平均100天内两党投票中得票率超过60%的候选人。尽管那些最终的胜利者看到他们的支持率在选举日之前有所下降,但大多数仍然以可观的优势获胜。



目前,川普在两党投票中的得票率略高于45%,低于1988年以来任何一位最终的普选赢家。但值得注意的是,时任副总统的乔治·布什(George H.W. Bush)克服了最终赢家100天内最大的逆差——近20个百分点——这要归功于他的对手迈克尔·杜卡基斯(Michael Dukakis)的一系列失误,以及对民主党候选人的猛烈抨击。


此外,在过去20年中,有两位候选人在选举人团投票中落败:2000年的阿尔·戈尔和2016年的希拉里·克林顿。


普选票和选举人票之间的分歧可能是2016年最持久的教训。虽然全国民调是自1936年以来估计普选票数最准确的民调之一,但Real Clear Politics的最终平均值显示希拉里领先3.2个百分点,而她的实际普选票数差距为2.1个百分点。川普在密歇根州、宾夕法尼亚州和威斯康星州等关键州以微弱优势获胜。由于种种原因,该州的民调未能达到预期目标。




02

白宫、参议院、众议院竞争情况



在距离竞选还有100天的时候,白宫、参议院和众议院的竞争情况如下:


1、众议院


虽然共和党人可能在2019年伊始就抱着希望,希望能够重新获得18个席位,以夺回在2018年失去的多数席位,但这些希望已经破灭。目前,鉴于川总统在全国——尤其是在郊区——的惨淡民调数据,众议院共和党人的目标是避免席位的大幅流失,以免在未来10年沦为少数派。目前还不完全清楚他们是否能够避免这种噩梦。


共和党人面临的问题是他们在筹款方面的巨大差距。


根据 "响应政治中心 (Center for Responsive Politics)"的数据,截至7月1日,民主党众议院候选人在本次选举中已筹得4.57亿美元,而共和党候选人则为3.65亿美元。而在竞争最激烈的比赛中,差距更大:在6月和7月举行初选的十几场竞争最激烈的比赛中,民主党现任候选人手头的资金几乎是共和党的九倍——4000万美元对450万美元。


将不断下降的国家环境与这种筹款问题结合起来,对共和党人来说,这就是众议院灾难的秘诀。


2、参议院


在2020年选举之初,你很难找到一个全国性的政治盘口专家愿意预测民主党将在11月3日重新夺回参议院。


虽然原始数据看起来不错——共和党增加了23个席位,而民主党增加了12个席位——但对少数党来说,形势却不那么有利。只有两名共和党现任参议员——科罗拉多州的科里·加德纳(Cory Gardner)和缅因州的苏珊·柯林斯(Susan Collins)——在希拉里·克林顿2016年赢得的州竞选。这意味着共和党的23个席位中有21个是川普四年前赢得的。


然而,随着选举的进行,前景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这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川普的财富迅速下滑,以及共和党现任议员竭力与他保持距离。


在亚利桑那州,参议员玛莎·麦克萨利(Martha McSally)在与前宇航员马克·凯利(Mark Kelly)的竞争中显得死气沉沉。加德纳在与前州长约翰·希肯卢珀(John Hickenlooper)的竞争中深陷困境。而柯林斯正面临着她政治生涯中迄今为止最大的挑战,即州众议院议长萨拉·吉迪恩(Sara Gideon)。


而这三个席位只是参议院共和党人问题的开始。佐治亚州的两个席位都岌岌可危,北卡罗来纳州参议员托姆·蒂利斯(Thom Tillis)、爱荷华州参议员约尼·厄恩斯特(Joni Ernst)、蒙大拿州参议员史蒂夫·戴恩斯(Steve Daines)以及堪萨斯州的空缺席位也是如此。


相比之下,民主党只有一个真正的问题。阿拉巴马州参议员道格·琼斯(Doug Jones)将在秋季与前奥本大学教练汤米·塔伯维尔(Tommy Tuberville)对决。


相比之下,民主党只有一个真正的问题:阿拉巴马州参议员道格·琼斯(Doug Jones),他将在今年秋天与奥本大学前教练汤米·塔伯维尔(Tommy Tuberville)展开竞争。由于该州共和党的强势倾向,琼斯很有可能把一切都做得完美无缺,但还是会输。


这一切意味着:如果拜登入主白宫,民主党有广阔的竞争空间来赢得他们所需要的三个席位,如果川普连任,则需要四个席位。


3、白宫


对于总统的支持者来说,这是没有办法掩饰的——如果今天举行总统选举,川普不仅会输掉白宫,而且会输得很惨。


川普上一次在全国性民调中领先前副总统拜登是在2月中旬;据CNN的民调显示,拜登以52%对40%的优势领先现任总统。


对川普来说,摇摆州的形势其实更为严峻。目前,他在2016年以来的每一个摇摆州都落后于拜登,而在德克萨斯州和亚利桑那州等几个长期对共和党友好的州,似乎也面临着严重的威胁。


大多数公众不赞成川普对冠状病毒大流行的处理方式。而对选民来说,冠状病毒大流行是最主要的问题,尤其是那些住在郊区的女性选民,川普迫切需要在她们中间赢得支持,才能有机会在全国范围内获胜。


随着他在应对疫情方面的支持率下降,他的总体支持率以及他在与拜登的假想对决中的地位也在下滑。


如果说问题是显而易见的,那么解决方案就不那么明显了。即使川普在病毒问题上尝试新的基调——就像他本周所做的那样,在冠状病毒简报会上宣传戴口罩的必要性,并更加严肃地发言——也不完全清楚这会不会改变人们对他的看法。



华盛顿邮报和美国广播公司新闻部本月早些时候公布的一项民调显示,在选民更信任哪位候选人应对冠状病毒的问题上,拜登有20个百分点的优势。而认为川普对危机处理不当的选民,对这一观点的热情远高于认为他在处理危机方面做得不错的选民。


这就是距离川普竞选连任还有100天的时候所面临的现实。再多的推特或福克斯新闻的采访也不会改变它。



03

川普为大选作出“惊人转变”



一度袭击了纽约州和加利福尼亚州等民主党州的新冠病毒,如今以令人担忧的力量席卷了全美,并直接影响了川普与民主党候选人拜登的大选竞争。


几个月来,川普总统一直在贬低拜登,称他是一个戴着口罩蜷缩在地下室的对手,试图淡化一场威胁美国健康的流行病的严重性。可是随着全美各州确诊病例的不断攀升,感染病毒死亡人数和重症监护病房患者数的急剧增加却说明了一切。


但随着川普的支持率开始下降,他突然宣传戴口罩,以及取消了佛罗里达州杰克逊维尔的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周四,川普勉强承认了疾病和恐惧已经改变了政治格局的现实。


佛罗里达州迈阿密泉市的一个病毒检测站点


总统对病毒的处理不仅是政策上的失败,也是政治上的失败。川普对病毒的回应非但没有强化他对拜登的立场,反而帮助了他的对手。


达特茅斯学院(Dartmouth College)的政治学教授琳达·L·福勒(Linda L. Fowler)说,“新冠病毒蔓延的速度终于追上了川普。当这种疾病在各州肆虐时,他却能假装它没有发生。但现在,形势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他的人民正受到伤害,这一点从不断下滑的民调数字、共和党国会候选人面临的问题,以及该党的忠实支持者不愿参加大会的事实都可以看出。”


就在川普宣布取消佛罗里达州大会的几个小时前,他充分认识到了自己路线的政治风险。


昆尼皮亚克大学(Quinnipiac)的民调发现,拜登的支持率在佛罗里达州领先川普13个百分点,这惊人的差距让人想起了2000年的总统大选,当年艾尔·戈尔(Al Gore)和乔治·布什(George w . Bush)的竞选数据就能表现出,数据决定了一个国家总统的诞生。


过去两周的全国民调显示,川普在疫情问题上与全国疫情数据有着极大的脱节,与拜登形成对比。



大多数美国人支持使用口罩,并对学生重返学校或城市重新开放感到担忧。他们已经对总统领导美国走出危机的能力或意愿失去了信心,而这种民众的失望对拜登来说无疑是有利的。距离大选还有不到四个月的时间,川普目前别无选择,只能尝试改变路线。


周五,工作人员在白宫举行新闻发布会上分发口罩


就目前而言,取消佛罗里达州大会似乎也对民主党有利。民主党人有条不紊地削减了他们的会议,没有任何戏剧性的场面,也没有引起多少注意,以适应不断恶化的病毒现状以及医疗专业人士对大型集会的警告。相比之下,川普和他的政党是在无意中做出这个决定的,这是一个漫长而混乱的过程,包括在最后一刻将共和党代表大会从北卡罗来纳州转移到佛罗里达州。


川普一直是形象塑造大师,他希望与拜登形成对比,淡化病毒的严重性,推动开放城市,举行大型集会,并参加他希望在杰克逊维尔举行的大会。他的立场让人回想起共和党长期以来把自己描绘成一个不屈、坚韧和自给自足的政党——一个所谓的力量之党,这也让人想起川普在纽约做房地产开发商时的那种趾高气扬。


但在过去两周,沃尔玛(Walmart)、塔吉特(Target)、CVS和麦当劳(McDonald 's)都出台了口罩要求。参议院共和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开始戴着口罩出现在国会大厦。如今,不戴口罩的川普比起带着黑色口罩出现在竞选活动上的拜登显得更为滑稽。


此次会议的取消,再次说明新冠病毒已经彻底颠覆了2020年的竞选。川普屈服于压力,取消佛罗里达州会议的决定,显示了他在新冠暴发期间试图赢得连任的过程中正在应对的逆势。


俄克拉荷马州塔尔萨新冠病例激增。川普坚持在那里举行拥挤的集会,这是对杰克逊维尔大会可能产生的政治破坏性后果的警告。


对川普竞选活动感到绝望的共和党人在他过去一周的变化中找到了安慰:举行白宫简报,戴上口罩,放弃大会,听从科学。他们将其归因于竞选团队的人事变动,当时川普任命比尔·斯特皮恩(Bill Stepien)为竞选经理,而把布拉德·帕斯蒂尔格(Brad Parscale)赶下了台。


2004年乔治·布什(George W. Bush)竞选连任广告的负责人马克·麦金农(Mark McKinnon)说。“对于一个讨厌犯错,讨厌让步,最糟糕的是,讨厌被视为软弱的男人来说,这是一个惊人转变。


"这场总统竞选将趋于激烈,"斯科特·里德(Scott Reed)说,他是1996年竞选总统的共和党参议员的竞选经理。“经济正在保持强劲,现在所需要的就是一种疫苗,给这个国家带来希望和对未来的乐观。”



文章来源:纽约华人咨询网公众号,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图片来源:网络    

声明:版权问题,投稿,商务合作请联系:hr@todayfocus.cn

川普;大选倒计时

评论(0)

游客

加载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