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省博疫后特展,吉金闪耀下的曾国七百年

不止曾侯乙,还有曾候丙、舆、犺、谏



曾经有这样一个国家

它不见于史书的记载,却拥有700多年的悠久历史

它偏居南方一隅,却创造出了极尽灿烂的物质文化

关于它的考古曾震惊世界,却也留下众多谜团……

它就是「曾国」

曾侯乙的那个曾国



1978年5月,考古人员在湖北随州发掘了大名鼎鼎的「曾侯乙墓」,随着一万五千多件珍贵文物的出土,名不见经传的「曾国」也以华丽的姿态闯入世人眼中。


曾侯乙墓中出土的禁止出境展示文物



如今,四十多年过去了,关于这个神秘的「曾国」,还有什么新的考古发现吗?


有!


不仅有,而且还很多、很重大!


2011年到2019年,与曾国相关的考古发现先后4次入选「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创造了中国考古学史上的一个神话。



2011年的湖北叶家山早期曾侯墓地

2013年的湖北随州文峰塔东周曾国墓地

2014年的湖北枣阳郭家庙曾国墓地

2019年的随州枣树林春秋曾国墓地

 

——入选「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的4个曾国考古发掘项目



这一系列的发掘,不仅又挖出了大批曾国的宝物,也为我们勾勒出了曾国那不见史载的七百多年漫长历史。


2020年9月12日,湖北省博物馆推出疫后第一场特展《华章重现——曾世家文物特展》,用50余件珍贵的曾国重器(其中还包括8件2019年从日本追回的「曾伯克父青铜组器」),为我们再现了吉金闪耀下的曾国七百年。






公元前1046年,周武王率众攻破商朝都城朝歌,推翻商朝,建立了周朝。


此后,为了加强对周边地区的控制,周王室开始施行分封,把同姓宗亲和功臣谋士分封到了各地,这其中就包括在江汉地区分封的一个同姓诸侯国——曾国。


2011-2013年间,考古人员在湖北省随州叶家山发现了一处大型贵族墓地,出土的很多器物上都有「曾侯」字样的铭文,而且器物显示出明显的晚商西周风格,表明曾国的历史可以上溯到西周早期。


西周早期流行的方座簋,叶家山27号墓出土

表面装饰兽面纹的商代风格方鼎,叶家山1号墓出土

叶家山2号墓中出土的「斗子鼎」铭文中记载的一次会盟,很可能就是西周初年周成王召集各地诸侯举行的「岐阳之盟


根据一些线索,我们甚至可以推测出第一代曾侯的身份。


出土于叶家山111号墓的「犺作南公簋」


叶家山111号墓葬中的这件铜簋,其铭文记载它是「曾侯犺」为他的祖先「南公」所作。据推测,「南公」指的就是第一代曾侯,也就是曾经辅佐周文王和周武王完成了建国大业的一代名臣南宫适。


西周初年,为了加强对南方的控制,周天子将南宫适分封到了湖北随州一带的江汉地区,曾国就此登上了历史的舞台,成为周王朝经略南方地区的战略要地。





西周晚期到春秋早期,曾国的势力不断壮大,占据了汉东、汉北直至南阳盆地一带的广大区域,成为了不折不扣的「汉东大国」。


1966年,苏家垄曾国墓地出土的一组九鼎,直接彰显了曾国在此时的大国气派。


苏家垄出土的九鼎,按照当时的礼制,理论上只有天子才能享有随葬「九鼎」的资格


考古学家在苏家垄遗址中发现的一件青铜壶,也证明了曾国重要的战略地位。


苏家垄遗址出土「曾伯桼壶」


从铭文来看,这件器物和国家博物馆收藏的「曾伯桼铜簠 」应该是同属于一位被称为「曾伯桼」的曾国贵族。


国家博物馆藏「曾伯桼簠」盖


在「曾伯桼簠 」的铭文中有这么四个字「金道锡行」,意思就是要求曾国要保证制作青铜器的原料运送畅通。


近年来,考古学家又在苏家垄遗址发现了大规模的冶铜遗址。这些证据加在一起,足以说明曾国在当时的战略位置非常关键,担负着为中原王朝打通东南地区,保证铜料供应的重要使命。


除了作为周王室经略南方的据点以外,曾国还和南方的超级大国——楚国关系匪浅,两国曾经多次进行政治联姻。


「楚王媵随仲芈加鼎」,这件器物应该是楚王将自己的姐妹或者女儿嫁给曾国国君时的一件嫁妆。





春秋晚期到战国早期,王室持续衰微,诸侯列国各凭本事在乱世中生存、扩张。


此时的曾国,作为周王朝曾经经略南方地区的桥头堡,早已失去了「汉东大国」的地位,最终沦为不断强大的楚国的附庸。


此时曾国的器物,基本上都带有明显的「楚风」。甚至比楚更楚,如一些曾侯乙墓的青铜器就被认为是楚式青铜器的典范。


文峰塔墓地M8(曾侯丙墓)出土的楚式青铜大鼎


在文峰塔4号墓出土的一件甬钟铭文里,更是直接出现了「左右楚王」(跟随、辅佐楚王)的字样。这与曾侯舆甬钟上追述祖先功绩时写到的「左右文武」(跟随、辅佐周文王、周武王)形成了强烈对比,赤裸裸体现了乱世之下的丛林法则。


文峰塔墓地1号墓(曾侯舆墓)中出土的青铜甬钟(复制品)


另外,曾侯舆甬钟的铭文还记载了一段著名的战国往事,对揭开「曾随之谜」起到了关键作用。


铭文中说,曾国曾经在吴国跟楚国的战争中庇护过楚王。而《左传》记载,吴王阖闾攻打楚国时,楚昭王曾经逃往江汉地区的「随国」,并在此后借助秦国的力量成功复国。


考古挖出来的「曾国」,与史书中记载的「随国」,二者都位于江汉地区,都庇护过楚王,这很难解释为巧合,综合其他证据考虑可以推断,「曾」即是「随」。如同「荆」和「楚」,是一国两名。





除了近年来考古所得,本次展览还展出了去年刚从日本追索回国的「曾伯克父青铜器组」。这组青铜器应该是在随州一带被非法盗掘,然后倒卖出境,差点在日本被拍卖,最终在公安部门与外交部门的努力下才成功回归。


曾伯克父青铜器组一共8件,造型精致、制作精美,且每件都带有自名,是我国近年来从海外追索回国的价值最高的一批回归文物。


曾伯克父器组回归后曾在国家博物馆展出,这也是它们首次回到湖北老家。希望这些失而复得的曾国瑰宝,能带给疫情之后的家乡人民一丝情感的慰藉。


曾伯克父鼎&簋


曾伯克父盨


曾伯克父壶


文章来源: 古猫丨陪你去看博物馆公众号,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图片来源:网络    

声明:版权问题,投稿,商务合作请联系:hr@todayfocus.cn

博物馆;展览

评论(0)

游客

加载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