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中国家长好好说话怎么这么难?在平和教“幸福”的老师,找到了万能亲子沟通法

通过沟通获得幸福

 看点    在长时期的网络课后,许多家庭的亲子关系出现了矛盾。随着新学期的开始,对于接下来的学习,家长和孩子双双产生了焦虑。有什么方法既可以化解眼前的焦虑,又可以重新建立起家长和孩子沟通的桥梁?平和学校积极教育老师张梦娇从自身经历出发,结合教育实践经历,给出了一套沟通法则来帮助家长朋友们。


文丨Luna    编丨Luna


一到开学季,“神兽归笼”成为了许多家庭的关键词,许多家长想迫不及待地把孩子“塞”回学校。比如,在上海,就有家长记错了开学日期,把孩子送到校门口,放下就走,最后还是民警联系到了家长,送回孩子。



不过,在这份急切的背后,也藏着疫情下亲子相处的辛酸。“超长待机”的学期,家长和孩子相处的时间大大增加,家长对孩子学习、生活各方面变得更操心,相应地,亲子间的矛盾也逐渐升级。

 

疫情期间,因为家长和孩子产生矛盾,甚至到不得不报警处理的新闻也多有报道:


5月31日,江苏一家长报警,称自家孩子为了玩平板电脑,用剪刀把父亲两次戳伤,家里人说话现在不管用,希望民警能帮助教育。


7月21日,江苏一男孩报警,称父亲在房间安装监控,认为其父亲的做法侵犯了自己的隐私权,要求民警逮捕父亲。


7月28日,河北有群众报警,称自己正在上初中的孩子两天前和家人发生争吵后离家出走。


从母慈子孝到鸡飞狗跳,好像就只差一点火药。新学期的开始,更加剧了焦虑情绪的产生:一方面是为了新学期担心:不想学习怎么办?学不好怎么办?交不到朋友怎么办?

 

另一方面是为亲子关系感到困扰:有些家庭里,孩子和家长的关系好像降到了冰点,孩子对家长的态度就是不想听、不同意、不高兴。

 

那有没有办法能够从根本上改变这种情况?

 

负责平和学校积极教育的张梦娇(Joyce)老师对此有自己的一套解读。为了找到答案,外滩君和张梦娇老师进行了一次深入的交流。


张梦娇(Joyce)

美国哥伦比亚大学 发展和教育心理学硕士

清华大学 积极心理学认证指导师及特聘讲师

格育文化联合创始人


张梦娇老师认为,亲子关系是生命中的第一份关系,直接影响到孩子今后的人格养成和人际关系,也直接影响今后的亲密关系和交友。


她从家长、孩子、学校三个方面剖析了亲子关系中家长焦虑的缘由、孩子叛逆的原因,也通过积极教育的方法,指明了一条通往和谐关系的道路

 

亲子关系里的雷全都踩了一遍,

直到遇到积极教育,才看到了希望


和张梦娇见面时,她脸上总是带着笑意,就和她进行的积极教育的名称一样,她言语之中散发出像太阳一样温暖的光。

 

而她还有长长的一串和积极教育相关的title: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发展和教育心理学硕士、清华大学积极心理学认证指导师及特聘讲师、格育文化联合创始人、中华国际积极心理学协会副理事…… 


在进入平和教育以前,她还曾在情商教育、美国纽约爱文世界学校、美国纽约联合国、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学校教育研究从事心理学相关的工作。


张梦娇与“积极心理学之父”Martin Seligman合影


但是,和她开朗的外表不太一致的,是她一路走来的经历。心理学专业有个奇特的现象,有不少人是为了“疗愈自己”才学心理学,而张梦娇却是在辗转中发现积极心理学疗愈了自己,才选择扎根在这个领域

 

回忆起童年的家庭生活,痛苦的印象似乎总是比幸福的时刻更让她印象深刻。


在张梦娇还不记事的时候,父母就选择了离婚,相伴而来的是双方对女儿的争夺。于是,当时还在上寄宿学校的张梦娇每周都要乘坐不同方向的校车,一周回爸爸家,一周回妈妈家。

 

“我那个时候才一年级,我不知道怎么跟我的同学说,反正特别尴尬。”

 

但更尴尬,以及更痛苦的事还在后面。

 

父母离婚后,仍然在张梦娇面前指责对方,说对方的坏话。而她能做的,只有在心中反问“这难道是我的错吗?”,直到气急了,能说的也只有一句“那你们别生我好了!”

 


就这样,张梦娇带着幼时的伤痕进入了青春叛逆期。那时,她甚至恨过妈妈,因为妈妈虽然看起来和蔼可亲,可是不管自己做什么都只会被骂。虽说是出于爱子之心,但种种言语都像刀子刺进心口。

 

“我花了这么多钱给你去读书,你对得起我吗?”


“哭哭哭,哭有什么用!”


“诶诶诶,这个我说了几百遍了,你怎么还是这样啊!”


这也不对,那也不对,既然怎么做都不对,那就干脆事事反着来吧,管它有没有道理。所以,初中时候的张梦娇,几乎处处都和妈妈唱反调,甚至还尝试过离家出走。

 

但孩子终归是孩子,很多事情的决定权还在家长手中。也正是在妈妈的决定下,张梦娇申请了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因为高中时化学成绩好,专业选择了化学工程。

 

而张梦娇人生的转机也在这时出现——在美国,不论什么专业的学生,都可以自由地选听其他专业的课程,找到自己真正想学习的方向。


于是,她在大学的前三年,前前后后调整了7个专业:化学、会计、酒店管理、营养学、经济、数学、心理学。

 


“当时我觉得化学好像一直在实验室里做研究,可是我喜欢跟人亲近的工作,然后也跟风选了会计,但后来发现它同样也比较亲数据,不亲人。”

 

而最后确定心理学专业的原因有两个:有意思、有帮助

 

彼时,甚至现在,积极心理学在心理学领域也还算是一个新兴方向。但张梦娇实实在在地感受了科学的力量,她开始把学到的知识应用在自己的家里。

 

她这才意识到,原来长久以来,妈妈伤人的说话方式都是因为不懂得如何沟通,所以才言不由衷

 


如今,张梦娇早已步入工作岗位,但她和妈妈之间的冲突却仍然好像青春期的重演。房间乱了却不整理,就一直是张梦娇妈妈生气的点。

 

换做从前,张梦娇可能会对妈妈的要求充耳不闻,然后母女俩肯定会为此大吵一架。但现在,张梦娇已经学会了心平气和地立刻回应妈妈:

 

“我知道房间乱了你看着难受。十分钟后我会自己整理的。”

 

然后,母女两个还制定了打扫卫生的时间表,什么时候打扫都提前做好约定。渐渐地,妈妈也能够接受张梦娇的话,母女关系也从多年的寒冬迎来了春天。

 


改变旧思维,相信孩子的潜力

 

工作后的张梦娇,接触到了更多的家长,也看到了更多家庭中相似的剑拔弩张的亲子关系。学习、选课、游戏、早恋……每个问题背后都有许许多多一见孩子就暴跳如雷的家长。

 

同时,现在的家庭也有了一些变化:


在互联网时代长大的孩子知识面极大地扩展了,思考问题也比以前深入许多


不同的家庭模式也渐渐为人们所了解,单亲家庭、组合家庭也不容忽视


有些家长对孩子的养育走入极端,不是动辄打骂,就是溺爱放纵


尤其是今年上半年的疫情,让孩子被困在了家里,和家长相处的时间多了,反而生出更多摩擦。


 

开学前夕,学校曾在学生和家长中做过一次调查。结果显示,孩子和家长最焦虑的问题几乎一致:开学没有学习动力怎么办?亲子关系总是有矛盾怎么办?

 

张梦娇认为,这其实是家长和孩子都出现了疫情后的应激反应


不能返校、铺天盖地的网络课、反复变化的疫情,不仅让家长疲惫,也让孩子们的心理出现了剧烈的波动,质疑在这个危险的、变化无常的世界中继续学习的意义。

 

孩子的情绪本来就低落,家长又把自己的那份焦虑加上去,无异于火上浇油。一来二去,孩子变得一句话都不想说。明明住在一个屋檐下,结果变得连话都没的说,需要其他人来做传话筒。

 

要想解决这些问题,还是要先改变自己的旧思维,要“相信孩子的潜力”。这是成长型思维的重要理念,张梦娇也把它称为顶层思维,它决定了家长行动的出发点,也影响着亲子沟通的效果。


最近,网络上流传出一个视频:一位患抑郁症的孩子正在接受治疗,医生看到她床上都是书,称赞她“真用功”,但医生身后的家长接过话头却说:“用功,假用功。”急得医生都说“又说了又说了”。

 

 

一位网友这样评论道:“无奈,真的就是无奈,无论怎么叮嘱,他们还是忍不住要去用这种讥讽的语气和孩子交流。医生们辛辛苦苦修修补补把孩子的心理问题救回来了,家长一句话,前功尽弃。”

 

这也是张梦娇观察到的许多家长的现状——表扬就事论事,批评上纲上线;一张口就是否定,不信任孩子。

 

张梦娇曾让家长做过这样一个练习,先在纸上写下5个对孩子的预期,然后划掉其中四个,只留下最重要的预期。而最后剩下的根本不是学习,而是身体健康,或者心理健康

 

可见,家长最关心的其实还是孩子的健康,对学业的期望并没有自己想的那么高。

 

越是期望孩子做到完美,但是又不相信孩子能靠自己的努力做好,家长就会更加恨铁不成钢,怒而口不择言。真心相信孩子有能力,调低自己的期待,说出的话也会更加真诚。

 

考试成绩不理想,是许多家庭有过的问题,孩子提心吊胆,家长的心情也跟着起伏。但在开口“教育”前,家长可以先问问自己,相信孩子能够做得更好吗?相信他们的能力吗?

 


所以,正确的做法是和现在反过来——表扬上纲上线,批评就是论事

 

孩子成绩不理想,就批评他这个行为没做好,考试没考好,陈述事实即可。绝不要说什么“你这个人很笨”“别人怎么考得好”“我花了这么多钱,你怎么就这点成绩”。

 

表扬的时候不要单单表扬“好”,后面还有东西:“你是怎么做到的?”“下次你觉得还能怎么做?”或者是夸一夸孩子的能力,比如说懂得感恩、很幽默、很有创造力等。


如何培养孩子自主学习的能力

沟通三步法:共情、建议、放手

 

对还在求学的孩子来说,学校是除了家以外,第二个重要场所。对张梦娇来说也是如此,学校对她来说,是值得感恩的。

 

张梦娇对当时学校生活最深的印象就是没有补课和题海战术。做错了题,老师会很耐心认真地教导;还会根据学生的性格,调整教学方式。而且,老师还擅于发现学生的优势,会运用鼓励表扬


张梦娇说,即便初中时她的成绩稳定在班级倒数5名,班主任还是非常相信她的学习潜能,觉得她能一鸣惊人。甚至还把她和她的小男友安排坐在一起,叮嘱他们好好学习,相互帮助。


结果,稳坐班级后五的张梦娇竟然真的在后来的考试中考到了前列,让班主任的预言成了真。


家给了我物质支持,但是没有心理支持,然后我在学校找到了心理支持。在平和学校,我有很多同伴,还有很多老师,他们都很支持我很包容我,特别是我以前的数学老师,现在的平和学校校长万玮践行的教学理念:平而不庸,和而不同。

 

这段青少年时期的经历,让张梦娇意识到:绝对不要忽略学校对孩子的影响。


但是,现如今学校的心理老师由于时间工作安排等原因,大部分都提供的是以治疗为主的心理咨询,重在事后解决问题。作为补充,张梦娇想到,在学校开设积极教育课,做到事先预防问题的出现更为重要。


因此,一周一节的积极教育课,加上额外的社团课,如生涯规划、学习力课程,让学校建立起了更好的家校沟通,也让学校成为亲子沟通的桥梁。

 


家长课堂里,张梦娇会在课程体系的基础上,根据家长的需求,设计主题式的课程,帮助家长应对最紧急的、最关心的问题。

 

比如,家长反映孩子无法静心学习,总是东摸摸西碰碰。张梦娇在课上,就引导家长找到孩子特有的学习风格,然后帮助他们找到适合的学习方法。

 

张梦娇告诉家长,学习风格可以分为三种:视觉型、听觉型、触觉型。课前调查显示,大部分孩子属于视觉型+触觉型。

 

视觉型孩子需要安静的地方学习,最好远离门窗,不然容易被外面的景色吸引。


听觉型孩子可以通过大声朗读和默读,提高记忆力和学习。


触觉型孩子在条件允许和不打扰他人的情况下,建议家长可以允许孩子们在家里的时候躺着趴着学习,边用身体比划边学习。


有家长在课后反馈,发现孩子一板一眼地坐在桌子前死活背不出东西,但一边在地上打转一遍背,五分钟就背出来了。

 

张梦娇说,她有个梦想,就是有一天学校里所有人都能用积极教育的方法和孩子相处。

 


她把积极教育的沟通法则简化为三步行动——共情、建议、放手。

 

共情,就是要换位思考,理解孩子的感受。是否能共情也决定了接下来孩子对家长的态度,是联盟,还是对立。

 

但张梦娇也强调,家长要做到控制住自己第一时间的焦虑愤怒情绪是很困难的。因为这是我们从小到大的自动思维,改变需要不断的刻意练习。

 

家长也不是圣人,所以我们尝试用这样子的沟通话术,反正不管三七二十一,孩子说什么,你先理解他的想法和感受了再说,这个时候孩子就知道你是跟他站在同一边的了。


共情的下一步,是提出建议。但最后,家长要把事情的决定权交给孩子。

 


张梦娇在学期开始时,给家长们布置了一份作业,尤其是那些孩子已经拒绝和家长交流的家庭,要求他们给孩子写一封“爱的信件”。

 

写信不难,张梦娇甚至还给家长们提供了模板:先共情孩子,然后谈一谈自己在初中时的生活,最后表明自己对孩子的支持。

 

孩子现在走的路,家长也曾走过。家长能谈谈自己的经历,对孩子而言就已经是一种建议。但是,最后要怎么做,还是应该由孩子自己来选择。

 

对于孩子来说,张梦娇无论是年龄还是性格,都比家长更接近自己,这也让张梦娇更容易和孩子打成一片,了解他们的烦恼。


 

张梦娇就遇到了这样一个孩子,他说觉得自己很孤单,一说话就会和同学发生争吵。可家长、朋友都不懂他,没人理解他,不知道该和谁商量这件事。

 

因为他是个比较注重规则的孩子,不喜欢别人违反规则,比如上课很吵地写作业,因此,积极教育的课上,张梦娇在包容的课堂氛围下,教授孩子主动建设性沟通方法。


他现在学会了用手势比“嘘”来减少和同学发生冲突,渐渐也融入了集体。


作为积极心理学的受益人,张梦娇老师一直渴望能够让积极教育的理念走进更多家庭中,而走进学校就是能惠及更多家庭的一种方式

 

但学校里的积极教育课也终究是有限的,对于学校之外的亲子相处,张梦娇老师对家长说的最多的,就是“相信孩子,静待花开”,改变沟通方式和亲子关系,贵在坚持。

 

亲子间的矛盾不是一日就产生的,要化解自然也不会一蹴而就。用真心换真心的过程,往往很长,但最后一定值得。



文章来源:外滩教育公众号,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图片来源:网络    

声明:版权问题,投稿,商务合作请联系:hr@todayfocus.cn

儿童;教育

评论(0)

游客

加载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