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儿园已经开始内卷了

请选择,留在命运的强盗店,还是神的幼儿园


编辑:巴拉根仓  策划:素卡 

内卷这个词,今年出现的频率可能比内裤还要多。


百度指数关于“内卷”词频的统计


日均搜索量17.5万次


人们狂热地讨论内卷,试图缓解时代量身定制的焦虑。 

但令人难以想象的是,现在连幼儿园都开始内卷了。

 

2020年,学生自杀事件频发,家长们忧心忡忡。

2020年5月6日,西安一名9岁女孩因为无法按时完成老师布置的作业,从15楼跳下自杀身亡。

 女孩的遗书:为什么,我干什么都不行 

2020年4月13日,江苏无锡一名12岁女孩在开学首日跳楼自杀。

2020年3月24日,河北邯郸一名9岁学生,因未按时完成作业,曾被老师踢出“钉钉群”,从15楼跳下身亡。 

小学生们频繁自杀的新闻背后,其实早有端倪。

很多孩子的心理问题、压力与扭曲从他们在幼儿园内卷的时候就种下了根。

如今关于幼儿园的竞争激烈程度,可能已经远超你的想象。 

如果一个小朋友在2020年需要上幼儿园,他需要经过以下竞争。 

首先是各地不同的户口和片区限制,会对孩子入园有一定的影响。




假设这位小朋友家在幼儿园片区,且户口没有问题。那么他想要去优秀的幼儿园,家长们就得开始漫长的排队。 

究竟有多漫长呢?这个漫长要以年,或者十年为单位。 

有的小孩刚出生,家长就得去优秀幼儿园排队了。


某地幼儿园门口家长通宵现场排队 

一个城市的经济体量越大,那么优秀幼儿园的排队现象越可怕。

比如说上海的海富、蒙特梭利等高级幼儿园,普遍需要排队一年以上。 

因为这些幼儿园主打精英教育、国际水准,要么培养过成功人士,要么培养过成功人士的孩子。

甚至有的家长从小孩出生3天起就开始在浦东某幼儿园排队,最后还是没排上。




即便排上队了,还需要等待抽签摇号,这是小朋友人生中第一张“彩票”。


摇号中签的概率,远远低于在北京摇到车牌的概率


相比之下,有些幼儿园动辄六位数的年费,似乎都显得没那么夸张了。




就算小朋友幸运地拿到了一家优质幼儿园的入场券,并没有完,因为后面等待他的除了面试,还有考试。


“需要竞争筛选?” 网络上同类案例比比皆是


令人愕然的是,幼儿园的入学考试除了认知、常识,可能还会有算术和外语,尽管考生只是还没吃过几碗干饭的幼儿。

甚至我看到一位家长总结的幼儿园宝宝面试攻略后,心想:这难道不是公考才有的无领导小组讨论+半结构化面试?


自由活动+随机提问+全程观察

 

最恐怖的是,香港幼儿园的面试已经形如社畜申请工作“全面撒网、看运气中奖”的模式,一次让孩子面试6~10家幼儿园,哪家给offer去哪里。





这个时代的内卷是从何时开始的呢? 

有人觉得大学生毕业后的第一次面试,才算进入内卷旋涡。

但其实,当小朋友终于背上书包走进幼儿园的校门起,他面前的内卷之路就已经全面铺开。





等待他的不是玩耍嬉戏,而是成堆的书籍、练习册与家庭作业。 

微博上的一位家长为我们进行了直观的展示,这位小朋友的桌上有3本练习册、6本故事书、3本学科普读物与2本识字书籍。




繁重的作业让小学生提前感受到了高考的氛围。



而匪夷所思的作业,更是让孩子提前体会到社会对复合型人才的强烈渴求。


小朋友需要准备的食材

 

至少,实在不行还可以去新东方继续内卷……




孩子是家长的投射,其实幼儿园的内卷,本质上仍然是成人社会的内卷。

热播剧《三十而已》就讲过这样一个故事,顾佳贷款买豪宅、钻营混圈子、包装夫妻俩,赞助烟花秀,就是为了抬高面试时的待沽身价,方便让孩子进入顶级幼儿园。




而生活永远比戏剧更戏剧,家长入场幼儿园内卷浪潮的故事,每天都在发生。


如果说为孩子择校是家长参战幼儿园内卷浪潮的开始,那么陪孩子写作业就是幼儿园内卷战的高潮。 

从布置作业开始,由于孩子记不住繁多的作业,家长就得在群里问大家。


某个幼儿园家长群的日常,热闹程度堪比抢红包

 

因为作业太多,有时候老师也会把今日作业整理出来,辅助者也很有可能是某个家长。



而如果你以为幼儿园的作业虽多,但都是简单的启智问题,那就大错特错了。

幼儿园的课业作业能难到什么程度?难到很多大人都挠头,甚至不得不上网求助。




课业作业再难也能找出答案,某些幼儿园的实践、手工作业才是孩子的无解之谜,家长的终极梦魇。




而不但要动手,还要加入观察与理论的作业才是最顶的,比如要图文并茂科学解释月亮的运行过程,培养孩子像是培养哥白尼。





光是参与孩子的作业任务还不够,你还需要亲自批改作业。

到这一步,你已经开始怀疑自己究竟是家长还是老师了。




被折磨到崩溃的家长,在互联网上留下天问: 

为什么现在的幼儿园总喜欢折腾家长???




其实这一切早有答案。

越渴望摆脱内卷,就与内卷越纠缠不清。

家长们进入所谓的职场内卷后,他们就越希望自己的后代能够通过努力摆脱内卷。

对现在的不甘,对后代的希望,让家长、小孩、幼儿园老师三者间形成了一个三国混战。 

家长们认为自己排了一年队、付了许多钱,幼儿园就应该提供更好的教育、更优质的环境。

幼儿园老师面对家长的高度期望,就不得不给四五岁的小孩们提供更多的课程,布置更繁重、复杂的作业。 

小孩呢?小孩因为智商、知识等限制,他们只能不断地请教家长,他们的作业又重重落到了家长头上。家长更内卷了。

北京家长间的老梗儿说道,孩子4岁英语词汇量1500在美国可能够,在海淀肯定不够。



比如朋友幼儿园大班的孩子已经可以做出初中物理的学习笔记。




其实在2018年,教育部已经发布了开展幼儿园“小学化”专项治理工作的通知,严禁幼儿园教授小学课程内容、整治“小学化”教育方式和环境,以此遏制洪水猛兽般的幼儿园内卷化。



通知发布后的确取得了显著效果,公立幼儿园全面取消“小学式教学”,私立幼儿园“小学化”的风气也得到改善。

但很多家长刚在这条新闻下感叹幼儿园内卷,转头又继续将孩子投进了旋涡。

对孩子的希冀,变成了一种过度攀比带来的贪欲,孩子更像是他们攀比的工具。




为了保证孩子学习不被落下,有些家长与个别幼儿园在政策下达成了诡异的默契。




就算幼儿园不能超前授课,他们也会选择用无数的课外班、兴趣班来填充此部分空白。 

所以幼儿园的孩子们过上了五点作业、六点画画、八点英语的日子,有的课已经挤到没有时间可上。孩子和家长一样都是996。




缜密的计划要求了时间要论分钟过,效率被拉到最高,比周树人还能挤海绵。




孩子们确实更强了,但孩子们也更累了,越来越多的孩子在这场恶性竞争中的患上了抑郁症,心理疾病低龄化愈演愈烈。



孩子被竞争对手打败的恐惧,无时无刻不在折磨着他们脆弱的神经。



幼儿园内卷化的铁幕,就这样在所有人的身不由己中,重重落下。


在批评家长们的行为之前,我们还需要思考这场幼儿园内卷战争的源头。

如果你留意了网络上和身边的幼儿园内卷家庭,就会发现这些家庭全部都是都是中产以下。

家庭条件是决定孩子是否会内卷的首要因素。 

这是一份网上流传的家长面试优质幼儿园话术指南。



不难看出,那些更容易让孩子进入优秀幼儿园的家长,不外乎拥有常青藤、985、211等更高的学历,金领、高管、企业主等更体面的职业,更全面的个人技能与更雄厚的社会资源。

而这样的父母,在成人社会的内卷浪潮中,同样占据上风。

反之,父母与家庭贫瘠薄弱,就会出现上边讲的幼儿园内卷浪潮。



在关于幼儿园种种不作为的抱怨中,一位资深宝妈为我们提供了另一种思路:优质幼儿园,是默认父母起码有一方不用上班,全程陪同孩子成长的。 

而这对于在城市中拼搏的中产以下家庭来说,这几乎是不可能的。

为了让下一代跳出幼儿园内卷魔咒,人们绞尽脑汁。

有人妄想通过不读幼儿园避开这场恶性竞争。



但网友们会无情戳破他的幻梦,幼儿园对于上班族来说,是托儿所。



有条件带孩子,花的钱会更多 

有人可能觉得,找个普通幼儿园,作业不做,让小孩子快乐成长不行么?

小学老师会斩钉截铁地告诉你:“不行。” 

小学并非零基础教学,如果你家小孩在幼儿园就没有建立语数英的功底,你会发现,小学一年级的同一起跑线上,其他小孩有的骑自行车,有的穿轮滑鞋,你的小孩只上了双人字拖。




濒临崩溃的孩子想改变现状,但父母也在内卷中,何谈教育体验? 

一位被老师指责不关心孩子的爸爸,在家长会上哭出了很多父母的心声:我怎么可能不关心,但天天加班到凌晨……




轰轰烈烈的幼儿园内卷浪潮也创造了一种社会奇景。

上班,干电池父母们在公司加速内卷;下班,他们在台灯下加速孩子内卷,只为让孩子长大后别活得像自己这么累。




骂娃,是在宣泄自己的情绪 

为了不让孩子如同自己一样内卷,整个家庭却因此陷入了更深的内卷。

内卷,代表着一种快速的阶级流动的狂热与阶级巩固的恐慌。 

能不能巩固自己的阶级,或者向上攀登,是这个时代为每个人切身定制的焦虑。 

这种阶级焦虑无处不在,贯穿每一代,85后、90后、00后,每一种学历,从博士到幼儿园。 

它也贯穿了每一个阶级,这种焦虑,是系统性的,是川流不息的。


纪录片《高考》 (2015)

 

当你在2020年某日凌晨6点起床上班的时候,你会发现家长已经开始接送小孩,小孩们都背起沉重的背包,好像这一个年份与你那个受教育年份,没有什么不同。 

应该有些许不同,不同的是什么呢?或许是2008年,你会说出你自导自演的童谣,譬如:“小鸟说早早早,你为什么背着炸药包,背着炸药包,我要炸学校。”

但现在的小孩子们好像头更低了,背包更重了。变轻、变少的是什么呢?也许是他们的玩具,只要一个口袋就能装满。 

他们只要掏出一部手机,在提供免费Wi-Fi的便利店门口的台阶上坐成一排,打开游戏,他们迅速进入了与内卷无关的避风港。 

人人想要逃避内卷,但解决内卷的方式,又是更加疾烈的内卷。





所以,人们会用越发费解的形式,来证明与维护自身的阶级,正如这场幼儿园内卷战争。

甚至毋论幼儿园,如果科技允许,大众会把内卷带进子宫里。



TVB纪录片《没有起跑线》( 2016)



文章来源:X博士公众号,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图片来源:网络    

声明:版权问题,投稿,商务合作请联系:hr@todayfocus.cn

幼儿园;内卷;教育制度

评论(0)

游客

加载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