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人在广州:双向误解与偏见

“对我们来说,非洲人都是臭虫!”

“他们(中国人)是uncivilized(未开化的;不文明的)。”

广州有着亚洲最大的非洲人聚集区。根据广州市公安局出入境部门数据,截至2019年12月25日,广州的非裔合法人员有13652人,约占广州外国人总人口的15.8%。许多非洲人集中居住在小北、三元里一带,那里已经有了“非洲城”的名号。夜晚,非洲餐厅、杂货店内熙熙攘攘,非洲人们在此喝酒、购物、畅聊,但除了零星的服务员之外,鲜少有中国人的身影。

多年来,在广州生活的非洲人和中国人之间形成了一种疏离而稳定的共处模式,生活交集主要集中在商贸领域,井水不犯河水。不过,因为观念差异和沟通不畅,两个群体之间仍偶有摩擦,并在为数不多的交集中渐渐形成对彼此的一些固有印象。

1.jpg

广元西路通通商贸城是中非贸易的一大聚点 图源:中南屋

为深度了解在广州的中国人和非洲人对于彼此的看法与态度,调研小组走进了广州的非洲人社区,访谈了数十位非洲人和中国人,了解他们对彼此的印象。同时,调研小组采用哈佛大学研究团队设计的内隐联想测验[1],测量他们对中国人和非洲人的内隐种族态度。


 [1] 内隐联想测验以反应时间作为指标,通过测量人类大脑中各种概念之间联系的紧密程度来间接测量人们的内隐态度。例如,当人们看到鲜花的时候,会毫不犹豫地想到美丽、好看等词汇,而看到毛毛虫的时候,会立马想到恶心、肮脏等词汇。这就说明,人类的大脑会更快的把鲜花和表示美好的词汇归为一类,毛毛虫和表示恶心的词汇归为一类。根据这一逻辑,内隐联想测验测量人们将人同人种(例如:中国人和非洲人)与不同属性(例如:积极的或者消极的)相结合的反应快慢。如果有些人更快的将非洲人与消极的事物结合,把中国人与积极美好的事物相结合,那么代表这些人更喜欢中国人而不喜欢非洲人。




中国人眼中的非洲人


 在广州,与非洲人接触最多的中国人莫过于国际商贸城的商贩以及出租车司机。虽然非洲人的到来给这两个群体带来了更多的生意,但谈及对非洲人的印象,他们给出的却往往是一些负面的词汇:粗鲁、斤斤计较、不卫生、味道重、有病毒……

粗鲁、不讲礼貌,是许多广州出租车司机抱怨非洲乘客的点。一名出租车司机抱怨道:“非洲人是属于外国人中最没有礼貌的。他们感觉我们的东西都属于他们,(上车)看到口香糖香烟什么的就直接拿。如果你想要你直接跟我说没有问题嘛。但他们说都不说就直接拿,让我很不舒服。”另外一位司机说道:“很多非洲人很粗鲁的,他们一上车就催你‘快点!快点!’有的认路的还会指挥你‘直走!直走!’‘往左!往左!’。作为司机,肯定很不高兴的。”

锱铢必较则是中国人对其非洲客人的另一个较为一致的评价。一位出租车司机坦言,他已经有一年没有载过非洲人了,而他这么做是有苦衷的:“我们从机场下来肯定有高速费、过路费,但是非洲人不给你高速费和过路费,他们就是这样很无赖的,你提前跟他们讲好也没用。有时候明明表上写的是100元,他们扔下80块钱就走了。我真的再也不想拉非洲人了。”三元里一家酒店的前台P也有同样的感受:“他们(非洲人)就是喜欢小便宜,就像房价,他们为了10块钱能给你磨磨磨两三个小时。”

此外,一些中国人觉得非洲人不讲卫生、味道重,并表达出对与非洲人密切接触的些许困扰。一位服装城的中国商贩说,尽管他常与非洲人有商业往来,但若要与非洲人生活的话还是会有排斥:“我们肯定喜欢生活方面干净一些的。像我们看抖音知道的,(非洲人)吃饭都是用手的,和这些文明还差的太远了。”另外一位商贩则提到“他们来自哪个地区,卫生条件怎样我们是不知道的。国外,特别是非洲都有很多疫情,我们也很怕他们有艾滋病之类的,所以我们不太喜欢太过接触。”

而谈到非洲人身上的气味,网约车司机Z先生说:“(非洲人)对于我们来说是挺恶心的,特别是吃东西的时候……有时候感觉是香水味,但是有时候又觉得不是,那个味道很浓的……他们那个头发是编起来的,没有怎么洗过……”一些出租车司机还表示这样的味道会影响他们后续接客做生意。

2.jpg

在三元里某非洲餐厅,调研小组成员与非洲人对话 图源:中南屋

疫情后,非洲人也被戴上了“病毒”的帽子,一些人遭遇了的士拒载、餐厅拒入、酒店拒住等问题。通通商贸城的乌干达商人A道出了委屈:“在疫情期间,我们被赶出了酒店或者公寓;的士也不载我们;公共交通只能为他们(中国人)服务。就因为我们的皮肤是黑色的,没有任何其它理由。”对此,很多出租车司机解释道,他们当时确实是因为害怕被传染病毒而拒绝搭载非洲人。

不过,不少中国人表达了不一样的看法。三元里一家酒店的前台P表示,“其实,非洲人比很多中国人都要干净。他们每天早上要洗个澡,然后晚上睡前要洗一次。”御龙商贸城的一位中国商贩也表达了对非洲人的良好印象,“他们(非洲人)很热情,很感性,他们很会在乎情感的调动。”

 

非洲人眼中的中国人

 

正如硬币有两面,许多非洲人对中国人也有着深深的误解与偏见。

非洲人对中国人的一个典型认知在于受教育程度不高。当提到一些中国人曾对自己的肤色表示好奇时,尼日利亚留学生F解释道:“他们是uncivilized(未开化的;不文明的),那些人没有接受到良好的教育。”无独有偶,当得知自己对话的中国学生曾在美国读书,尼日利亚商人T眼中瞬间闪过赞许的光芒:“留过学的中国人是Enlightened(开明的;文明的),他们可以Reasoning(思考;推论),有 Critical Thinking(批判性思维)。相反,没有出过国、没有接受过外国教育的中国人就不太能够思考与推论。因为他们的眼光不够开阔,所以才会对未知的事物保持一种负面的态度。

此外,很多非洲人都提到,他们觉得中国人冷漠,没有人情味。“在我们的国家,即使大家都不认识,在地铁上遇到了,都会和旁边的人打招呼聊天。但是,在中国的地铁里大家都在玩手机,好像手机就是他们最好的朋友”,尼日利亚商人T无奈地说。而对于部分中国人对非洲人的回避态度,非洲人也常常将其解释为排外行为。“我感觉大多数的中国人是有xenophobic(恐外症)的”,尼日利亚商人E说道。

另外,非洲人通常会觉得没有宗教信仰的中国人是难以信任的。几乎所有非洲人都是虔诚的教徒,宗教在他们的工作和生活中发挥着极为重要的作用,而“中国人他们大多都没有信仰,我和没有信仰的人交流不了,而且他们也不值得信任。”尼日利亚商人E说道这一点在人类学者麦高登的著作《南中国的世界城》中也有充分体现:“许多非洲商人不信任中国商人,我们经常听到有人评论:‘我怎么能相信一个不信上帝的人?’。

3.jpg

足球是许多非洲人极其热爱且擅长的运动 图源:中南屋

不过,在表达不满的同时,许多非洲人也表达了对中国的良好印象。在越洋商贸城内一家理发店工作的非洲人M说道:“我很喜欢中国,因为这儿很安全,科技也很发达。”几内亚留学生德安也表示非常热爱这个深夜依旧可以戴着耳机漫步街头、外卖半小时到家的安全而便利的城市。尼日利亚商会会长M也表达了对中国人和中国的热爱,“这里的人们热情好客、温暖善良,我对在中国的未来非常乐观,这是我的第二个家。”

 

未来,如何更好地相处?


由上可见,在广州的非洲人与中国人之间存在着双向的偏见与误解。这一点也在调研小组的内隐联想测验中得到了体现。基于内隐联想测验,调研小组发现,中国人对非洲人存在误解和偏见,更容易将消极的、负面的信息跟非洲人联系到一起。同时,不仅中国人对非洲人有偏见,非洲人对中国人亦是如此,他们也更容易将负面的词语跟中国人联系到一起。这一结果也在哈佛大学心理系博士后钱淼老师的研究中不止一次得到验证。

究其原因,中国人与非洲人彼此间的负面印象往往来自于个别不愉快的亲身经历,或是社交媒体上的部分信息。“有些人会把他们在抖音、微博上看见的关于非洲人的虚假信息信以为真,然后带入到整个非洲人群体里。”尼日利亚商人T说道。然而,单独的个案不能代表整个群体。每个国家、每个种族都会有好的人,也有坏的人。”几内亚留学生D说道。

4.jpg

                                     在三元里某街道,调研小组成员与非洲商人握手 图源:中南屋

对此,尼日利亚商人T诚恳地表示,“中非两个群体都应该被更好的教育,去了解并沟通彼此的差异。我想让大家知道,两个群体之间的沟通是有多么的重要。”尼日利亚商会会长M在广州生活的十多年间,持续和中国人进行对话,消除了彼此间很多的误解:“我的许多中国朋友刚开始认为非洲人和动物生活在一起,没有城市,只有草原。当我告诉他们非洲的故事之后,他们也开始欣赏非洲,并期待能够去非洲看看。”

御龙商贸城的一位中国商贩指出,中国人和非洲人之间彼此熟悉之后便可以建立很好的关系。“主要是说你和那个人熟不熟悉,有没有亲切感吧,刚刚开始肯定会很有距离感。我隔壁的(商户),他那些熟客都是十几年的。他说他(们)熟到(非洲客户)会直接到他家吃饭,他生了孩子他(非洲客户)也会过来祝福你,他结婚之类的他们(非洲客户)也会过来参加。你看,熟的也有熟的,说交朋友不分国界就是这样。”

文丨何晋安、林梓琪、王骏

非洲人 广州 误解

评论(4)

游客

加载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