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活10年,他就能统一中国

一段让人惋惜的一代明君



公元572年,北周皇帝宇文邕在位的第13个年头。北周都城长安(今陕西西安),太后所居的含仁殿内,正准备着一场盛大的宫廷酒会。

这天,刚从同州(今陕西大荔)巡视回来的北周帝国大司马宇文护,受到了自己的小堂弟、北周皇帝宇文邕的亲切接见。同时,宇文邕向宇文护说起了太后酗酒的情况,请大哥帮个忙,劝劝太后注意身体。

作为北周奠基人宇文泰的托孤大臣兼侄子,宇文护在北周帝国的地位可谓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通过宇文泰弥留之际授予自己监管朝局的权力,多年来,宇文护的党羽已经遍布满朝,那些曾经反对过他的政敌们,或杀或贬,无一例外。哪怕反对自己的是两个小堂弟——北周孝闵帝宇文觉和北周明帝宇文毓,下场也一样。

宇文护见宇文邕有求于己,便卸下了防备。一边劝皇帝放宽心,一边陪着皇帝去拜见太后。

途中,宇文邕表示,太后春秋已高,喝完酒发起酒疯来,谁都不认。我这有一篇《酒诰》,大哥您待会儿进去直接念给太后听,咱从旁劝阻一下,兴许太后能听得进去,以后少喝点。

进入含仁殿后,宇文护便掏出了《酒诰》满怀热情地念了起来。兴许是宇文护的嗓音独特,太后听了下,清醒了不少。见状,宇文护念得更加起劲,丝毫未有察觉殿内的特殊情况。

此时,在含仁殿内,宇文护身边除了侍奉太后的太监外,别无他人。

宇文邕明白,要取狗贼性命,现在便是最佳时机。但想起宇文护党羽遍及北周全境,宇文邕也害怕处理不慎,有个什么万一。但如若错过,自己未来或许也会落得与两位兄长相似的下场。

恐惧、焦虑、压抑、紧张、仇恨,瞬间萦绕宇文邕的内心。

经过一段思想挣扎后,宇文邕抄出了随身携带的一块玉笏,重重地砸向宇文护的后脑勺,一下、两下、三下……直到宇文护瘫倒在地,没有声响。

紧接着,藏于殿中内室的亲信大臣宇文直、宇文神举等人蜂拥而上,一阵乱砍。

独揽朝政长达15年的一代权臣宇文护,就此一命归西。属于宇文邕的时代,来临了。

▲北周武帝宇文邕画像 



01. 宇文家族权斗


宇文邕(543—578),西魏权臣宇文泰第四子,小时候便相当聪明、孝顺,甚讨父亲欢心。宇文泰曾说,“成吾志者,必此儿也”。能够实现我辈统一天下愿望的,一定是这个儿子。

公元556年,宇文泰病逝时,宇文邕年纪尚小,未能继承其衣钵。

彼时,宇文泰在西魏实行“府兵制”,将自己手中的原班人马与关中地区的汉人豪强氏族武装进行整编,形成了一个新的利益集团——“关陇八柱国”。此举有效缓和了汉人与鲜卑人之间的矛盾,使西魏国力逐渐兴盛起来。但自己手中的权力也被至少分成了八份,所以,宇文家族中能够继承宇文泰权力的人必须具备相当的能力,且可以平衡各方势力。

▲宇文泰 图源/影视截图

宇文泰在综合考量多方因素后,最终将权柄交给了屡次随自己征讨东魏、立下赫赫战功的侄儿宇文护(513—572)。

宇文护没有辜负宇文泰的信任。

初掌大权的他,待局势稍微稳定后,便迫使西魏皇帝禅位,拥立宇文泰的嫡子宇文觉称帝,建立北周。

在这个过程中,宇文护渐渐聚拢权力,将阻碍宇文家族集权的两位柱国大将军赵贵和独孤信除去,进一步强化了宇文家族的地位,使原先八柱国权力对等的局面逐步瓦解。

不过,瓦解了八柱国分权的局面后,宇文护本人反倒成为了北周帝国君主集权的障碍。

最终,宇文护与自己的堂弟、北周首任皇帝宇文觉的矛盾不可避免地爆发了。在一场名为“拔护”的武装训练悄然进行中,宇文护察觉到了宇文觉的“阴谋”,果断地将其赶下皇位并杀害。

随后,在宇文护的主持下,宇文泰的庶长子宇文毓登基,是为北周明帝。与前任不同,宇文毓并没有选择与宇文护正面硬刚来加强君权,而是通过清明吏治、尊儒重学等方面在民间建立威望,迫使宇文护交权。

宇文护一看,这个堂弟比之前那个更猛,属于杀人于无形一类的。为避免夜长梦多,他再次对皇帝伸出了“魔爪”,在宇文毓的饮食中下毒,企图阻止宇文毓进一步集权,威胁自己的政治地位。

明知自己身中剧毒的宇文毓,还是拼尽最后一口气,口授遗诏传位给了宇文邕。



02. 韬光养晦12年


按说,已经除掉两任皇帝的宇文护,此时完全可以不顾先帝遗诏,自立称帝,但他没有做。也许他还在做着“辅政大臣”的千秋大梦。

新登基的皇帝宇文邕,也算符合宇文护的胃口。

在宇文护眼中,这个小堂弟似乎没了儿时那股聪明睿智的劲儿,反倒是变得沉默寡言,不假思索地对自己言听计从。不仅将军政大权全部交给自己,甚至对自己备加尊崇。

不过,作为毕生致力于政治斗争的权臣,宇文护敏感的神经始终无法松弛下来。他一直怀疑,宇文邕如今的平庸是装出来的。

很快,试探宇文邕的机会来了。

公元564年,被北齐掳走达35年之久的宇文护母亲返回长安。当老夫人的车驾抵达长安后,宇文邕不惜屈尊降贵,竭尽全力阿谀奉承,对老夫人行家人之礼。此举令老夫人大为欣慰,也使宇文护逐渐相信,如此窝囊的宇文邕必然不会有能力在自己背后兴风作浪。

相较于两位哥哥短促的执政生涯,宇文邕是北周在位时间最长的皇帝。但这并不代表他早已遗忘父兄留下的使命。

宇文邕深知,宇文护历经三朝,权势根深蒂固,党羽遍布朝堂,想要根除,绝非一朝一夕之事。

既然堂兄是靠军权起家的,只要自己不主动触雷,就不会引起宇文护的注意。

宇文邕选择了宇文护不甚关注的尊儒重礼,在太学拜谒三老,立郊丘坛制度,以此赢得天下士子的爱戴。同一时刻,宇文邕开始着手培植自己的亲信小团体,为未来“倒护”做准备。

就这样,韬光养晦12年后,随着太后含仁殿中那场突如其来的政变,属于宇文邕称霸北方的时刻到了。

▲关中平原  图源/摄图网



03. 梦想与现实


除掉宇文护后,宇文邕终于得以一展胸中抱负。他要奋力追回父兄失去的那15年宝贵光阴,他要统一天下。

不过就目前而言,这只能算是一个梦。

在开始讲“梦”之前,先科普一段小背景:此时,北周的东面还有一个北方独立政权“北齐”,这两家是宿敌,其恩怨最早形成于东、西魏时期。东、西魏乃北魏政权分裂后的产物,虽然一脉相承,但国家大权却一直掌握在权臣世家高氏和宇文氏手中。他们靠着各自权倾朝野的政治影响,最终废帝自立,分别建立北齐和北周政权。

大家都清楚,打仗打的是国力,是白花花的银子。

北周的老对手北齐,占据了洛阳以东的黄河中下游平原,物产丰饶,其境内的齐鲁大地更是自古以来盛产英雄豪杰的地方。

更为重要的是,北齐所依赖的“陪都”晋阳(今山西太原),不仅是北齐精兵的生产基地,还是北方的经济贸易中心。大量的马匹、兵器、丝绸、茶叶、珠宝、瓷器等货物,沿着以晋阳为交通枢纽的经济干线,源源不断地输送到洛阳、长安等地。依托晋阳,北齐与西域诸国的经济贸易往来也相当频繁。

反观北周,那日子可真是过得苦哈哈。

从国土面积上看,北周国土比北齐稍微大些,坐拥关中平原、河西走廊等地,西南紧挨“天府之国”四川。但在这片区域内,能有效耕作的面积极小。除了河西走廊的耕地外,就只剩下首都长安附近的关中平原了。在讲究有效耕地的古代,吃饱饭才是硬道理。

除此之外,在军事实力上,北齐对北周同样存在压倒性优势。根据史书记载,当年高欢所领导的六镇雄兵加上山东青州兵就有24万,这还不包括后来北齐趁着侯景之乱南下占领江淮时再征的10万大军。

另据史书记载,截至北齐灭亡时,齐国全境人口超过两千万。两千万人养几十万部队,压力应该是不大的。

而同一时期,北周的人口仅有九百万,连北齐的一半都达不到。

因此,即便到了双方开战前夕,无论从哪方面看,北齐在国力上仍旧对北周形成碾压之势。

彼时,在北周和北齐两国的背后,还有一个游牧民族——突厥已然崛起。它的疆域横跨今天的内蒙古、新疆等地。在北周与北齐相争中,它始终保持着坐观虎斗的状态,准备随时南下侵占中原领土。

▲太原永祚寺 图源/摄图网



04. 改革开始了


北周若贸然开战,无异于蚍蜉撼树。

宇文邕明白,不搞好经济,发展外交,想打赢对手,是绝无任何胜算的。更何况,北周正发生严重的蝗灾,百姓流离失所,土地颗粒无收。这无疑令原本就处于劣势的北周帝国,更加雪上加霜。

刚登基的宇文邕做的头件大事,就是遣使突厥,求娶公主。这一决定完全出于宇文邕的政治谋略。突厥几乎与北周、北齐两国北部边境线重合。万一在北周攻打北齐时,突厥忽然跳出来发动侵略战争,后果不堪设想。

公元568年,突厥公主出嫁北周武帝宇文邕,是为阿史那皇后。

通过联姻解决掉腹背受敌的麻烦后,宇文邕开始投身经济建设。

他深刻地意识到,国家发展的前提是天下安定,与民休息。因此,重新执掌帝国权柄的他,执政伊始,就下达了停止额外征收徭役的命令。

农业是帝国经济命脉的根本,历朝历代都一样。为了百姓安心劳作,宇文邕下令大举兴修水利,派人挖通了早已废弃的龙首渠,引洛水、黄河灌溉关中平原。洛水、黄河水中肥沃的沙土使得原本贫瘠的关中平原农田焕然一新,粮食亩产成倍增长。

为了进一步扩充农业生产力,提升北周综合国力,宇文邕下令释放奴隶、杂户,让他们成为普通人投身农业生产。

在各种措施的相互作用下,北周帝国的社会劳动生产积极性得到了大幅度地提升,农业亩产连年上涨。原先贫瘠的关中平原,也成了北周帝国后方的“大粮仓”。似乎,吞并北齐指日可待了。

然而,受惠于宇文邕解放劳动生产力的北周人口尚属小众。

南北朝时期,动乱频发,干戈四起,君主杀戮过多,害怕自己死后下地狱,因此,讲求因果报应的佛教,便成了统治阶层的集体信仰。

为了体现统治阶层的恩威浩荡,凡皈依佛门者,皆无需缴纳赋税和服徭役。一时间,佛教大为兴盛,无论是皇家还是平民,都渴望通过施舍财物以换取佛祖的庇佑。强大起来的佛教,逐渐拥有了大片土地,形成了特有的“寺院经济”。

这些寺庙,少则几处菜园果林,多则拥有占地上万亩的大田庄。这么多的土地需要耕耘,必然需要更多的人口劳力才能完成。

此外,一些下层人民因不堪忍受繁重的赋税摇役,也往往“竭财以赴僧,破产以趋佛” ,将自己名下的土地送给寺院,求得寺院在经济上的庇护,以逃避政府剥削。

据史料记载,北周建德三年,公元574年,北周境内有佛寺四万多座,僧侣人口高达三百万。这相当于平均每三个北周人里面,就有一个出家人。

种种迹象表明,僧侣人口越多,国家发展的阻力就越大。

宇文邕并不想看到这种情况继续蔓延。为了尽快完成统一大业,他只能被迫学着北魏太武帝拓跋焘那样实行“灭佛”政策,及时止损。

毕竟“灭佛”的初衷并非出于个人对佛教的厌恶,更多的只是因经济原因不得不做出调整,因此,宇文邕此次“灭佛”运动相较于前辈来说,要温和许多。

▲洛阳白马寺  图源/摄图网



05. “灭佛”:勇气与策略


“灭佛”本身是一个敏感而危险的举措。虽然此时寺院的发展规模已经严重影响了国家经济,但佛教思想影响深远。在北周,不管是宇文邕敬重的父亲宇文泰,还是先他而去的两位皇帝哥哥,都是虔诚的佛教徒。

“灭佛”就意味着要在统治阶层内部开刀,万一操作不慎,很可能佛没灭成,反倒因此触动国家统治格局,北周帝国从此倒下。

在正式“灭佛”开始之前,两场关于佛教去留问题的全国性辩论在宇文邕的主持下召开了。

在其中一场辩论中,有位名叫卫元嵩的僧人,似乎看明白了皇帝的心思。

他上书给宇文邕,表示自己要还俗,呼吁国家不应该再耗费这么多的精力在佛教建设上。他建议将佛、道两教编到一起,方便管理,还建议把造佛像的热情和钱财用来造城池,并把皇帝当成佛祖。他说,上古尧舜的时候并没有寺庙,也不信佛,可那时的天下太平得很。而现在天下寺庙多的是,和尚数都数不清,反而不太平了。

看到卫元嵩如此支持自己的政策,宇文邕“灭佛”的信心更大了。

不过,对于宇文邕的态度,得道高僧们普遍持另一种观点,其中以慧远法师的态度最为强硬。

慧远表示,陛下您如今倚仗权势,胆敢废除佛教,我拿你也没办法。但人死后,都是要往生的,您现在对佛教犯的罪孽如此深重,你就不怕死后下地狱,承受六道轮回之苦?

听到此番言论,宇文邕态度也很强硬。他答道,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只要这些改革能够使天下太平,我下十八层地狱也无所谓了。

作为得道高僧,慧远还是希望佛教能够完好保存下来。他反驳道,陛下如果非得种下恶果,那到时候天下百姓也会遭遇灭顶之灾的,又哪会有陛下口中所说的天下太平呢?

或许宇文邕也知道政府一旦下令禁绝佛教,肯定会有很多不明真相的老百姓在别人的教唆下跟着起哄,焚烧寺院、毁坏佛像、打杀僧侣等失控的情形极有可能上演,而这些大概就是慧远和尚口中所提的“苦业”。因此,在正式下达全面禁佛的诏令上,宇文邕只是明令全国僧侣还俗,但并不杀人。同时,他主张召集有名望的儒、释、道三家学者共聚一堂,好好讨论下关于三教合流的问题。

经过一场温和的“灭佛”运动,北周并没有产生强烈动荡。相反,由于僧侣们的还俗以及寺院的关门,打破了固有的“寺院经济”体系,使得大量土地从寺院回归国有,为帝国的发展提供了储备力量。而大量的还俗僧侣,也极大地补充了帝国的劳动力和军事力量。

北周与北齐之间的国力差距,越来越小了。

宇文邕终于可以安心进行灭齐的战前准备了。

过去,在其父宇文泰的倡导下,西魏首创“府兵制”,鼓励关中地区的汉人踊跃参军,并且允许关陇豪族拥有自家武装。在此基础上,西魏建立起了以八柱国、十二大将军、二十四仪同为首的府兵军事组织。

宇文邕亲政后,在原来“府兵制”的基础上,继续扩编部队,将招兵范围扩展到百姓群体中,百姓只要来参军,一律免税。同时,将新招募进来的“府兵”统统改编成北周的皇家卫队,直接听命于皇帝本人。

正所谓,此消彼长。北周在进步的同时,北齐却是日渐衰落。自高欢死后20余年间,北齐就换了5位君主。到了宇文邕准备伐齐时,北齐已经来到了齐后主高纬时期。

相较于北齐前面几位君主,齐后主在昏暴方面的“战绩”,有过之而无不及。在位期间,他先后杀了兰陵王高长恭、丞相斛律光等军事实力派,把北齐一手好牌给打烂了,变相地为北周灭北齐清除了最后一道障碍。

▲洛阳龙门石窟 图源/摄图网



06. 统一伟业的中止


北周建德四年,公元575年,隐忍多年的北周武帝宇文邕开始了他统一天下的第一步——伐北齐。

战事得到了大部分北周将士的鼎力支持,但在行军方向上,将领们的意见却产生了分歧。

一派认为,此次进军应该依旧沿用过去宇文护在时走过的路线,从北齐重镇洛阳入境,进入北齐腹地,引齐军南下,围而歼之。

另一派则认为,应改变以往行军路线,改走平阳(今山西临汾),直取北齐后方生产基地晋阳,断北齐军补给,从而达到不战而屈人之兵。

双方的意见,同时摆到了宇文邕的面前。

作为一个曾被当作“傀儡”的帝王,傀儡生涯教会他的,不仅是隐忍,还有慎行。这一点,在前面“灭佛”的过程中已体现无遗。对于这次伐齐作战,与其说是这位帝王在军事上的“首秀”,倒不如说是对北周对北齐国力的一次试探。

因此,宇文邕并没有采纳取道平阳,攻晋阳,断齐军后路的方式,而是沿着固有的战争思维,走着以往走过的老路。

一切准备就绪,宇文邕亲率北周军主力部队六万直取洛阳。此时,宇文邕先前为解放帝国生产力所作出的贡献产生了积极的作用。北周军队势如破竹,十余天内连克北齐境内30座城。为争取民心,宇文邕下令,北周军队过境时不得踩踏庄稼,乱砍乱伐,违者军法处置。

不过,当北周军队在进攻洛阳时,还是遇到了顽强的抵抗。洛阳城高池深,易守难攻。北周军队久攻不下,伤亡严重。

更要命的是,此时,宇文邕突然病倒了。

最终在北齐援军到来之际,宇文邕及其所率领的北周军队被迫撤出战斗,返回长安。

此战,虽未伤及北周军队根本,却在一定程度下影响了北周军队士气。部分将领出现了厌战情绪,甚至还有人认为此时的齐国仍旧与数十年前一样,强盛于北周数倍。

但作为领袖的宇文邕,却在此次作战中发现了不一样的问题——北齐军队虽仍强大,但存在指挥不明、调度不灵等弊病,以至于北周军队入境半个月,北齐方面还没有作出反应。而这正是北周的机会。

▲北周武帝宇文邕 图源/影视截图

总结了这次作战经验后,宇文邕开始他在军事领域上真正意义的“首秀”,灭北齐。

北周建德五年,公元576年,宇文邕再次出兵伐齐,目标是攻下北齐大后方晋阳,引齐后主高纬出兵,再集中力量消灭北齐主力,乘胜东进。

一切正如宇文邕所料,经此一役,齐国大败,齐后主被俘。

自北魏分裂以来的东西对峙格局被打破,中国的北方重新进入统一时代。

至此,宇文邕终于集齐了天时、地利、人和,可以着手完成父亲宇文泰统一天下的遗愿了。

此时,整个华夏大地,自东汉末年以来,已分裂了近四个世纪。还差一步,宇文邕即将实现与秦皇汉武一样的伟大功勋。至少在此刻,宇文邕的心情是愉悦的。

吊诡的是,或许就连宇文邕自己也没有意识到,伐北齐,既是他在军事领域的“首秀”,也是他人生最后的巅峰时刻。

正当他满怀信心准备继续攻城略地、拓宽疆域时,慧远和尚当年说的“苦业”在他身上应验了。

北周宣政元年(578年)五月,统一北方后的宇文邕率领五路大军讨伐突厥。这次,他再也没能尝到战争的蜜果——大军刚出发不久,他再次病倒,只能选择撤军。

返程中病情加重。回到洛阳当天,这名毕生致力于强军富国的君主,永远闭上了眼睛,年仅36岁。

战争没有停止。他的后继者——隋文帝杨坚,沿着他来时的道路,最终重新统一了天下。

从宇文邕病逝的578年,到杨坚统一全中国的589年,中间仅隔了大约10年。可惜,老天终归对宇文邕太过吝啬,不然,谁知道他还会创造怎样的伟业呢?


参考文献:
1、[唐]李延寿:《北史》,中华书局,2000年
2、[唐]令狐德棻:《周书》,中华书局,2011年
3、张曼涛:《现代佛教学术丛刊》(第5册),大乘文化出版社,1980年
4、崔彦华:《晋阳在东魏北齐时的霸府和别都地位》,《晋阳学刊》,2004年第3期


本文系网易新闻•网易号新人文浪潮计划签约账号【最爱历史】原创内容,未经账号授权,禁止随意转载。


- END -
作者丨大唐梁金吾
编辑丨最爱君

文章来源:最爱历史公众号,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图片来源:网络    

声明:版权问题,投稿,商务合作请联系:hr@todayfocus.cn


中国历史;北周;宇文邕

评论(0)

游客

加载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