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朗伯柯RVF中国锦标赛” | 世锦赛日记 - 7

一颗贵腐葡萄的代价


2020月10月6日

波尔多 苏玳





每次出游我都习惯租车自驾,18岁刚成年就考了驾照,出国第一年拥有了人生第一辆车,随后无论在美国旅游还是出国旅游,无论是希腊窄到令人窒息的马路还是马赛左边是山崖右边是悬崖的山路,都首选自驾。直到回上海,公共交通过于便捷,酒驾查得也着实厉害,开过一段时间车最终被市区的交通磨灭了耐心,这一两年慢慢开始习惯不开车的日子。


曹老师是典型的本本族,同样是高中毕业考取的驾照,他愣是十几年没上过路。在一起后第一次旅游去意大利,我很自然地提出租车自驾,他有点犹豫,说有驾照但不会开车,我简直不敢相信。活到了这把年纪的男人不会开车???这可是必备的生活技能啊!


这件事情在我心里卡了很久,在我这里不会开车的男人是不存在的 (也许之前在大美帝国人人开车留下了深根柢固的印象)。在我幻想中的浪漫爱情里,一位翩翩俊公子为女士拉开车门请女士上副座然后自己潇洒的掌控方向盘,不是理所应当的事情么?偏偏给我遇上了个不会开车的俊公子!事实证明,想象中的美好画面是不存在的,后来大家看到的真相来自于男友视角的照片,清一色的夸赞“车技很棒的女汉子!”


今年一月份的法国之行,我们因为国内疫情爆发,延长了在欧洲的假期,辗转又增加了西班牙的行程,来了个法国西班牙大环线。无论是从教皇新堡到巴塞罗那,Priorat到波尔多,还是从波尔多回巴黎,都是不间断的7-8小时的车程。加上回国机票的不确定性,我开始有了负面情绪,埋怨为什么曹老师不会开车,不能为我分担一点。曹老师似乎也意识到了我对“男人要会开车”这件事的执念。


回国之后,我开始几乎逼迫式地教曹老师开车。去无锡,苏州等附近城市,一有机会我就让他上路,还好他悟性不错,短短几次也能开得有模有样了。


   


第二天下午吃完饭,练了一轮盲品,本来还想练一轮,大冬瓜抵不住睡意(时差)上楼睡了,我和曹老师还没从盲品的兴奋中缓过来。这次没有酒庄游多少让我们有点失望,虽然波尔多来了很多次,但是每次都是在梅多克区域,右岸也没去过,贵腐也没见过。想到这里,刚好这个时间外面阴雨绵绵,大多数酒装采摘完最后一轮红葡萄,应该是养贵腐菌的好时候!


“我们去找找贵腐?”

“好呀。”显然曹老师也很感兴趣。


这边小村庄,路况简单而且没什么车,正是练车的好时机。先定位一个滴金吧,到了苏岱再见机行事。曹老师一脚油门,出发!


玛歌离苏岱并不近,要经过一个波尔多市中心,穿过格拉夫然后才到苏岱,70多公里在没什么高速路段的情况下要开一个半小时。曹老师看着很稳妥,一路上基本不需要我怎么提醒了。看来我美滋滋坐副驾的梦想不久就要实现了!


眼看进了苏岱,村口的几片葡萄园似乎都已经采收完成了,并没有剩余葡萄在树藤上。难道错过了?我们不甘心,继续前进。


漫无目的的拐了几个弯,看到一个路标“Chateau Coutet”。哇,大名庄啊!走,进去打个卡吧。开过了一两片葡萄园后,惊喜的发现有小小的葡萄挂在树上。

“有欸有欸!”我把脑袋往车外探,想确定是丰收了挑剩下的葡萄还是还没丰收的葡萄。


眼见着离葡萄藤越来越近,一串串小而丰满的葡萄展现在我眼前。只听“滋拉”一声,车身与旁边隔着葡萄园的石堆来了个亲密接触。


“Jesus….” 赶紧后退看看车子的情况。


右前方车门跟车灯当中的那块板刮出了条条斑纹,车灯玻璃也磨白了一小片。我摸了摸车身,好在没有大伤痕,似乎只是掉漆,有些刮痕有点深,还好没有撞变形。我迅速估计了一下,这种擦撞国内的汽修店估计两三百人民币给补个漆打个蜡就完事,但是这边。。。几百欧逃不掉。


“你买保险了么?”


“车行的基础保险是1500欧以上起赔,我信用卡是带有租车保险的,但是报销流程非常慢。”用过信用卡的租车保险,一堆的表格和申请,报销是在半年后才拿到的,不到万不得已也不想动用。


“那怎么办?”曹老师开始有点着急,毕竟第一次出交通事故。


“哈哈学车总要交学费的,你撞墙总比撞车或者人好。没事,我拉你学的车,学费我帮你交!”学车过程中擦擦碰碰是免不了,这种心理准备还是要有的。


“这程度的刮蹭我们自己补吧,我以前补过,应该可以补到看不出。”


“你确定?”


“确定。”额,其实我补过的是微创那种,这次大面积创伤不知道能不能用同样的办法。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既来之则安之,都已经看到贵腐葡萄了,不能让一点小事破坏了我们的心情。


旅途继续,下田去观察贵腐,贵腐正在感染中,细细地蒙了一层灰尘一样的东西在葡萄表皮上。初步断定是赛美容。大多数葡萄都是一半红一半白的,后来知道这是马德拉反应,在糖分聚集过高的情况下表面会变成焦糖棕色,反应到白葡萄身上看上去就变成了红葡萄。有一些表面起了虎皮,缩得小小的。


环顾四周没有人,偌大的葡萄园空空荡荡,摘了一颗红色的放到嘴里。明显的贵腐味,甜!真甜!也酸!果汁很少,要嚼一嚼才能嗦到。


又逛了几片葡萄园,感染的情况各不相同,但是似乎葡萄密度都很低,葡萄串之间的间隔比正常葡萄藤上的要远一些。


看完贵腐心满意足开始解决正事。补漆!


开往e’Leclare的汽修店,光漆就一整个货架,琳琅满目,黑色的约莫有几十种选项。拿着驾驶证询问工作人员色号,得知色号是914,翻了一遍货架,有912和915,没有914!感觉这已经是一家很大的汽车用店了,这边没有的话那。。。


“用别的色号的漆可以么?”

“小面积问题不大,你们那个面积有点大,远看是看得出来的。”


问了车的色号漆哪里可能能买到。店家给了一个波尔多市中心的地址,开过去也有点折腾,想想算了,比赛完了去巴黎弄吧,波尔多这边是不是还要进田里逛逛,指不定还会出什么岔子呢。

 


一周后 巴黎


我们的四级同学池清去年开始定居巴黎,每次来欧洲酒庄游都会跟她见面,得知我们这次来法国参加比赛,她很热情地邀请我们到了巴黎住她家。


之前车子出了问题我们询问池清巴黎周边有没有便宜的华人修车行,池清拿着车子的照片去要估价结果估了一个500多欧元的天价,彻底打消了我们找人修车的念头。


好在在巴黎买到了对应颜色的漆,同一个店里买了磨砂纸和海绵,车子开到池清楼下停车场,拿了一桶水,开干!


先把表面的灰尘抹干净,磨砂纸沾水包着海绵先从小刮痕磨起,曹老师起先在旁边看着,看会了之后也开始加入磨车大队。


旁边车轮上的一小道刮痕很快就被磨平了,用漆一碰,瞬间恢复原样。老司机不是白叫的,都是凭着经验堆起来的。


再看曹老师那边已经满头大汗,似乎磨砂纸的颗粒太小无法打磨更深印记的伤痕,一条条疤顽强地屹立在那里。


只能放弃,第二天又去旁边的家装店买了不同颗粒大小的砂纸回来慢慢试,先用最粗的砂纸打磨掉明显的凹痕,再用细一点的砂纸打磨掉粗砂纸留下的痕迹,1个多小时后,我们基本把小刮痕都磨平,大刮痕也只剩很细的一条,用水冲洗干净,最后上漆。走远一点看几乎看不出有问题。


黑色的门板可以用漆解决,那车灯玻璃呢?还是能明显看到白乎乎的一片。我想了想,突然灵感一现,想到了透明指甲油。


“走,去药店买指甲油!”


买完回来直接往玻璃上涂,果然白色的痕迹开始弱化,多涂几次后也几乎看不出擦碰的痕迹了。


之后两天又上了几遍漆巩固了一下颜色,战战兢兢在机场还车的时候看着工作人员随意地抬头看了一眼车,随后钻进驾驶座查看油量,出来后笑着跟我们说:“可以了,没问题。”心中的一块大石头终于卸了下来。


遇到问题要想办法解决问题才是正道啊,几十块能解决的事情就不需要花几百,漆9欧,磨砂纸5欧,海绵5欧,指甲油7欧共计26欧元完成补车重任!


白白





主办方

朗伯柯 & RVF(中国)

Leboucq Savvy & RVF Chine





文章来源:朗伯柯RVFA公众号,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图片来源:网络    

声明:版权问题,投稿,商务合作请联系:hr@todayfocus.cn

红酒;RVF世界盲品;葡萄酒

评论(0)

游客

加载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