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年了,他一心刻竹子 | 匠人志

真正的喜欢,不是瞬间的欢愉,亦不是求一个最终结果。





真正的喜欢,不是瞬间的欢愉,亦不是求一个最终结果。其实喜欢本身是没有目的性的,一切后果都只是水到渠成。你只需享受那些持续的喜悦,那么即便最后没有结果,这时光也不算是荒废的。

东家百科:

竹刻,也称竹雕,是在竹制的器物上雕刻多种装饰图案和文字,或用竹根雕刻成各种陈设摆件。赵汝珍在《古玩指南·竹刻》中这样概括:“竹刻者,刻竹雕竹也。其作品与书画同,不过以刀代笔,以竹为纸耳。”

守艺人:

张利斌(东家ID:小张公),竹刻手艺人,布艺斋竹刻馆馆主。


匠人事:

喜欢一件事,是安静的。张利斌十几岁的时候沉浸在水墨山水中,一个人磨墨、练习,在明暗线条中,独自感受万物。

17岁,他偶然间在《美术报》上看到一篇写留青竹刻的文章,和竹刻艺术家顾军的作品照片。瞬间的欢愉立刻充斥他的心里,喜欢往往是行动的导火索,他到处托人找老师学竹刻。在姑妈的介绍下,张利斌成了嘉兴市非遗传人冯嘉生的徒弟,跟着学习竹刻。

喜欢的路是孤独的,因为喜欢做的一些事有些时候其实是枯燥的。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刚接触竹刻,需要从磨刀这基本功开始。学徒磨刀需要学习很久,张利斌在起初的日子重复着磨刀,枯燥却丝毫不感厌倦。

接下去就是练习竹刻了,学习去皮、剃底、分筠。连续两个月,从天蒙蒙亮到傍晚燕子归巢,他每天与竹子、刻刀为伴。“学竹刻的人,85%以上坚持不到一周就放弃了,因为要适应握刀的方法,手很酸;整个人也很疲惫。”

八年的竹刻生涯,因为那些没有缘由的纯粹喜欢,他的作品从青涩到现在形成自己的风格。“我在学生时代的作品,图案的凹凸立体感没有那么明显,现在的作品则要生动些,细节方面更加注重去塑造,而不是纯粹追求细致。”

他喜欢竹刻的固执还延伸到了选料上。 每年冬至前后,他都要去临安昌化的山区里精挑细选些竹子。“选四年生的竹,皮质均匀、没有斑、光滑的,然后,煮一下,再做防腐处理。”

张利斌静静享受着他的喜欢,甚至从喜欢中获得了更多,也能养家糊口。家人也从开始的反对到支持,他也成立布衣斋竹木馆,展示着自刻的一件件竹刻作品,笔筒、笔搁、扇骨……


其实喜欢本身是没有目的性的,一切后果都只是水到渠成。你只需享受那些持续的喜悦,那么即便最后没有结果,这时光也不算是荒废的。

匠人言:

“我还是有机会做得更好的。”

“我自己的喜欢和别人对我作品的喜欢,都是我坚持的动力。”


继承者 竹刻

评论(1)

游客

加载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