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今天踩死的一只蚂蚁,来世可能是你的兄弟姐妹

专访 | 艺术家 朱敬一► 这张照片摄于2014年6月9日 ,那时一条刚成立不久,新办公室初装修完,还显得有点儿空荡荡的。这天来了一位艺术家,只见他面对...


专访 | 艺术家 朱敬一

这张照片摄于2014年6月9日 ,那时一条刚成立不久,新办公室初装修完,还显得有点儿空荡荡的。这天来了一位艺术家,只见他面对白墙冥思片刻,便行云流水般画了起来。一天下来,一大面白墙上已经留下了一幅充满魔幻色彩的水墨作品。(下拉至文末,可看整个绘画过程的记录视频。)

他,就是以画“鬼神”闻名的艺术家朱敬一。

今天是“鬼节”,我们专门和他聊了聊关于鬼怪和艺术。

有很多人说我之所以画鬼神,就是因为对鬼神特别感兴趣。而事实上是,我画不好正常人,画不好特别写实的东西,鬼神因为是无形的,它没有一个现实和参照物,所以对我来说比较适合。

于是我发现,我找到的资源给我的灵感是非常多的。比如说我在中国古代奇书《山海经》、《搜神记》里找到了很多属于中国人远古时代留下来的一些回忆,对人和自然的思考,这个就非常有意思;再比如说现在有很多动画片里,包括很多游戏里,也会有这样一种“非人”的状态,包括想象中的怪兽的状态,它其实是突破对正常人的认知,把人的某种特性放大。


《妖野荒踪》系列之《达摩面壁图》,布面丙烯



《妖野荒踪》系列之《金刚观自在图》,布面丙烯

► 我一直说,鬼神其实是人和神之间的一个状态,他不是正常的人,也不是正常的神。从人到神,中间有一个过程。

比如你看周星驰电影里那种降魔,每个怪兽身上具有的特点都是有原因的,都是在他们还处于人的状态的时候,受到不公平,受到不好的东西,这些东西在不断修炼的过程中,可能不断跟周围环境形成一种平衡的状态,慢慢的,修到最后就是一种神的状态。

所以我觉得鬼怪的状态其实是一种人的变异,或者说是人的延伸。


《妖野荒踪》系列之《刮骨疗伤图》,布面丙烯


《妖野荒踪》系列之《神骑图》,布面丙烯

► 塑造有形的鬼神,我有我自己的方法。我先在画面上随便画,让自己达到一种非常放松、非常自由的状态,之后停下来,在画面里找形,当我看到这个形状有可能有一点像仙鹤,可能它是一个仙鹤和一个熊猫的组合,也有可能它是一个青蛙和一个人的组合,我是在这种偶然性里找一些必然性,这种方法有一个好处,就是不会有习惯性思维。


《妖野荒踪》系列之《夜行》,布面丙烯



《妖野荒踪》系列之《钟馗降魔图》,布面丙烯

► 我在《瑞云群妖图》等一批作品里,放了很多陕西皮影的造型,又放了一些少年时候看过的卡通造型。但是我又把它们扁平化,然后再置入一个非常绚烂的云彩弥漫的环境里面,特别像精灵死亡后的汇集之地——精灵们有自己的灵魂,并且汇集在这样的世界。


《妖野荒踪》系列之《迷宫夜宴图》,布上丙烯


《妖野荒踪》系列之《瑞云群妖图》,布上丙烯

► 我可能同时喜欢两种东西,这可能跟我AB血型有关系。绚烂色彩的东西,我会觉得有一种生命的涌动,不断地往前冲,有一种激昂奋进的酒神的精神。纯净宁静的黑白,我觉得它就是一种很单纯的东西,是一种强大的控制力下的反思。

当你色彩绚烂增加到极致的时候,它有可能最终呈现出来的是一种纯净感。而当我限制了黑白,我在它的形里面,它的层层叠叠里面增加了无数的丰富的效果,这个是一样的。


《同体大悲》系列之1,2012年

► 《同体大悲》这个系列,“悲”字不是悲痛的意思,而是悲悯。佛教有一种概念认为,所有生命情感的东西都是一体的,你有可能今天踩死一只蚂蚁,它有可能转世成为你的兄弟姐妹,所以生物都是有相互关照的,相互关联的,所以我创作了这些作品,比如说你看到一只老虎,外形上是一只老虎,但是它是有很多的各种各样的其他动物的特征。


《同体大悲》系列之5,2012年

《同体大悲》系列之6,2012年

► 我大学时代学的是传统书画,经过了四年以上严格的山水画训练,这部分经历会在我的创作中留下烙印。后来,在创作我的立体油墨系列时,当我发现一种新材料有能够从纸面上站立起来的可能性时,我第一步的尝试一定是把它跟我最熟悉的东西结合,那就是山水,我尝试着让它能够在走出二维平面,走到三维空间的同时,又能够保留传统绘画中的美感。


《立体的墨》系列之《回望石》侧面



《立体的墨》系列之《回望石》侧面


► 在画传统画的时候,我一直在想能不能用新的材料来尝试更多可能性,于是我花了大概4年时间,找了大概200多种材料来尝试山水画,油漆、木头、墙面石材,我都用过。

我当时寻找材料有一个标准,就是要体现水墨画里面的那种黑色,我要找到我想象中最黑的,一开始我找到了油漆,它是我们所能找到的最黑的,但是我发现它没有一点点的立体感。最终找到了树脂这种比较适合我,我也可以把控得比较舒服的材料。

我买了很多不同品牌的热熔枪,欧洲的、美国的、国产的,最后终于买到一把适合自己的,然后我用它结合树脂材料,画了无数的画。有一天晚上,我发现我能够做到了一点点。

第一次我发现突然你有可能放弃以前你所拥有的,你的美感的体系,而真正走到的时候,它对你的考量,你的思维体系完全不是二维空间,你可能考虑的是建筑的,可能是更立体的东西,于是我就不断的往前走,走进去,我发现,我仍然能用一些办法来控制它,又具有三维的美感,但是又能够找到传统的水墨韵感。


《立体的墨》系列之《空空石》,上图为正面,下图为局部

《立体的墨》系列之《瘦月透华》


► 于是我后面就继续做了一批立体的作品,一开始还是以传统中国画的形式去创作,既要能够有立体的感觉,又要能够保有传统绘画的美感。当你逐渐对材料变得熟悉的时候,这两种东西其实有可能融合得非常好。

当我完成了一个目标之后,我马上就想,我是不是完全能驾驭这个东西。当我做完一个立体系列之后,我会再设想,我能不能做一个占有更大空间更大场地的作品?于是就有了2014年年底的展览《归山之时,请把狐狸赶进白云》。


《归山之时,请把狐狸赶进白云》展览现场,2014年




《归山之时,请把狐狸赶进白云》展览现场,局部,2014年

《归山之时,请把狐狸赶进白云》是一个寓言故事,讲的是曾经在山里面归隐的一群隐士,有一天想出来看一看外面的世界,当他们跋山涉水,经历了千辛万苦,发现外面的世界也就那样,和自己想象的差不多,于是他们决定返回他们归隐之地。但是当他们回去的时候,发现那个地方已经缩小了,回不去了。

这个展其实是我尝试把叙述性的内容加入,然后把立体水墨放进更大的空间来展示。在完全没有任何支撑的空间中,我要去把整个的水墨状态营造出来。

后来发现了一个方法,就是事先做了很多的模具,就是绘画当中经常目前讲究点线面,我就做了很多块,很多线条,然后很多面,然后我来到这个空间当中,根据空间的状态搭建起来。


《归山之时,请把狐狸赶进白云》展览现场,局部,2014年

我特别喜欢这种线条的搭建,也是因为有一点,你在走入这个空间开始搭建之前,你可能完全不知道它最后是怎么样的?在做这个的时候,我希望能够让作品带一些叙事性,所以我在窗户上面用水墨画了一系列带有漫画感的作品。我自己感觉两者融合得蛮好,如果你真的是有耐心来细致地看这个展览的话,你会发现这个装置是有巨大的照应能力,它们有微妙的联系在里面。

这个展览作品包含着装置、绘画还有音乐,我尝试把一系列的东西融合在一起,来探索立体水墨的更多可能性。


(以上访谈内容来自朱敬一接受一条专访)



朱敬一,艺术家,1975年出生于江苏江阴,毕业于南京师范大学美术学院国画系。曾任朱屺瞻艺术馆,上海多伦美术馆学术部主任,上海证大艺术艺术超超市艺术总监,现工作生活于上海。致力于华夏上古神话系统图形研究创作以及对中国传统绘画材料语言的突破。2011年,参与成立“线体主义”艺术组织,2013年创立“南门精舍”工作室。


个人网站:zhujingyiart.com

新浪微博:@朱敬一

“南门精舍”微信号:nanmenjingshe


最后来看看,朱敬一去年在我们办公室的墙上都画了些什么:



唐门

评论(0)

游客

加载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