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到的勋章:国民党老兵肖像

一些曾经抵御外敌入侵、为国战斗的抗战老兵,他们的功绩和尊严需被重新拾起,这段历史,正是我们所有中国人应该知晓,应该铭记,应该传颂的!

每一年,世界各地都会举行纪念二战胜利的庆祝活动。无论是伦敦的帝国战争博物馆,夏威夷的珍珠港海军基地,抑或是莫斯科的红场,总会出现一群身着军服的耄耋老人,他们胸前的勋章熠熠生辉。女王、总统、总理、首相乃至路人纷纷到场向他们致敬。

在中国,曾经在正面战场与日本侵略军浴血奋战、保家卫国的原国军抗战老兵,有很多都被社会遗忘了。经历过卢沟桥事变的老兵付锡庆曾是张自忠将军麾下的机枪手,他在北京与鬼子肉搏时失去一条腿,后来作为天津的一名清洁工度过了余生。另一位同样经历卢沟桥事变的老兵杨云峰,甚至乞讨到了“抗日战争纪念馆”。许多老兵就像这样在贫困和无名中离开了人世,令人唏嘘不已。

这些曾经抵御外敌入侵、为国战斗的抗战老兵,他们的功绩和尊严需被重新拾起,这段历史,正是我们所有中国人应该知晓,应该铭记,应该传颂的!“我们不怕死亡,我们怕被遗忘——好莱坞导演史蒂文·斯皮尔伯格用他父亲的这句话来形容健在老兵的心境,它也同样适用于中国的抗战老兵。目前内地国军抗战老兵只剩不到20000名,他们的平均年龄在90岁以上,且正以瞬息而逝的速度离开我们。今天给大家呈现这样一组老兵的影像,希望借此铭记那些抗战时期的峥嵘岁月,并以我们一视同仁的崇敬之情,为这些国军战士戴上那枚迟到的勋章。

影响实录:迟到的勋章
卢满庆95岁

21岁参军的卢满庆1940年被编入远征军新38师,在抗战名将孙立人的指挥下到印度、缅甸一带与日军作战。当时作为侦察兵的他练就了一身丛林作战本领。1944年10月,参加了进攻八莫、南坎的战役,日本宣布投降后,随部队凯旋。 

这段参军经历让卢满庆以后的生活非常很难,受过5年管制的他从没谈过恋爱,最终一个寡妇带着三个孩子跟了他,并为他生下两个女儿。如今他跟小女儿一家生活在杭州市萧山区衙前镇,没有退休金和养老金。他最大的愿望是能回到湖南永州老家。 

影响实录:迟到的勋章
楼云祥92岁

影响实录:迟到的勋章

见到楼云祥时,他正站在书桌前用放大镜看《读者》杂志,胸前还佩戴着志愿者赠予的抗战纪念奖章,据说得到这块奖章后老人开心极了,除了睡觉,平时都会把它戴在身上。

1939年,17岁的楼云祥自愿参军,加入国军七十九师二三五团三连,任连队文书,上士军衔,在富阳诸暨一带同日军作战。由于与日军装备差距极大,楼云祥所在的部队伤亡惨重。

楼云祥与老伴居住在杭州市楼塔镇岩下村,每月有退休工资2000元左右,身体尚好,只是腿脚有所不便。两个儿子和两个女儿都比较孝顺,平时会过来照顾。文革时被打成反革命,经历过游街批斗的楼云祥做梦都希望得到大家的认可。 

影响实录:迟到的勋章
施皆庭89岁

看到有人到访,正在午睡的施皆庭从床上爬起。施皆庭1945年参军,加入七十九师二三五团三连,在浙江临安、安徽徽州一带驻防。抗战胜利后,随部队到浙江杭州、江苏溧阳、常州、滁州等地接收日军投降。

影响实录:迟到的勋章

施皆庭边吃棒冰边和我们聊天,他吃得极慢,棒冰化了一地。老人目前身体尚健康,和女儿一家居住,每月有失地农民养老保险1100元。心愿是得到社会认可。

影响实录:迟到的勋章
李益三91岁

李益三艰难地打开门走到室外透透气,前不久他摔伤了腰,卧床不起。屋外的盆栽也因此疏于照料,渐渐枯萎。

1944年21岁的李益三参加忠义救国军,随部到桐庐、建德、淳安整训练,后到昌化、於潜一带开展敌后抗战活动。抗战胜利后他被调到北京军官学校培训学习,1947年分配到13军297师担任教官,1949年随部起义。

1955年李益三被划为反革命,判刑3年,在萧山盈丰农场劳改,后留场工作直到1969年。文革开始后,他又被批斗,吃尽苦头,无妻无子,孤苦一人,直到1980年平反。目前每月仅靠高龄费几百元度日。

影响实录:迟到的勋章
金城94岁

金城,家中独子,1943年春在诸暨师范读书时,响应蒋介石十万知识青年从军号召,投笔从戎。他被上级挑选至云南编入远征军54军36师,任上士特务长。1944年参加滇西反攻战,在夺回腾冲的战斗中,他同三位炊事员在送饭途中遭遇敌机轰炸被泥土掩埋,死里逃生的他从泥土中爬出,继续把饭菜送上火线,得到首长表扬。后升任整编74师57旅少校军需主任,解放战争时在济南随部队起义。

影响实录:迟到的勋章

目前,老人身体健康思维灵活,94岁高龄依然负责四家店铺的会计工作。他的心愿是海峡两岸早日和平统一。 

影响实录:迟到的勋章
来汝福98岁

来汝福在找他当年的笔记。原为黄炎培学生的他,1938年1月经浙江大学校长竺可桢介绍,到江西清江工兵学校当学员,结业后为陆军工兵学校中尉助教,1941年5月21日调为军政部城塞局训练班上尉队副和城塞局设计科上尉科员,负责防御日军进攻的军事工程技术工作,前后在军队四年。

影响实录:迟到的勋章

来汝福现独自居住在敬老院,作为当年的高级知识分子,他的笔记都是用英文书写的,如今原版笔记已被当地档案馆收藏。来汝福的心愿是让中国更加强大。 

影响实录:迟到的勋章
王吾法95岁

见到王吾法时,他正在家门口的空地上散步,由于眼睛患有白内障,老人基本看不清东西。

王吾法19岁被抽壮丁,到临安於潜管军用仓库,后来成为25集团军80师师部传令兵,参加过第二次长沙会战,之后随部队参加浙赣会战,在义乌、金华、兰溪、安徽一带作战,最后在湘西抗战到日本投降。

影响实录:迟到的勋章

王吾法目前身体状况一般,与儿媳及孙子一家居住,每月有高龄补贴230元。他的心愿是得到国家的承认。 

影响实录:迟到的勋章
孙取候91岁

1944年,响应政府知识青年从军号召,在贵州独山参军,被编入青年远征军205师614团1营1连,日本投降后复员。目前,老人身体健康,思维清晰,和老伴一起居住。每月有自己购买的养老保险500元,单位补贴120元,高龄补贴50元。孙取候的心愿是身体健康。

影响实录:迟到的勋章
吕铁鹏92岁

吕铁鹏花了近20分钟,亲手写下“亲爱精诚”四个大字,这是他的母校黄埔军校的校训。毕业于黄埔军校17期23总队的吕铁鹏是杭州地区极少数依然健在的黄埔军校毕业生。入伍时年仅14岁的吕铁鹏在17岁时考入黄埔军校,1942年毕业后在福州抗战,任陆军独立33旅排长,少尉军衔。曾经当过教师的吕铁鹏拥有每月3000多的退休金,现与老伴及小儿子一家居住。吕铁鹏希望中国永远不再被日本欺负。 

影响实录:迟到的勋章
余玉泉88岁

关爱老兵志愿者在证实余玉泉的抗战经历后为他戴上纪念章。

1941年参军的余玉泉被编入国军190师568团4连,先后在浙江、湖南等地与日军作战,参加了第二次长沙会战。

在志愿者找到他后,余玉泉表示已无心愿。 

影响实录:迟到的勋章
许校龙94岁

第二次见到许校龙时,他已躺在乡镇医院的病房里。志愿者和亲友们围坐在他的周围。

18岁那年,许校龙被抽壮丁,到江西上饶任通讯兵,后来参加了第二、第三次长沙会战及衡阳保卫战。目前,老人身体情况不佳,每月仅有高龄补贴110元。当被问及心愿,他只说想在看病时得到应有的照顾。

影响实录:迟到的勋章
詹春松91岁

17岁那年,詹春松被抓壮丁,在浙江东阳、江西高安、湖南湘西、广西桂林等地与日军作战,桂林战役时,詹春松所在的团几乎全军覆没,他因负伤被送往后方治疗而幸免于难,但失去了右臂。 

詹春松独自居住在一所乡镇敬老院,每个月的生活来源仅有100元高龄补贴与200元伤残补贴,目前,因养老院涨价,老人已无力承担费用。詹春松希望能改善晚年的生活。 

二战结束70年

评论(1)

游客

加载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