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谷歌X发起人(下):应把最好的教育带给世上每个人

是什么让他放弃斯坦福职位而全身心投入在线教育?

塞巴斯蒂安·特龙(Sebastian Thurn),Google X 发起人,Udacity总裁。2012年年初,受可汗学院萨尔曼·可汗(Salman Khan)的启发,特龙参与创立了Udacity。这是一家营利性教育企业,提供丰富的大规模开放式在线课程(简称MOOC)。特龙在斯坦福教授的 “CS 373:无人驾驶汽车设计”(CS 373: Programming a Robotic Car)是Udacity第一批上线的课程之一,它吸引了来自190个国家的16万学生,其中年龄最小的只有10岁,而年龄最大的学生已经70岁了。此外,该课程中最优秀的400名学生中没有一名来自斯坦福大学。这让特龙兴奋不已,他决定放弃他在斯坦福大学的职位,以便全身心地投入到Udacity的运营中。

任美星:我听说您还在运营Udacity?什么是Udacity?

塞巴斯蒂安:Udacity(在线大学)的目的是为了让教育更加的民主化。我们相信很多人没有办法找到一份好工作是因为他们没有接受高等教育的权利和资源,所以我们做的就是在线以一个低廉的价格为人们提供最好的教育,很多甚至是免费的。这样就可以让人们有机会接受教育,发觉自己的价值。Udacity主要侧重于计算机科学以及相关的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学科(统称STEM)。我想计算机技能对上班族来说真的很重要,而且这类技术性学科要比像哲学这样的学科更适合在网络环境下学习。学习哲学需要精彩的演讲和大量的讨论,这些相对不容易用计算机实现。

任美星:是什么促使您由提升自动驾驶汽车领域到在线教育。什么让您从这两个领域之间转换?

塞巴斯蒂安:我对很多事情都很好奇。我很关注如何可以影响社会,并且这样的影响是不是好的。而在线教育确实会产生一个很不同的影响。教育机会对很多人来说是十分重要的,尤其是那些充满热情的。我希望我能够为世界上的教育事业作出自己的努力和尝试。

任美星:您希望通过在线教育影响世界么?

塞巴斯蒂安:我们试着使人们能够通过在线教育发挥他们的长处。并且找到一份不错的工作。美国以其高拥有世界上最好的大学而自豪,但是却只有很少的人可以到大学里接受教育,因为它确实太贵了。同样在中国,中产阶层以上的人才可以普遍的接受高等教育,大学教育对于大部分人而言还是不可及。所以我们希望看到在中国每个人都可以有机会接受高等教育,越来越多的人可以利用课余时间去校园,利用在线周六的晚上接受在线教育,例如成为一个顶尖的编程家,如果你这样做了,你也可以赚很多的钱。

SebastianThrun805_1.jpg

任美星:我听说很多用户都在使用Udacity,您在中国最新的扩张计划是什么?有多少用户?

塞巴斯蒂安:每周活跃用户大概有10万人,付费用户有15,000人。

任美星:这数字十分惊人啊。

塞巴斯蒂安:确实很令人惊讶。它发展如此迅猛,确实令人难以置信。九月注册用户比八月份增长了大概有47%,这是十分疯狂的。我们在上海刚刚开了一个办公室,并且在把我们的课程翻译成普通话,以适应在中国的发展。我们希望在一月份的时候可以做好在中国市场正式上线的准备。

任美星:那您有看到来自中国的竞争么?

塞巴斯蒂安:我们确实看到很多竞争,许多的在线教育公司。但是我们在这里面确实是一个走在前列的新的科技公司。我们有许多的讲师教练来自于像谷歌,亚马逊,推特这样的公司,因此我们的学员得到的训练也是最好的,这是我在其他的在线教育公司没有看到过的。

任美星:那在美国的竞争呢。像是Linda.com, Udacity 和 Linda.com 的主要区别在哪里呢。还有其他的一些在线教育公司?

塞巴斯蒂安:如果你在Udacity学习,你可以得到一个我们的学位,这是一个短期的学位,并且受硅谷的顶尖科技公司认证的。这是很特殊的。事实上,最近,很多新的学位例如统计方面的,我们还有很厉害的一个部分是,公司会提供给你可以和教授,还有学习小组一起讨论的空间。学生在Udacity学习,仅仅在线内容的学习,是可以免费的。如果你想要教授的反馈或者是同学之间的反馈,你仅仅需要付费一小部分,这一部分的费用会在毕业之后返还给你。这样的服务只有Udacity有。

任美星:您提到针对部分人群,可以提供免费在线教育?

塞巴斯蒂安:Udacity的主要目的是民主教育。使得更多的人可以接受高等教育。我们知道并不是所有的人有能力支付学费,所以我们所有的在线教育内容都是免费的。许多其他公司都有付费内容,我们认为内容应该是免费的。因为他们并没有花费我们一分钱。所以我们也采用的是免费模式,所以如果你想要我们的学位,并且你的工作需要这样一份学位认证,你只需要支付12美元,当你毕业的时候,这些钱还会返还给你。

任美星:你如何让其他的公司和大学接受这样一种证书认证的标准?

塞巴斯蒂安:现在将近有100家公司已经直接接受了我们的证书认证。AT&T是我们基金会的一员。他们为持有该项证书的成员提供了超过100份工作。谷歌成立了两个工作训练营。很多的证书尤其是这些顶尖公司需要支付很昂贵的费用,而许多人又并不具备这样的能力。Udacity则将这些认证和顶尖的科技公司结合了起来。例如你得到了谷歌认证的开发师的认证,这是由谷歌发布的,并且由谷歌的科学家和技术顾问认证过的,这样你就很有可能拿到一份薪资不菲的工作。

udacity_1.png

任美星:新媒体正在挑战人们的观看习惯。我们越来越看到传统媒体的消逝,在您看来,在线教育是否会挑战传统教育呢,比如传统的学校?

塞巴斯蒂安:我认为Udacity确实给了更多人接受高等教育的机会。我们热爱大学,但是他们确实太贵了,有些人支付不起。上大学对他们而言确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让每个人都有机会接受教育。我认为这对于社会而言是十分重要的。因为有的人很可能出生在一个很偏远的地方,有的人并不是很富有,这样的话他们就没有办法去上大学,所以我们创造了在线教育。创造最大的可能去接受高等教育。

任美星:所以变革是十分令人激动的对么?

塞巴斯蒂安:对的。像我自己,作为一个斯坦福的教授,我认为我们就应该把最好的教育带给世界上的每个人,并且我知道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支付得起一年$50,000 的学费。所以我们尽可能地给我们的学生、顾客创造最好的服务。这是我最关心的。Udacity最主要的顾客是技能学习者。可能他们需要找一份工作,需要短期就一些专业技能进行培训,这些人是不同于那些在斯坦福学习的学生的。

全世界范围的人们要获得高等教育都很不容易。如果没有通过考试就无法入境。由于经济条件或招生人数的限制,许多处于事业中期的人无法进入学习的殿堂。让自己掌握的技能与时俱进十分重要,但技能和知识又在飞快地更新。无论我们是想要保住现有的工作、寻找新职位还是谋求晋升,都非常需要一种终身学习的态度。因此Udacity的目标就是给各个年龄段的人提供各个领域的高等教育机会。

任美星:所以我能称您是传统教育的“杀手”么?

塞巴斯蒂安:我更愿意用一个更积极的词语来形容,给传统教育注入新的活力,而不是传统教育的杀手。因为相比从前,我们确实让更多的人接受教育,在中国,在印度。

任美星:学习运用高科技的确十分令人激动,对么?

塞巴斯蒂安:我认为科技是所有事情的驱动力。它不是最终答案,但它一定是一个驱动力。并且科技应该更好的和人性化进行融合。

任美星:您如何看待中国的创新?

塞巴斯蒂安:我认为中国有很大的潜力。无穷的潜力。我问我自己世界上最聪明的人是哪里的,中国一定在其中,就像美国,像印度一样。我也看到国家也在快速的发展,政府也在打击腐败。很多创新型的公司在中国都是一些很小的公司。我认为不用多久,中国一定有机会发展壮大这些创新型公司,并且在中国也有鼓励创业者和合作者的环境。但是同时我也想指出的是,尤其是创业者和合伙人,还是需要时刻保持批判性的思维。我很惊讶于中国这十年间的变化。

任美星:您可以给中国的IT 企业以及中国的创新历程一些建议么,如何更好的提升?

塞巴斯蒂安:我不是中国问题专家。我认为在国家层面有一个强大的法律保证,低的贪污犯罪率是基本的。另一个是可以尝试像是谷歌这样的小而精的研发组主导研究。他们可以创造一些令人惊讶的科技,我们也的确做到了。我不止一次的跟你说过,这是一个疯狂的想法,它完成了许多几乎不可能的任务。研发组在六个月之内就可以完成产品原形并最终完成了项目。不仅在传统领域,在任何方面,都应该要认识到科技的无限可能性,如果你要问我对中国的建议,诚实来讲,这是我最想要说的。为此我们也将作出更多努力。(完)

以上是东方卫视记者任美星在2015(第五届)硅谷高科技创新·创业高峰会期间对塞巴斯蒂安·特龙的专访。

在线教育 Udacity 创新

评论(0)

游客

加载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