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曾有个奇葩国家,它叫西佛罗里达共和国

它只存在了短短78天。

上图,一张1903年的地图,显示出西佛罗里达共和国的所在位置。(Wikimedia Commons)

1810年,美国南部的路易斯安那州和佛罗里达州之间,一个小小的独立主权国家曾昙花一现。如今,已经没几个人记得这个“西佛罗里达共和国”,只在泛黄的旧地图里,还能找到它存在的证明。

这个小共和国的成立其实是当年西班牙和美国领土纷争的产物。当地居民不厌其烦,干脆自己宣布建国。但仅在短短78天后,就被美国政府收回主权。

0151009252.01.S001.LXXXXXXX.jpg

尽管存在时间短,但西佛罗里达共和国的故事让人们得以一窥当年,美国在初期用了多少不上台面的手段扩张领土。历史学家William C. Davis在《流氓共和国:一群伪爱国者如何掀起了美国史上最短的革命》这本书中,讲述了这个短命怪国的故事。

19世纪时,究竟谁拥有西佛罗里达,各方各执一词

westfloridacartoon.jpg
一幅有关西佛罗里达的讽刺漫画(Getty Images)

19世纪时,西佛罗里达就是一团糟。法国说那以前一直是他们的领土,直到1803年通过《路易斯安那购地案》一并卖给了美国。但西班牙不同意,他们认为,自18世纪80年代他们从英国人手里把这块地抢下来以后,这里就一直归其所有。

结果,西班牙和美国各自都宣称对这片两条河之间的潮湿地块拥有主权。何况还有英法两国留下的历史问题,这块地到底边界在哪,归谁拥有,谁也说不清。

实际生活中,很多西佛罗里达居民都觉得自己是属于西班牙的,有什么问题都愿意去找在新大陆由古巴哈瓦那都督代表的西班牙政府解决。西班牙的回应则事实上鼓励美国管控这片区域,用政府赠地形成缓冲区,隔开新兴的美国和他们自己更值钱的领地。

月复一月,年复一年,住在西佛罗里达的人们觉得受够了西班牙政府的管制。于是他们就行动起来。

三兄弟煽动起义,西佛罗里达就这么独立了

portofneworleans.jpg
1800年左右的新奥尔良港口 (Getty Images)

推动西佛罗里达实现独立的关键人物是肯珀(Kemper)三兄弟。他们也是Davis书中的主角。

肯珀三兄弟都是企业家和商人,总因为土地归属的问题和西班牙政府起纷争。1804年,他们在巴吞鲁日(路易斯安那州首府)试图发动起义,但以失败告终,而且当时西佛罗里达人也基本都对西班牙政府的做为比较满意。在沿密西西比河被押送的途中,肯珀三兄弟在美国军队的帮助解救之下越狱了。

于是,他们得以在1810年酝酿了反抗西班牙武装的叛乱,制造了更为成功的起义。巴吞鲁日一役速战速决,伤亡很少——西班牙人一方面不愿意为这块领土耗费太长时间精力打仗,另一方面本身也没有这个能力。之后不久,西佛罗里达共和国就诞生了。不过,肯珀三兄弟并不只是天赋异禀的反叛英雄——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是当时众多美国人的象征。

“(肯珀兄弟)象征了当时的工人阶级企业家,这些人为推动美国西部的开发起到了很大作用,”Davis说。“他们的目的是占有更多廉价、甚至是免费的土地,从而获得开发的机会... 他们更关心的并不是国家领土、行政划分这些事,而是怎么把自己的地搞好,是开个小酒馆还是修个谷仓。至于对哪个国家效忠,随时可以变的。“

正是这样商人式的变通思想,让肯珀兄弟建立了自己的小小国家,自订规则,自在行事。就是好景不长。

孤星旗,西佛罗里达首创

west_florida_499x335.jpg
西佛罗里达共和国国旗。(DOS Florida)

大家都知道美国国旗上有蓝底白色的五角星,不过估计很少人知道,第一次把这种星形图案用在国旗上的就是西佛罗里达。跟所有旗子一样,这本身不过是个符号(毕竟这个国家本身就是匆匆建立起来的)。但这个孤星符号成为了美国人对自由向往的永恒象征,后来也出现在德州州旗、南方邦联旗上。

不仅有国旗,西佛罗里达共和国也还有自己的“国歌”。Davis的书里记载了这样一段由志愿军民兵创作的行军进行曲的歌词:

我们能喝,而且喝不醉。

我们能打,而且打不死。

我们能去彭萨科拉(佛州城市),

还能凯旋归来。

从一开始,这个国家就是朵奇葩。西佛罗里达的居民来自不同的地方,有西班牙人,有在《路易斯安那购地案》前就住下的法国人,有死守不走的英国人,也有新来的“美国人”。他们说着不同的语言,更重要的是,来自不同的文化。

“这是当地的典型特征,”Davis说。“你在新奥尔良、莫比尔,甚至彭萨科拉,都能发现同样的事。”

然而这座美国巴别塔太短命。一些人怀疑,西佛罗里达一直就寻求被美国吞并;其他人则相信,这从一开始就是个被误导的异想天开之事。反正不管怎样,1810年12月,西佛罗里达共和国最后一次降旗,正式成了美国的一部分(当然,美国一直坚持自己通过《路易斯安那购地案》早就拥有了它的主权)。面对美国军队,这个小国显然也没有必要打仗自找苦吃。而在之后的十年间,西佛罗里达所在的整个沿海长条状区域也一大块一大块地逐步被美国收购。在1810年点投降之后,西班牙人在美国东海岸的军事力量也日渐式微,佛罗里达州余下的部分也很快都沦陷了。

从西佛罗里达看美国的扩张

batonrouge1830s.jpg
19世纪30年代的巴吞鲁日。(Getty Images)

如此说来,难道西佛罗里达共和国就只配当作历史上的一次笑柄?当年还是西班牙领土时就不受重视,拙劣地建国了,没独立两天就又转投美国怀抱。除了这些,它还有什么存在的意义呢?

Davis解释了这个故事最开始吸引他的原因。一方面,西佛罗里达所在的美国西南部有非常丰富的传说故事。就算故事主人公们的名字已被遗忘,但正是肯珀兄弟这样的人组成了美国的灵魂——他们为自己的未来奋力拼抢向前,就算有时需要靠不同寻常的革命来实现。

而Davis认为更重要的是,西佛罗里达呈现了一个有关美国究竟是如何扩张的理论。“不是出于什么宏大的爱国主义精神,或者民族自豪感,还是天定命运感,”他说。“这些都是扯淡。真正的驱动力是出于利益和企业家精神的个人动机。这不是在批判他们。人们往西部去,在那里他们能少受点法律和规定的约束。”

在西佛罗里达这个例子里,建国也只是为了谋生啊。

作者:Phil Edwards 译者:晓曦 编辑:Liszt
原文:Florida man starts country in the 1800s, only lasts a few months
摘自:Vox

历史 美国往事 佛罗里达州

评论(0)

游客

加载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