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要看迈阿密海滩巴塞尔艺术展

它是一个难得的机会,能让你在同一个屋檐下看到各种不可思议的艺术品。

不要根据你读到的新闻来评判迈阿密海滩巴塞尔艺术展(Art Basel Miami Beach)。

这场艺术展得到了新闻媒体的广泛关注,那些报道最好的一点是介绍了崭露头角的艺术人才,最糟糕的一点是传播了艺术界内部的纷争。

不过,那些报道没有提到的一点是,巴塞尔艺术展对公众来说是多么难得的机会。不要管杰夫·昆斯(Jeff Koons)的最新作品在巴塞尔艺术展上卖到了多高的天价,重要的是,它给人们提供了一个能够近距离观看艺术品的机会。几乎没有其他哪个公共活动能展示如此丰富多样的艺术作品,从毕加索(Picasso)1918年的作品到一位很有前途的迈阿密艺术家新出炉的画作。

只要问问迈阿密杂志《Ocean Drive》的艺术编辑、经常为《纽约时报》供稿的布雷特·索科尔(Brett Sokol),你就知道了。

他在谈到巴塞尔艺术展时说:“尽管它场面恢弘,大肆宣传,在艺术界也遭到愤恨,但它仍是一个难得的机会,能让你在同一个屋檐下看到各种不可思议的艺术品。

他说,虽然周三(12月2日)晚上的开幕之夜只接待受邀人,当晚完全是进行艺术交易,但是从周四至周日的公众开放日将完全是另一幅景象(票价47美元,学生和老人30美元,16岁以下免费)。

他说:“这就像参观博物馆。”任何人都能购票,没有贵宾区,甚至有的是一家老小一起参观。

他说:“看着这么多各种各样的人来参观很有趣。看到孩子们对某些艺术品的反应,你会想:‘这个7岁小孩是不是看出了什么我没看透的东西?我是不是太迟钝了?”

考虑到展会规模的庞大——共有267家画廊展示自己的作品——以及周末参观人群的拥挤,索科尔的第一条建议很简单:进去之前,在会展中心外面拿一张免费地图,提前想好哪些画廊最吸引你。

他说:“艺术品太多了,你可能会不知所措。”

今年的一个特别之处在于很多画廊主要展示女性艺术家的作品,比如玛丽·布恩画廊(Mary Boone Gallery),它将展示朱迪思·伯恩斯坦(Judith Bernstein)、萨拉·查尔斯沃思(Sarah Charlesworth)和南希·德怀尔(Nancy Dwyer)的作品。

索科尔一直钟爱迈阿密的弗雷德里克·斯奈策画廊(Fredric Snitzer Gallery)。今年,该画廊将展示埃尔南·巴斯(Hernan Bas)新创作的一幅油画以及卡洛斯·阿方索(Carlos Alfonzo)的经典作品。阿方索是古巴出生的艺术家,1991年因艾滋病引发的疾病去世。

索科尔谈到阿方索的作品时说:“里面有很多痛苦和悲伤。特别感人,但那正是人们观赏艺术品的原因——获得超越体验。”

在巴塞尔艺术展参观一天之后,花点时间去看看附属的几个展览,比如12月1日开幕的Pulse展和12月3日开幕的Nada展。

Nada展的艺术品水平参差不齐。索科尔说:“有的作品你可能会说‘我的孩子都会画’,也有些作品非常精彩。”

Pulse展侧重新兴艺术家。索科尔说:“所以如果你确实喜欢,也买得起,因为这里的价位要低得多。”

今年,Pulse展将包括爱默生·多施画廊(Emerson Dorsch)代理的几位艺术家的作品。该画廊是迈阿密新兴的小海地艺术区(Little Haiti neighborhood)的几家画廊之一。

你一定要穿过比斯坎湾(Biscayne Bay),去看看小海地以及它南侧的温伍德艺术社区(Wynwood,由工业区改造而成)。索科尔说,近些年,部分得益于巴塞尔艺术展的影响力,迈阿密的艺术社区不断扩大。

他说:“迈阿密一直拥有大量艺术人才,但是艺术市场一直不发达”,巴塞尔艺术展“真的给艺术家们开辟了一条谋生的道路”。

在观赏完艺术品、参加完余兴派对之后,你可以品尝很多餐馆专为巴塞尔艺术展而准备的深夜小吃。索科尔推荐的是迈阿密海滩的一家店:La Sandwicherie,它在周末一直营业到凌晨6点。

他说:“那里全是熬到凌晨2点觉得肚子饿的人:当地人、去夜店玩的人,以及年纪大些的人。它是迈阿密南海滩奇怪的人口构成的缩影。”

 

翻译:王相宜

 

大都会 艺术展

评论(0)

游客

加载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