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嗨了吗?《卫报》年度五佳科幻片

暂时忘掉漫威和DC的超级英雄,先来看看这些出色的科幻片吧。

在2015年过去的十二个月里,绝大多数的宣传似乎都在为超级英雄电影造势,比如华纳兄弟就早早打响了明年年初DC电影宇宙与漫威电影宇宙相抗衡的攻坚战。尽管有《新神奇四侠》这种年度烂片的存在,但好莱坞还是证明了它可以从“无限原石”中挖掘出有看点的“氪石”。

漫威年度重头戏之一《蚁人》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糟糕,但埃德加·怀特(Edgar Wright,英国新锐导演)在这个电影项目上辛勤工作八年后突然离去,还是让迪士尼在大胆尝试电影创意上的名声受到了一定的影响。除了乔斯·韦登口碑不佳的《复仇者联盟:奥创纪元》,漫威的其他电影最终还是回到了科幻片的老套路上:探索遥远的星际空间,或是澳洲等地反乌托邦式的荒原。

《饥饿游戏:嘲笑鸟2》《侏罗纪世界》和《龙虾》或许也能入围年度最佳科幻片,但前两者都属于系列电影,效果力度都有所削弱,而欧格斯·兰斯莫斯(Yorgos Lanthimos)的先锋派讽刺电影《龙虾》则更像是上乘的试验性作品,而非一部完整架构的剧情片。

基于以上考虑,《卫报》评选出了他们的五部2015年度最佳科幻片。

《机械姬》

2.jpg

如果还有人质疑亚力克斯·嘉兰(Alex Garland)在电影制作上罕见的洞察力(这部人工智能片甚至还是他的导演处女作),那么《机械姬》完全可以消除你的疑惑。这是一部成本极低的未来主义作品,有点《终结者:创世纪》的意思,还和《银翼杀手》与《2001太空漫游》有着类似的史诗感与冲击。这个故事给了我们这样可怕的暗示:比起有自主意识的人工智能机器外,人类更应对自己的黑暗面感到恐惧。此外,另一部电影《超能查派》也表现了机器与人类之间的矛盾冲突,但其相对活泼的氛围则可以让我们预见其在未来此类电影中的影响。

《疯狂的麦克斯:狂暴之路》

3.jpg

三核并进的力量型朋克作品,乔治·米勒重回了这个尘土飞扬、后天启风、简约粗暴的孤胆英雄式系列。奥斯卡也许偏爱它制作技术的魔力,但《狂暴之路》最大的亮点却在于它能用极为有限的对白触及你内心深处的人性。从查理兹塞隆扮演的独臂女战士费罗莎指挥官(Imperator Furiosa)到可怕的末世独裁者“不死老乔”(Immortan Joe),这个脏乱而不羁的澳洲反乌托邦故事越诡异,它某种程度上看起来也越真实。

《星球大战:原力觉醒》

4.jpg

J·J·艾布拉姆斯(J. J. Abrams)如今重回这个充斥着光剑、绝地武士以及对死星有着巨大威胁的X翼战机的世界,而作为一部被大肆宣传的影片,这一部《星战》也绝对有着足够的影响力。它的娱乐元素与巨大活力可以让你暂时忘掉其前传,粉丝和批评家们也在努力探寻那些饱受期待却又被导演“遗忘”掉的细节是否预示着在为今后的续作发力,或者仅仅是绝地武士玩的小花招。但不管怎么说,这部电影破纪录的开画票房与如潮好评都确保了其超高质量。

《头脑特工队》

5.jpg

皮克斯出品的动画电影一向都很走心,这一部也不例外:从你童年梦幻自留地的角落中抽取并建造出完整独立的情绪个体,而非一个普通的旧金山公寓里发生的普通故事。《头脑特工队》给2015年出品的电影增添了一抹原创创意的亮色,毕竟一个问题少女脑内的五种情绪拟人化,在类似于《星际迷航》中“企业号”的控制室内的故事不是谁都能想出来的。这部电影里有一个非常悲伤的桥段:小女孩莱利的“幻想朋友”粉色大象Bing Bong为了将情绪们送回大脑总部,而牺牲自己掉入了遗忘的深渊。

《王牌特工:特工学院》

6.jpg

2015年似乎没有多少电影制作人愿意着眼于解决英国的社会问题,于是这个重任就落在了工人阶级出身的导演编剧好搭档马修·沃恩(Matthew Vaughn)和马克·米勒(Mark Millar)的身上,而这部电影改编自后者的同名漫画,描绘了21世纪英国逐渐增大的阶级差距。自从《街区大作战》之后,观众们似乎还没有看到过这样以南伦敦的小混混为英雄式男主角的作品,但艾格西(Eggsy)用实际行动证明了他就是这个特工机构能力最强的新兵。这部电影如同《窈窕淑女》和詹姆斯邦德的混合体,鉴于导演沃恩让下层阶级人物进入了向来高冷奢华的特工间谍组织。

放映听 卫报 科幻片

评论(0)

游客

加载更多评论